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制裁:黑暗幼儿园

人间制裁:黑暗幼儿园插图

作者:宋浩然

秋玲从来都不敢想象,自己的女儿会有一天遇上电视里的桥段,陷入幼儿园那些最为黑暗的事件。<br>

到底是怎样的恶魔,才能忍心将邪恶的魔爪伸向那些可爱的孩子?

猥亵,扎针,恐吓!

懵懂的孩童,病态的老师,崩溃边缘却故作坚强的母亲。

一场罪恶之行,在此拉开序幕……

1

汕城,百花街17号,玫瑰公寓302房。

映着暮色光影的飘窗上,坐着一名扎着马尾辫的阳光少女,她双手轻轻地抱在膝盖上,目光浅笑地看着窗外那娇羞的夕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生性乐观的江琪琪从来就不喜欢这句诗的下半句,因为它虽唯美,却是伴随着更多的凄凉。

钥匙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江琪琪将目光从窗外那片柔和的唯美收了回来,脸上绽出浅浅的笑意,小跑着过去帮下班回家的姐姐江琴琴开门。

门开了,江琪琪还没来得及跟姐姐打招呼,突然有一个娇小的身影从门外晃悠悠地冲了进来,扑到了她的腿边将她轻轻抱住,而后如莺般清脆的声音响起: “琪琪表姨!”

这一声清脆的叫声,宛如清澈的泉水在江琪琪心中流淌而过,带起一股甘冽的清甜。

笑意绽放在江琪琪的脸上,她低下头看去,果然看到了一个可爱的小天使:“哎呀,我的思思小宝贝,你怎么来啦?”

江琪琪蹲下身子,两只手轻轻地揉摸着思思的小脑袋,眼中尽是温柔的笑意。

“秋玲表姐公司有任务要她出差两天,碰巧表姐夫最近也在外地忙,没办法回来照看孩子,就问我能不能帮着照顾。”江琴琴进屋,将身上的斜挎包挂到墙上的挂钩,而后倒了一杯满满的水,“我寻思着也不麻烦,就答应表姐了,你明天放学后记得去幼儿园将思思接回家。”

“当然不麻烦咯,我们思思这么可爱。”江琪琪捏了一把思思的小鼻子,将她轻轻抱到沙发上坐下,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小鬼大的女孩。

江琪琪不由得笑了出来,心中暗想着雨灵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可以跟思思玩得很好吧,于是笑嘻嘻对她道:“思思,表姨晚上给你介绍个好朋友呀!”

“好呀,好呀。”思思那双如珍珠般的眼睛顿时露出几分喜色,脆生生地回应道。

……

饭后,不明所以的雨灵突然就被江琪琪从家里拽了过来,此刻她正呆若木鸡地坐在地上,看着面前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竟是有些不知所措。

说实在的,要是让雨灵去制裁那些人性泯灭的坏人,她倒能得心应手;可这会儿江琪琪竟然叫她来陪小孩子做游戏,这可让她如何是好啊?

苦思无果,雨灵索性就这般怔怔地坐在地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那个可爱的小女孩,盯得她小脸委屈巴巴的,险些就要哭出来了。

“哎呦我的姐姐啊,你这是在干嘛,我让你陪思思玩游戏,你一个劲地盯着她看什么呢?”江琪琪只觉得自己头都大了,本来想着让雨灵过来陪思思玩,自己可以偷偷懒,却没想到是在自找麻烦。

“游戏,我不会。”雨灵眨巴几下眼睛,无辜地耸了耸肩。

这确实不能怪她,雨灵出生没多久就被父母遗弃了,虽说如今重获了身躯,但她自小跟着老严那个糟老头子长大,哪里接触过什么游戏?

