刑事档案:人彘

刑事档案:人彘插图

作者挽生辞

1

“唉,你们听说了吗?这屋里死人了,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小孩,尸体是老周的孙子发现的,那孩子都吓傻了。”

“造孽哟,一家三口死绝了。”

“死的可不是一家三口,那男的我认识,是郭老毛的侄子!”

鹏城市东郊大多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建的老房子,属于待拆迁区,房屋破旧不堪,长满青苔,许多居民已经搬走了,留下的基本是些老弱病残。

一栋平房的四周拉上了警戒线,人们议论纷纷。媒体们扛着摄像机,蹲守在警戒线外。

一辆黑色的吉普车稳当地停下,车上下来一个理着平头,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他就是鹏城是刑警大队的队长,齐林峰。

有个眼尖的记者,一眼就认出了齐林峰,刚想上前客套两句询问一下案情,却被齐林峰的一句:“无可奉告。”弄得哑口无言。

“齐队,情况有点复杂。”队员王海洋递过一双手套还有口罩。齐林峰戴上手套口罩,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恶臭。

这股恶臭不是尸臭,是屎臭!

齐林峰是见过世面的,但屋里的画面还是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屋子的横梁上吊着一个男人,尸体下方有一张倒地的椅子,看起来像是上吊自杀。男尸是背对着大门的,离男尸不远处的床上,躺着一具童尸,是个男​​孩。看起来十多岁的样子。胖乎乎的,赤裸着身体,身上都是鞭痕。脖子上缠着一根皮带。

屋子的正中间摆着一口水缸,屎臭就是从水缸里散发出来的,满满一缸的屎,屎里浸泡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的眼珠子被人挖掉了一只,眼球就丢在屎缸子里。同时泡在屎缸里的还有女人的四肢。

屋子的一角里有一张同样破旧的四方小桌,桌上有一个沾满血迹的电锯。

“齐队,这女的耳朵被灌入了热蜡,舌头被割了。简直是惨绝人寰。小王说要等你看过现场之后我们才能搬动尸体。”法医秦宇轩站在一旁,对齐林峰说到。

齐林峰点了点头,问到:“是谁发现的尸体?”

“是个小孩,才十二岁,吓坏了,他爷爷报的警,孩子已经回去了,老爷子在车上录口供。”王海洋回答。

“对了,我们在男尸裤子的口袋里发现了他的钱包,钱包里有身份证,死者叫郭安华,38岁,是一家杂志社的编辑。我们在现场还发现了一个女士手提包,同样发现了女死者的身份证,女死者叫莫莉,39岁,是市第三中学的老师,小孩是莫莉的儿子,14岁,叫徐康康。他的书包还在现场。”王海洋向齐林峰汇报工作。

三个人不是一家三口,却死在同一个屋子里,事情怕是不简单,齐林峰挥挥手,让法医先把三具尸体带回去详细检查。

2

警车上,报警的老头正在录口供,看起来也被吓的不轻,齐林峰坐上车,录口供的警员向老头介绍:“这是我们刑警队的队长齐队。”

老头点了点头,齐林峰给他递了一支烟,示意他不要紧张,资料显示老头姓周,叫周卫平,是他报的案,发现尸体的是他的孙子,周聪。

“我就住在附近,我家里养了只猫,这几天猫丢了,我孙子就到处找,在那个院子里听到有猫叫,就趴在窗户上往里看,这一看,就吓得尿了裤子,跑回家就一直哭,跟我说屋里有死人,我就赶紧报了警。”周卫平吸了口烟,干咳了两声。

“这房子是谁的?”齐林峰问。

“报告齐队,这个房子原本的屋主叫郭老毛,是死者郭安华的叔叔,郭老毛是个鳏夫,前两年生病,医药费都是郭安华垫付的,所以郭老毛就把房子过户给了郭安华,现在的屋主是郭安华。”

“周大叔,请问你和郭安华熟吗?”齐林峰问周卫国。

周卫国摇了摇头:“不算熟,郭老毛以前还活着的时候,郭安华偶尔会来看望他,后来郭老毛死了,这房子就一直空着。也很少见郭安华回来。”

周卫国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有什么事情从他的脑子里一闪而过,这细微的表情被齐林峰捕捉到了。

“你想到了什么?”齐林峰问周卫国。

“两个多月前,具体哪一天我记不清了。我看到郭安华的车子停在前面那块拆了的废墟边上,和我们这里的一个叫二条的混混吵了起来,车里还有个女人,就是屋里水缸里的那个!我看他两吵得挺凶,我本想过去劝几句,可是郭安华一看到我走近脸色就变了,拉着二条上了车。一下子就开走了。我是不知道,他和二条那种流氓能有什么瓜葛。”

这是个重要的线索!