可在江琪琪看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哪有小孩子不会玩游戏的,这一刻她真是要崩溃了,抓狂着自己的头发,终是在雨灵那无辜的小眼神里败下阵来,无奈道:“那你可以跟她分享一些你最喜欢的东西呀。”

“最喜欢的东西?”雨灵偏着脑袋寻思了一会,脸上突然露出了几分不舍的神色,从怀中掏出来两串冰糖葫芦。

她盯着这手中的珍宝看了片刻,终是狠心地咬了咬牙,递出去一串晶莹剔透的冰糖葫芦到思思面前,道:“呐,请你吃。”

思思犹疑地看了雨灵好一会儿,又转过头去看江琪琪,见到表姨微微点头示意后,才一点一点试探着伸出手去,在雨灵冷冷的目光中接过了那串艳丽的冰糖葫芦。

思思拿着冰糖葫芦把玩了一会,似乎不懂这东西要怎么吃,雨灵不禁翻了个白眼,一脸无奈地示范一遍给她看。

思思学着雨灵的动作,将冰糖葫芦外面的包装撕掉,然后将之放到嘴边,伸出红润的小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入口的酸甜味道让她脸上顿时笑开了花。

见到思思终于笑出来了,雨灵这才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暗暗道:“小孩子就是麻烦。”

江琪琪看着思思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舔舐着手中的冰糖葫芦,不禁出声道:“思思,冰糖葫芦不是这样吃的,你得咬下去呀。”

思思抓着冰糖葫芦的小手顿了下来,疑惑地看着江琪琪,脆声道:“可是老师给我棒棒糖吃的时候,是这样教我的呀。”

“不行,你得咬着吃,才能吃到里面的果子呀。”江琪琪耐心地指导着。

雨灵倒是不想理会她们,自顾自地将一颗冰糖葫芦咬在嘴里,咔地一声将它咬碎,发出一声脆响。

思思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雨灵的动作,而后有样学样地模仿了起来。

“好不好吃呀?”江琪琪笑着问道。

酸甜的味道在舌尖同时绽放,思思欢快地连连点着小脑袋,纯真的小孩子气息展露无遗。

“那你们老师给的棒棒糖好吃,还是姐姐给的冰糖葫芦好吃呀?”

“姐姐的好吃,里面酸酸的味道,好吃。”

“那老师的糖是什么味道的呀?”江琪琪一脸笑意地逗着思思玩,多开心的事情呀。

“老师的糖外面甜甜的,好吃,但是里面臭臭的,不好吃。”说着,思思的小脸突然有些苦了下来,两根小眉毛浅浅地皱在一起,不知道是被冰糖葫芦的果子给酸到了,还是想起了什么。

江琪琪被思思这副苦样给逗乐了,禁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你们老师是请你吃榴莲糖了吧?”

思思哪里知道什么是榴莲糖,只顾着品尝雨灵所赠予的那串晶莹美味。

这一夜,尽在欢笑声中。

后来做完家务的江琴琴也融了进来,为她们讲起了一个个精彩的小故事。

2

清晨的阳光是宁静淡雅的,小天使的笑声是清脆悦耳的。

江琴琴牵着思思的小手,一路上看着她蹦蹦跳跳的模样,不禁有些莞尔,思绪不知不觉间飘回过往,那些与妹妹一起欢笑过的童年时光。

待得耳边的声音逐渐吵闹之时,江琴琴才从欢乐的旧时光中回到现实,她浅笑着将目光望去,多少脸上绽着天使般笑容的孩童,正在招着小手与父母们依依告别。

孩子呀,每个父母穷其一生的关怀,倾其一世的疼爱。

若是有朝一日,自己也生下这样一个乖巧的孩子,那该是多么幸福呀。

暖流在江琴琴心中流淌而过,她的目光注视着前方孩童们的欢声笑语,直到一名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子朝他们走来之时,她才将目光移了回来。

“李老师。”思思看见斯文男子靠近,乖巧地叫了一声。

“诶,思思真乖。”老师轻轻地摸了一下思思的小脑袋,冲江琴琴微笑着点头,“你好,我是思思的班主任,思思的妈妈没有送她来吗?”

江琴琴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面前的男老师,语气温润且装扮简洁,给她留下了一个极好的印象,她浅浅一笑,道:“李老师您好,我是思思的表姨,她妈妈这两天出差去了,让我帮着照顾一下,如果思思在园里有什么表现不乖的地方,您只管告诉我。”

李老师笑着摆了摆手,道:“思思很乖的,老师们都很喜欢她呀。”

“谢谢李老师抬爱,昨晚听思思说老师还会经常奖励给她糖吃,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江琴琴将肩上的小书包递给思思,后者乖巧地背到肩上。

“哪里哪里,就是哄哄小孩子开心而已。”被江琴琴这一说,李老师似乎有几分尴尬之色,他轻轻地搭着思思的肩膀,身体侧向幼儿园的方向,“我先去照顾孩子们进园里。”

“您请忙。”江琴琴点了点头,看着李老师带思思往园内走去,笑着朝她挥了挥手,喊道:“思思要乖乖听老师的话哦,等下午琪琪表姨再来接你回家。”

“琴琴表姨再见!”思思的脚步在往幼儿园走去,一边转过脑袋与江琴琴告别。

……

这是幼儿园里一间安静的午休室,充满朝气的上午转眼即过,午餐过后渐渐困乏的孩子们被老师安排在这里午睡。

此刻午休室内是一片祥和的安静,没有纷乱嘈杂的玩闹声,仅有孩子们轻轻的呼吸,小天使们一字排开的熟睡脸庞,构筑成一道可爱的风景线。

午后时光,静谧美好。

李老师静静地坐在一旁,品味着小孩子们的可爱脸庞,目光深处泛着几分痴醉之色。

他的目光在几个肆无忌惮的来回游离之后,最终停在了思思的脸庞上,那个犹如瓷娃娃一般可爱的小女孩。

李老师如痴如醉地欣赏着,许久之后,他轻轻地站起身来,将午休室的门悄悄拉开一条细缝,眼睛透过细缝暗暗地观察外边的场景。

再三确认无人后,他轻手轻脚地来到思思的旁边,轻轻地推了推她的手臂。

思思睁开朦朦胧胧的眼睛,看到李老师那张熟悉而温柔的笑脸,她轻声叫道:“李老师。”

“嘘,思思想不想吃甜甜的棒棒糖呀,老师今天偷偷给你藏了一根。”李老师脸上挂着一抹温柔的笑意,眼中却藏着几分难以察觉的秽色。

那天真的孩童,犹如一朵洁白的莲花,在此刻绽出了世间最为纯洁的笑容,轻轻点头。

李老师小心翼翼地带着思思来到了隔壁的办公室,此时屋内是一片空荡的宁静,这个时间点所有的老师都会守在自己班级的午休室内,不得擅离职守。

他从不担心会被人发现,因为小孩子一心想着要独占糖果,自会配合他的不出声响,而他所带的班级午休室与办公室仅是一墙之隔,方便至极。

他再度确认了一番办公室外的环境安全后,轻轻地关上了那扇罪恶之门。

屋内,是一片黑暗无声的幽闭,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发生过怎样的罪恶,当它尚未被人发觉之际。

时而有几声浅浅的声音响起,却被墙壁无情地阻隔在屋内,成全了那一幕幕黑暗的罪恶。

“思思,你猜猜老师把糖藏哪里了?”

“这里。”

“思思真聪明,太招老师喜欢了,老师这就奖励给你糖吃。”

……

“痛死我了,你怎么可以用咬的!我不是教过你了吗?”

“可是琪琪表姨说,吃糖得用咬的呀。”

“可恶,你竟然这么不乖,老师一定要好好惩罚你。”

……

“把手伸过来,快点!”

“老师,我怕……”

“你的表姨不是跟你说过,要听老师的话吗?”

3

汕城,百花街17号,玫瑰公寓302房。

晚饭过后,江琴琴正在收拾餐桌,江琪琪与昨晚一般,坐在地上陪着思思做游戏。

但是江琪琪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今晚的思思似乎没有开口说过话,而且好像很容易受到惊吓。

有时候江琴琴收拾碗筷不小心弄出一些比较大的声音,思思就会突然神色慌张起来,而后睁大着眼睛望向窗外,仿佛窗外的那片黑暗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江琪琪心想,思思是不是在幼儿园受到小朋友欺负了?