“去查一下这个二条,带回去审讯。周大叔,谢谢你提供的线索。”齐林峰伸出手和周卫国握手。

“警察同志你别客气,警民合作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齐林峰让周卫国在口供上签了字,就让他离开了。

回到局里以后,齐林峰又去找了秦宇轩,他要参与解剖。

秦宇轩的助手,替齐林峰穿上无菌服,带好口罩。

“从表面来看,这男的是上吊自杀,其实不是,你来看看,脖子上有一条比较宽的勒痕,和吊着他的绳子有明显差异。”秦宇轩指着郭安华脖子上的暗红色的勒痕给齐林峰看,齐林峰皱起眉头。

“我们在勒死那个男孩的皮带上,发现了属于郭安华的皮屑。而且那条皮带的宽度,和这具尸体脖子上的勒痕十分吻合。”秦宇轩边检查尸体,边说。

郭安华的尸体检验完,秦宇轩又开始检验莫莉的尸体。莫莉的尸体污染比较严重,手臂和大腿被整齐的连根切下。

“齐队,你看到这具尸体,想到了什么?”

“人彘。”

“没错,吕后当年就是把戚夫人的四肢砍去,耳朵里灌入热铜,割掉舌头,挖掉双眼,丢在厕中。将戚夫人称为人彘。这案子该不会是女人做的吧?”

“这女人,是在活着的时候被人锯下的四肢,切口很整齐,现场有很多骨屑,是用电锯切割造成的。什么深仇大恨,下这种狠手?唉!”

就在这时,齐林峰的电话响了,是王海洋打来的。“喂,齐队,我们已经把二条带回局里了,现在在审讯室。”

“知道了,我马上就来。”挂掉电话,齐林峰叮嘱秦宇轩抓紧时间,秦宇轩做了个ok的手势。

3

审讯室里坐着一个留着长发的青年,满脸胡渣子,两个巨大的黑眼圈看起来很久没有休息好了。

“我们在网吧找到这小子的,这小子一看到警察就跑,肯定有事。”王海洋凑近齐林峰的耳朵,小声说。

二条的真名叫陈振邦,三十一岁,是个无业游民,整天在网吧里打游戏,有时候好几天吃住都在网吧,是个名副其实的网虫。三年前因盗窃罪,被判了六个月。

“看到警察跑什么?做了亏心事?”齐林峰给二条递了根烟,二条立马打起了精神。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句:“职业病…”

“知道我们找你来什么事吗?”王海洋提高了声调问二条。

“什…什么事啊?我好像没犯什么事吧…”

“你再好好想想!”王海洋一拍桌子,二条吓得一哆嗦。

“警察同志,我真没犯什么事啊…要不然你提醒提醒我?”

“你跟郭安华什么关系?”

“我跟他没什么关系啊,他说什么了?”二条极力否认。

“你还狡辩是吧?两个多月前,有人看到你和郭安华起了争执,他现在死了,就死在东郊的房子里。我们怀疑你有重大的作案嫌疑。”王海洋的话着实把二条吓了一跳。

“什么?他死了?冤枉啊!他的死可不关我的事啊,我就是敲诈了他一点钱。”二条苦着脸说到。

“你最好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出来,要不然后果你知道的。”齐林峰靠在桌子上。点燃一支香烟,吐了口烟圈说到。

二条头点的像捣蒜一样:“是这样的,我从牢里出来以后,也没找到事干,天天到处瞎转悠,几个月前,我从郭老毛的窗户外经过,听到有女人叫的声音,郭老毛死了挺久,那房子一直空着,我以为是哪对野鸳鸯偷情,就趴窗户上偷看,原来是郭安华,郭安华我是认识的,可床上的女人不是他老婆!我就用手机偷偷的录下了视频,打算敲他一笔。毕竟郭安华有份体面的工作。”

说到这里,二条顿了顿:“可不可以给我倒杯水?”

王海洋刚想发火,齐林峰示意他去给二条倒杯水。

二条感激地看了一眼齐林峰,继续说道:“后来我就拦住了郭安华的车,把视频给他看,我也不是贪心的人,就跟他要两千块钱,我们确实吵了几句,后来他怕人看见,因为他的姘头在他车上,他让我上车,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给了我两千,让我把视频删了,他就走了,后来我就没见过他了。”

看王海洋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二条又补充到:“我已经在网吧呆了半个月了,网吧有监控,不信你们可以去查。”

齐林峰把莫莉的身份证照片拿给二条看:“郭安华的姘头,是这个女人么?”

二条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这个女人,我听郭安华喊她莉莉。”

莫莉和郭安华是情人关系,那么莫莉和她的儿子徐康康怎么会和郭安华死在同一个屋子里?

4

网吧老板提供了监控视频,二条这半个月除了上厕所,确实都一直呆在网吧。

齐林峰让人把二条放了,二条千恩万谢的。

秦宇轩的验尸报告出来了,法证那边的报告也出来了。

齐林峰大手一挥:“通知家属认尸。”

莫莉和郭安华都是有家庭的人,莫莉的老公徐有财是个大腹便便的生意人,名下有茶庄、酒庄、度假山庄,身价千万。对于莫莉和儿子徐康康的死,徐有才悲痛万分:“哪个杀千刀的干的啊!我的儿子啊!我的儿子啊!我的莉莉啊!”痛失​​妻儿的徐有财几乎瘫倒下去。

郭安华的妻子杨慧珍,是个记者,身形消瘦,看起来病怏怏的,对于郭安华的死,杨慧珍的表现却没有徐有财那样歇斯底里,她只是看着郭安华的尸体默默流泪。

这不是一个失去丈夫的妻子应有的表现。除非她心里早当自己的丈夫已经死了。

齐林峰命人安排了两件审讯室,对徐有财和杨慧珍分别问话。

齐林峰先是和徐有财谈话,徐有财似乎还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无法自拔。

“徐先生,请问你和你太太莫莉平时的关系怎么样?”齐林峰开门见山的问到。

“我和莉莉的感情向来很好的啊。我们很少吵架的。”谈到妻子,徐有财忍不住啜泣。

“你的太太有外遇,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怎么可能?莉莉不是那种人,你们不要胡说!”徐有财的情绪显得有点激动。

“这个月的8到12号,你在哪里?”

“我7号就去阳城参加一个茶商会,今天早上才回来,你问这些干嘛?你怀疑我吗?现在死的是我的老婆!我的孩子!你们还要来怀疑我?”

齐林峰安慰道:“徐先生你误会了,我们只是循例问问。你先别激动。”

听到齐林峰的话,徐有财的情绪稍微缓和下来:“我去阳城参加茶商会,不信你们可以去调查。很多茶庄的老板都认识我的,我们在一起开了五天的会。”

齐林峰微笑着点了点头:“调查我们自然会去调查的。你可以回去了,不过,我们随时会传召你回来问话,还请徐先生配合我们调查。”

徐有财瞪了齐林峰一眼,没好气的说:“我希望你们的办案效率能高一点!早日替我的老婆儿子申冤,对了,我什么时候才可以把我老婆儿子的尸体领回去火化?”

“等手续办妥了我们自然会通知你的。”

送走了徐有财,杨慧珍安静的坐在审讯室里,她两眼无神,一直在发呆。

“喝不喝水?”齐林峰问杨慧珍。

杨慧珍摇了摇头:“我早就知道他和那个女人的事。”

齐林峰没有搭话,示意杨慧珍继续说下去。

“我和安华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两人进了同一间杂志社工作,从恋爱到​​结婚,我们都是别人羡慕的对象。结婚第二年,我给安华生了个女儿,安华给女儿取名叫可心,安华很疼女儿,我们一家三口过的很幸福

两年前,由于我的失误,没有去接可心放学,可心在回家的路上被车撞死了。这是我一辈子的痛!我知道安华怪我,我也很自责,天天郁郁寡欢,最后得了肝癌。两年来我一直坚持治疗,尽管化疗很痛苦。我想,安华已经失去女儿了,我不能再让他失去我了。”

杨慧珍低下头,眼泪嗒嗒地砸在桌子上:“可是,安华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我也不怪他,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是丈夫。只要他不和我离婚,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半个月前,安华突然提出要和我离婚,他说自从女儿死后,他对我就没有感情了,他

说他可以净身出户,把房子和车子都留给我,他说他要和那个叫莫莉的女人结婚。”

“8号到12号这几天你在哪里?”