可是几番询问之后,却没有得到什么结果,她只是一个劲地摇着头,露出一副委屈与害怕的神情。

江琴琴看着情况似乎不太对劲,也帮着过来询问,一番软磨硬泡之后,得到的结果同样是没有结果,她也是无计可施,只好检查一下思思身体有没有受到过什么伤害,结果依然是一无所获。

江琪琪一脸忿忿不平,道:“我看思思八成是在幼儿园被同学欺负了,你看她这个样子,肯定是有什么问题的呀。”

“听说现在的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有自尊心了,也可能是她不好意思跟我们讲。等晚点秋玲表姐来接她的时候,她见着了妈妈,说不定就愿意说出来了。”江琴琴根据网上的一些问答信息提出了分析,“你先带她去洗个澡吧,也许能让她情绪安稳下来一些。”

江琪琪觉得姐姐说的有理,便也不再急于在这一时想了解清楚思思到底是受了什么委屈,仅仅一味地逼迫,很多时候未必就能得到最好的结果。

“小丫头,你看你多幸福呀,表姨我还没帮谁洗过澡呢,你可是第一个呀。”在给思思洗澡的过程中,江琪琪尝试着与她打开话匣子,舒缓她的不安情绪。

思思的神色似乎比之前缓和了一些,但却仍然保持着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江琪琪口中的滔滔不绝,时而露出几分浅浅的笑意。

直到,江琪琪无意中发现了思思手臂内侧那块相对靠近腋下的位置,有一个细小的红点。

那个红点很小,却分明存在得清晰,只是若不仔细去查看,位于这个地方的小红点根本很难被发现。

江琪琪心中不禁有些疑惑,正想细看一下这个很像被蚊子叮咬的红点之时,思思却突然神色惊慌地将手缩了回去。

这一缩,让江琪琪心中的疑惑更甚了几分,她猛地将思思的手臂扯了过来细细查看,全然不顾她的猛烈反抗。

那一个细小的红点,江琪琪越看越觉得眼熟,特别像她小时候去接种疫苗后所留下的痕迹。

接种疫苗?难不成思思身上的红点,是被针扎的!

这一念头在江琪琪脑海中一闪而过,她顿时觉得全身都炸毛了起来,敢情思思这是遇上虐童事件了?

她急忙将思思全身上下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果然又在大腿内侧等几个较为隐蔽的地方发现了一模一样的小红点。

而思思被江琪琪这般查看着,早已是急哭了眼,不停地哭闹着,挣扎着扭动身躯希望可以躲开她。

听到卫生间里突然传出来的哭闹声,江琴琴急忙赶了过来,江琪琪将刚才的发现一一告知姐姐,表示思思可能在学校遭遇了虐待。

江琴琴毕竟年长几岁,此刻听闻这个消息虽然心情十分着急,但还是能够镇静地面对,她让江琪琪先出去,改由自己帮思思洗澡,并连连安抚着小女孩那惊慌失措的情绪。

江琪琪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脑海中不断想起新闻中那些在幼儿园惨遭虐待的孩童们,眼眶不禁红了起来,仿佛思思被扎针的画面此刻就在眼前。

而就在这时,一声门铃将江琪琪从连绵不绝的幻想中拉了回来,她心想应是表姐要来接孩子了,急匆匆地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却不是自己的表姐,而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还有一个小女孩,头顶带着一个黑色的猫耳头箍,煞是可爱。

与意料之中的登场人物不同,江琪琪不禁一怔,而后侧开身子让客人进屋,一边问道:“严爷爷,雨灵,你们怎么来了?”

老严笑着摸了摸脑袋,走进屋里便四处探着脑袋看,笑道:“听说你们家来了个小丫头,比雨灵可爱多了,我特地过来瞧一瞧,看看能不能收个义孙女,省得老是受这丫头的气。咦,怎么没看到呀?”

“我要是气得死你,那可就是造福百姓,免得那些被你惦记着的美女日后遭受祸害。”雨灵翻了个白眼,径直走到沙发坐下。

“姐姐在帮思思在洗澡呢。”提起思思,江琪琪眼眶又是忍不住一红。

老严虽老却依旧眼尖,立刻发现了江琪琪的不妥之处,问道:“丫头,你哭什么?”

江琪琪将事情给老严与雨灵讲述了一遍,听得老严那是顿足椎胸、怒目圆睁,那一个气的啊;雨灵倒是依然那副不咸不淡的神色,有时候江琪琪在想,是不是天塌下来她也会这般面不改色。

待得江琪琪讲述完毕时,江琴琴正好带着思思从卫生间出来,前者礼貌地与老严打着招呼,后者哭着鼻子闯进江琪琪的房间里,趴在床上大哭大闹。

4

江琪琪与江琴琴两姐妹怔在门外,一时间不知所措,该怎么去哄她呢?

两人对视一眼,均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无可奈何,今晚思思似乎还对她们两人抱有一些敌意。

下一刻,两人突然极为默契地转过头,将目光停留在雨灵的身上,想必此刻也只有同为小女孩的她可以哄住思思了吧?

雨灵的眼睛猛地睁大了起来,把脑袋摇得像一个僵硬的拨浪鼓一般,一晃一晃地来回着。

所幸这一刻,门铃声再一次响起,思思的妈妈秋玲终于来了。

一进门,秋玲便听到了孩子的哭闹声,但她看出了江琴琴与江琪琪的脸色均是不太对劲,以她对这两姐妹的心性了解,断然不会无故放任孩子在大声的哭闹而无动于衷,更何况此刻还有客人在场。

于是,她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前去哄孩子,而是将江琪琪两姐妹拉到一边,细细了解一番事情的起因。

在听得女儿可能在幼儿园遭遇虐待时,秋玲的心狠狠地颤痛了起来,就犹如那些针是扎在自己的心头一般,疼得险些无法呼吸。

孩子呀,是每个父母穷其一生的关怀,倾其一世的疼爱啊。

她的拳头在这一刻紧紧地握了起来,因为用力过度而不停地颤抖着,一双明眸之中复杂的情绪不停地交织着,痛苦与愤怒在无声交融。

直到许久之后,她终是缓缓地松开了紧握的拳头,掌心是一片深刻的指甲凹痕。

经过一番深深的吸气与调整,秋玲终是让自己的脸上重新挂起了温柔的笑意,她走进江琪琪的房间,欢声道:“宝贝,妈妈来接你啦。”

母爱的力量是不可小觑的,江琴琴两人怎么都安抚不下思思的情绪,但在秋玲三言两语以及一个深深的拥抱中,她便不吵不闹了,只是那眼中却依然写着几分惊恐与不安。

这般母爱的感人画面,令得江琴琴二女也是不禁眼眶微红。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老严此刻也是一把一把地抹着眼泪,甚至他还感慨地蹦出一句诗来歌颂这一幕母爱:“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啊。”

只是当诗句脱口而出之后,他才突然想起来这句诗貌似不是用来歌颂母爱的。

可是这句诗真的不能用来体现母爱吗?此刻又有谁关注呢。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思思身上,因为秋玲已经问出了那个最关键的问题:“宝贝,你身上的针孔是怎么回事呀?”

思思紧紧地抿着嘴巴,一个劲地摇着脑袋,目光却穿过了妈妈的脸庞,惊恐地盯着窗户外面的黑暗。

到底是怎样的恐惧,才会让孩子陷入露出这般惊恐的神情?一阵又一阵的揪心之痛,狠狠地刺在了秋玲的心上。

这一刻,秋玲似乎突然有些读懂了孩子的眼神,她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柔声问道:“宝贝,你是不是怕跟妈妈说的时候,被别人听到或者看到呀? ”

小女孩的两只手紧紧地绞在一起,眼神深处藏着的是无助的恐慌,许久之后,她终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泪水在妈妈的笑脸上滴落,她轻轻地拉起江琪琪的被子,将思思与自己蒙在了被窝里,轻声道:“宝贝不怕,你这样跟妈妈讲悄悄话,别人就看不到也听不到了。”

沉默持续了片刻之后,思思终于选择了信任妈妈,她轻轻嘘了一声,小声说道:“妈妈,你小声点,不然会被李老师听到的。因为他有一个长长的望远镜,可以一直伸到我们家里来,能够看见我们在做什么跟听见我们说的话。”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到底是怎样丧心病狂的老师,才可以说出这种让大人听起来都会毛骨悚然的话语,来恐吓孩子幼小无知的心灵!

这一刻,妈妈的泪水终于在黑暗的被窝里彻底崩溃,疯狂地倾泻而出,她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孩子,颤声道:“没事的,我们现在在被窝里,老师是看不到也听不到的,宝贝你放心告诉妈妈,老师对你做什么了?”