“我在医院。”杨慧珍伸出手,她的手腕上还包着纱布:“我割腕自杀,最后自己打电话叫的120,我还是放不下他,没想到是他先走一步。”

爱情能够让人卑微成什么样呢?也许就是像杨慧珍这样。明明自己都破碎不堪了,还要拖着破败的身体去担心郭安华。

5

齐林峰让全队在办公室开会。

白板上钉着三具尸体的照片,还有现场的一些物证。

“根据法医的尸检报告,徐康康的死亡​​时间比郭安华要早一天,郭安华并不是上吊自杀,而是被人勒死,莫莉的死亡时间比郭安华晚大概两天。发现尸体的地方就是第一案发现场。现场的电锯上有郭安华的指纹。”

“齐队,我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徐康康是最先死的,如果郭安华杀了徐康康,那么是谁杀了郭安华?先不说莫莉有没有这个力气勒死郭安华,那条皮带上也只有郭安华的指纹。莫莉又是被谁弄成这样的呢?”刑警队的丁杰拿出自己整理的笔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齐林峰用黑色记号笔,在白板上写下“人彘”两个字:“你们听说过人彘吗?”

“听过,你别说,这个莫莉确实被人弄得像人彘一样。”

齐林峰拿出一张法医拍摄的照片:“女死者身上被人用利器刻上了“贱货”两个字,分别刻在了死者的左右乳上。”

“是什么样的仇恨,才会有这样的虐杀。”

“凶手如果要把莫莉做成人彘,为什么要留下她的一只眼睛?而不是把一双眼睛都挖掉。”齐林峰指着照片上莫莉死不瞑目的一只独眼问到。

众人沉默不语。齐林峰一字一句的说出了他的想法:“凶手要让莫莉看着郭安华的尸体。我相信凶手离开的时候莫莉还没有死!”

“齐队,我始终觉得郭安华老婆的反应太平淡了,会不会是郭安华的老婆干的?自己老公在外面有了小三。哪个女人能容忍?”王海洋说到。

“我觉得徐有财也有可疑,我不相信他对莫莉和郭安华的事一点都不知情。”丁杰说。

“我不觉得是徐有财,如果是徐有财做的,那他的演技简直可以当影帝了。”王海洋撇了撇嘴。

“你别抬杠。”

“我对事不对人。”

不知道为什么,丁杰和王海洋两人总爱互相抬杠,其实在队里。两个人的表现都非常优秀。

“查案不是靠直觉。是要讲证据的,既然你们觉得徐有财和杨慧珍都有可疑,就去查一下他们的不在场证明是否属实,另外去莫莉和郭安华上班的地方,找她们的同事问话。看看她们平时有没有得罪了什么人。”

齐林峰安排好任务,大家就行动起来了,丁杰带人去查徐有财,王海洋带人去查杨慧珍,齐林峰就带去市三中走一趟。

齐林峰事先通知了市三中的校长,校长热情接待了齐林峰。并介绍了和莫莉同办公室的几位教师给齐林峰,齐林峰对她们进行了单独问话。

姓李的英语女教师说:“莫老师这个人,平时挺文艺范的,喜欢海子的诗,喜欢徐志摩,平时自己也写点东西,我和她共事多年,感觉她为人还是可以的。”

齐林峰问:“那你和她平时的关系好不好?会互说心事吗?”

李老师摇了摇头:“虽然我和她共事多年,可我们仅仅是同事关系,下了班之后很少联系,莫老师和欧阳老师的关系比较好,她们会经常一起逛街。你们有什么可以问她。”

欧阳老师教数学的,看起来斯斯文文,戴个黑框眼镜:“我和莫莉算是校友,我们都是鹏城师范大学毕业的。平时他有什么事,也会和我说。我俩关系还算不错。”

齐林峰问欧阳:“莫莉和郭安华的事情,你知道吧?”

欧阳点了点头:“知道,莫莉平时会写一些文章。给杂志社投稿,她和郭安华就是这样认识的,莫莉说她对她老公根本没有一点感情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像莫莉这样的女人,怎么会选个像徐有财那么粗俗的男人。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平时出门住酒店一定要住五星级酒店,买东西一定要买名牌,对莫莉又抠门的很,自己买了新车,才舍得把旧的奥迪给莫莉开。”

“徐有财知不知道莫莉和郭安华的事?”

“应该知道,前段时间我看莫莉的手臂上有块淤青,她说是被徐有财打的,还说要和徐有财离婚。”

沉默了一会,欧阳突然说到:“我觉得还有一个人很可疑。”

“谁?”

“关月。莫莉的前男友,是个散文诗人。以前我们鹏城师范大学最有才华的男人,也是莫莉的初恋,大学时,和莫莉的恋爱轰轰烈烈,后来他获得奖学金就出国留学了,他和莫莉的事就这么黄了。前段时间听说他回来了,还主动找过莫莉。”

又一个嫌疑人浮出水面。

6

齐林峰带人回到局里,立马搜集这个叫关月的资料。

关月,男,39岁,鹏城人,毕业于鹏城师范大学中文系,2003年赴美求学,此后就留在海外娶妻生子。

“去查一下这个关月现在住在哪里,把他带回局离来。”

很快,警员们就查到了关月的住所,关月住在鹏城市云锦区南苑42号,独栋独院,这个地段每平米房价三万起步,关月的房子最起码三百多平,看来这个关月财力非常雄厚。

警员表明来意,关月得知莫莉和徐康康死亡之后,先是一愣,接着是捶胸顿足,悲痛不已:“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戏弄我,注定要我关家断子绝孙!”

警员们面面相觑,关月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徐康康是关月的儿子?

“关先生,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趟。”

关月擦掉眼泪,跟着警员上了警车。

回到局里,齐林峰命人给关月倒了杯咖啡,关月摆了摆手:“我已经够苦了,就不喝咖啡了,来杯白开水吧。”

“关先生,你和莫莉是什么关系。”

“我…我和莉莉是初恋情人,大学时期我们是令人羡慕的一对,只是那时候我一心想去国外留学,所以大学一毕业,我得到一个可以去美国深造的机会之后,我就出国了。”

“那,徐康康和你又是什么关系?”

关月低下头,轻声说到:“他是我和莫莉的儿子。”

“我刚去美国读书的时候,莫莉联系我,说她怀孕了,我以为她以此为借口,想把我骗回来,我就没有理她,后来在美国,我认识了我的妻子海伦,海伦的父亲是个富商,没过多久我们就结婚了。

从此以后我更是断了和莫莉的联系,海伦给我生了个儿子,本来我们一家人生活的非常幸福,去年,我的妻子和儿子在一场车祸中丧生,我继承了我妻子的财产,还获得了一大笔的保险金。可我从此成了孤家寡人。今年四月,我回到鹏城,和几个老同学约着聚了聚,从他们口中我得知了莫莉早就嫁人了,还生了个儿子。

我想到莫莉之前跟我说过,她怀了我的孩子。我怀疑莫莉的儿子是我的,就花钱请了私家侦探,去跟踪莫莉,还搞到了康康的头发,去做亲子鉴定。果然,康康是我的儿子。我非常高兴,就主动联系了莫莉,想要补偿她们母子,莫莉也承认了康康确实是我和她的儿子,但是她说她对我已经没有感情了,是不会跟我走的。我不想勉强她,我给了她一张我的名片,让她想清楚了给我打电话。”

“后来你们就没有联系过了吗?你最后一次见莫莉是什么时候?”

“后来我们就没有见过面了,几天前,也就是7号,莫莉给我打了个电话,她说让我带康康去美国,我以为她想通了,就约她带康康在我家见面,可是她迟迟没来。打她电话她已经关机,我以为她变卦了。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你们。”

关月揉了揉眉心,神情疲惫。

7号的时候,莫莉给关月打过电话,也就是案发前一天。

王海洋和丁杰也回来了,几个人在会议室碰头,王海洋和丁杰向齐林峰汇报了一下调查情况。

“齐队我去医院调查了一下,8号到12号这几天,杨慧珍确实在市人民医院住院,她的嫌疑可以排除。”

王海洋原本怀疑杨慧珍,这下自己把自己的脸打的啪啪响。

“我们几个把徐有财的照片传真给了阳城茶商会,他们证实徐有财确实在7号的时候去参加了会议,一共五天时间。然后我们走访了一下徐有财的茶庄,从一位清洁大婶口中听到,徐有财和莫莉的感情并不好,徐有财和他茶庄里的一个茶艺师一直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被莫莉知道后,莫莉还去茶庄闹过,还打了那女的两巴掌,后来那个茶艺师就辞职了。听说徐有财和那个女茶艺私下还有往来。”

齐林峰看了王海洋一眼,王海洋立刻心领神会:“头儿,我知道怎么做了。”

一个小时后,王海洋把这位名叫刘燕玲的茶艺师带回了局里。

刘燕玲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穿一件水蓝色旗袍,乌黑的长发批散开来,看起来十分撩人。

“警察同志,你们有什么就问吧。知道的我都会说的。”刘燕玲倒是挺配合。

“你和徐有财是什么关系?”

“土豪和二奶的关系,他给我钱,我跟他睡。”

“他老婆莫莉知道你们的关系吗?”

“知道啊,还来茶庄打过我,把我脸都挠花了,你看,还留疤了。其实她也没必要这样。我只是求财,又没想嫁给徐有财,徐有财说,让我给他生个儿子,就给我一百万,我不喜欢孩子,加上他那方面早就不行了,每次都得吃药。”

“徐有财和他老婆的关系怎么样?”

“不怎么样,他俩经常吵架,半个月前,徐有财喝的醉醺醺的来找我,说他做了王八,莫莉给他戴了绿帽子,他还说不会放过这个莫莉贱货。 ”

贱货。

这两个字被刻在了莫莉的身体上。

7

案件调查至此,徐有财有重大杀人嫌疑!

只不过,徐有财有不在场证明,鹏城离阳城往返需要两天的时间,而7号至12号,徐有财每天都去茶商会签到打卡,期间要潜回鹏城作案,时间上根本不可能。

“先把徐有财带回来,我们亲自去一趟阳城。”

齐林峰带着人,开车到了阳城,

茶商会主席接待了他,齐林峰把徐有财的照片拿出来:“朱主席,麻烦你好好确认一下,照片里的这个人在这个月的7号到12号真的一直在这边开会吗?”

朱主席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凑近了仔细看了看:“这不就是鹏城水云茶庄的徐总么,7号到12号他确实在这边开会,我还纳闷,以前这种茶商会,他从不参加的。今年连着五天他每天都很准时,不过你这个照片,是以前的吧?他本人比照片黑多了。”

“谢谢你了朱主席。”齐林峰客套了几句就带人离开了茶商会。

“齐队,我们现在怎么办?”王海洋感觉这次来阳城似乎没有什么收获。

“联系阳城公安局,让他们帮着查查,徐有财来开会的这几天住哪。”

王海洋不知道齐林峰什么意思,但还是照做了。

在阳城市警方的配合下,很快就查到了,徐有财7号到12号住的都是一间青年旅舍,50块一晚,共用洗手间的那种。

“徐有财这种大老板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

青年旅舍的老板娘是个五十几岁的女人,一头泰迪卷,戴着浮夸的金项链

“老板娘,有没有见过照片里的这个人?”

“记得记得!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穿的人模人样的,还想白吃我的泡面,幸亏被我发现了。他在我这里住了五天,走的时候微信转账的,少给了两块钱!”

入住登记登记的是徐有财的名字,可微信转账却不是徐有财,现在微信都是实名制,使用微信付款的人,名叫左东,户籍地址在鹏城是云安区15号楼301室。

齐林峰意识到他们已经离真相不远了,赶紧打电话给鹏城市派出所,让他们去抓人,同时齐林峰等人也往回赶。

见到审讯室里的左东,大家都惊讶了,世界上居然有长的那么像的两个人,左东是搞装修的,是徐有财的朋友发现他和徐有财长的很像,还开玩笑说左东是不是徐有财失散多年的兄弟。

审讯室里的左东一脸懵逼,他在家里睡觉,莫名其妙就被破门而入的警察抓了。

“这个月7号到12号,在阳城替徐有财开会的是你吧?”

左东点了点头,他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警察为什么把他给抓了。

“各位同志,我好像没犯什么事吧?”

“你把事情老老实实的交代了,徐有财为什么让你假扮成他去参加茶商会?”

左东又摇了摇头:“徐总说这个会议很重要,但是他临时有事走不开,就说让我代他去,反正我俩长的很像,别人认不出来的,我拿上他的身份证,穿上他的衣服,每天去会议现场帮他打卡签到就可以了。5天,他给我一万块钱。我觉得反正这活也挺轻松,我就答应了。”

8

徐有财被抓的时候,还极力辩称自己是冤枉的。直到他见到了审讯室里的左东,才放弃了挣扎。

“你们是怎么发现我让左东顶替我去阳城开会的。”

“你给他一万块,让他住五星级酒店,他却住了青年旅舍,这你没想到吧?”

徐有财咒骂了一声。

“现在说说,你是怎么杀死莫莉,徐康康和郭安华的吧。”

提到这三人,徐有财的脸上变得阴云密布:“莫莉就是个贱货!她让我给别人白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

“你可真是个做演员的好材料,来认尸那天表现的那么难过,我们差点都被你给骗了。”

“呵,我哭是为了我自己啊!我就不该娶莫莉这个臭表子!她主动勾引的我,爬上我的床,就睡了一次她就说她怀孕了!我还以为我这么厉害,原来我就是个便宜老爹!

要不是半个月前,这个野种在我茶庄里玩的时候摔倒磕出血,我带他到医院里包扎,突发奇想给他验个血型,我还不知道他原来是o型血,我和莫莉都是a型血怎么可能生个o型血的儿子!后来我找人做了亲子鉴定,他果然不是我亲生的!”

“就因为这个,你就要把她们母子杀了?你未免也太狠心了吧?”

眼前的徐有财简直就是个散心病狂的恶魔,他的表情十分狰狞:“我去做泌尿检查,医生说我天生无精。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有孩子了!我却帮别人养大了儿子!我每年要在这个野种身上花几十万!”

“说详细的作案经过。”王海洋显得有点不耐烦。

“呵,从我知道康康不是我儿子的时候,我就起了杀心,本来我只想杀了莫莉,没想到这臭表子偷了我的钱想带着野种和奸夫私奔。”

“我之前跟踪过莫莉,知道她和郭安华经常在东郊的一栋平房里幽会。我让左东扮成我的样子去阳城参加茶商会,替我制造不在场证据,7号那天我去接康康放学,把他带到平房里绑好。

晚上莫莉见儿子还没回来,就很着急,我提议和她一起开车出来找找,我在车库打晕了她,把她带到平房,控制好她之后,我用她的手机给郭安华发短信,让他到平房来,有重要的事和他面谈。郭安华很快就到了。我躲在门后面,他一进门,就被我用棍子敲晕了。

我用事先准备好的电锯,当着康康和郭安华的面把莫莉的手和腿都锯了下来,然后把她装进了事先准备好的缸里,平房外面就有旱厕,我要把她做成人彘,谁让她忘恩负义猪狗不如!我把她的舌头割了下来,耳朵里灌了热油。还把她的一只眼珠子给扣了出来。不过我可不能这么便宜她,我要让她看着她和郭安华的野种死在他面前。

我用郭安华的皮带狠狠的抽那个野种!最后把他勒死。然后我把他的衣服脱掉,他的衣服都是花我的钱买的,他不配穿这些个名牌!最后我把郭安华勒死后,用绳子把他吊在房梁上,弄成上吊自杀的样子。我清理过现场,我全程都戴着橡胶手套,就是怕现场留下我的指纹,然后我把郭安华的指纹印在了电锯还有皮带上。”

“你有没有听过听过一句话,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徐有财一脸轻蔑:“被你们识破了,我无话可说!我不后悔。”

一直沉默不语的齐林峰拿出一本作文本,丢在徐有财面前:“这是我们从徐康康的书包里发现的,看看把。”

徐有财低着头,翻开那本作文本:

我的爸爸

我的爸爸叫徐有财,他是个商人。

我的爸爸很疼我,每次我们出去逛街,只要我喜欢什么,我的爸爸都会买给我。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发烧,我爸爸可急坏了,开着车就送我去医院,因为紧张,把车开进了沟里,最后还是爸爸背着我去的医院。

我的爸爸很胖,我也很胖,爸爸说这是遗传,象征着福气,妈妈嫌我胖,总是不许我多吃,只有爸爸知道我嘴馋,会偷偷带我去吃麦当劳。

我的爸爸很厉害,他把家里的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爸爸是我最敬佩最爱的人………

看到这里,徐有财的眼角流下一滴泪水。

这是家庭伦理的悲剧,仇恨懵逼住了他的双眼,不仅害了三条人命,也害了自己,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审判。

相关推荐: 麻将桌风云

作者:苏小北 1 林瑜怡是在麻将桌上得知老公出轨的。当时她刚胡了一把清一色,正高兴着,就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着:你老公出轨对象就在这张麻将桌上。 林瑜怡看到这条短信,收敛了一半的笑容。她漫不经心地跟着大家一起洗牌,心里却在琢磨着短信有几分可信。 自家老公出轨?…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