“今天中午老师藏了根棒棒糖给我吃,但我不小心咬疼了老师,可是是琪琪表姨教我吃糖用咬的,结果老师就很生气,用一根白色的东西扎我,我很害怕本来想躲的,可是琴琴表姨早上叫我要乖乖听老师话,我就不敢躲,可是真的好痛,那根白色的东西。”

女儿这段话虽然有些混乱,但秋玲还是大概听懂了一些,老师拿糖给思思吃,却被思思咬到了,结果老师就恶意报复,用一根白色的东西扎她,而这根的东西应该是指银针,只不过孩子分不清银色跟白色的区别罢了。

抹掉眼泪,秋玲将被子掀开,发现旁边正围着四个人,一个面无表情的小女孩,两个眼眶微红的女孩,还有一个泪流满面的老头。

想必,他们也都听清楚了思思的讲述。

“对了,老师是把糖藏在哪里拿给你的呀?”秋玲突然想起要了解一下事情的发生地,明天去找园方讨说法的时候,才方便查看监控调取证据。

思思习惯性地将目光移向窗口,却发现窗户不知何时已经被可爱的粉色窗帘所遮挡住,房门也被关上。

她眼中的惊恐与不安终是在此刻渐渐消散,随后她抬起来那只嫩白的小手,往前一指。

“这里,老师的糖都会藏在这里。”

这一刻,妈妈秋玲只觉得脑袋突然嗡地一声巨响,眼前一黑险些就要昏了过去,因为她看见了女儿所指的那个地方。

老严怔怔地站在那里,脸颊不禁有些发烫,却发现此刻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只能硬着头皮被五个异性同时盯着那个尴尬的位置。

她们各自露出了不一的神色,或是懵懂、或是漠然、或是愤怒、或者憎恶。

后来,秋玲面色平静地带着思思回家去了,但大家都看得出来,她不过是在女儿面前强忍着心中那如火山般的愤怒罢了。

许久之后,江琴琴才收到了她发来的信息:“明天我去报警,绝不能让这种恶魔逍遥法外。”

5

11月24日,星期五,晴。

今天,又好心教育了一个可爱的小朋友,让她在破茧成蝶的路上走得更快一些。

唯有让她比其他孩子更快接触成年人的世界,以及多经历一些人生的苦难,她才能够更加快速地成长

我想,像我这样伟大的老师,社会上是少有的。

可是这孩子也太不乖了,不理解老师的良苦用心也就罢了,还咬了我一口,简直不可饶恕。

家长如此信任地将孩子交给我教育,我必须给予她应有的惩罚,不能放纵她的无知。

小惩大诫吧,随便扎几针吓吓她就好,太严重的惩罚又怕伤害到孩子的心灵,哎,作为一个老师我还是太心软了。

希望孩子们在未来可以更快地成熟起来,当一个年少有为的人,也不枉费老师的一番苦心。

好了,期待未来的孩子会更加美好!

……

写完日记,李老师将电脑关机,悠悠地躺到床上,脑海中仍在回忆着午休时那一幕幕的美好,直到他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进入了美好的梦乡。

安静的房间里,寂静得只有李老师那轻轻的呼吸声,直到某一刻,嗡地一声电脑忽地开启,风箱的声音在呼呼作响,却没有打破李老师的美梦。

电脑屏幕亮起,鼠标的指针在游动,一个文档被自动地打开,正是李老师刚刚写下的那一篇日记。

屏幕光亮之前,站着一个面色漠然的小女孩,怀中抱着一只黑色的猫咪布偶,冷冷地盯着屏幕上面的那一大串文字。

许久之后,她缓缓地转过身,目光深深地看着床上呼呼大睡的李老师。忽地,一道诡异的红光在她眸间一闪而过。

……

安静的午休室内,是一片祥和的安静,一字排开的小天使们正在甜甜地熟睡。

李老师静静地坐在一旁,目光在孩子们的身上放肆地游离着。

他的记忆感到有些迷糊,这一幕似乎有些似曾相识,是梦吗?

目光在那一张乖巧玲珑的脸庞停下,李老师细细地打量着思思,有些兴奋地舔了舔嘴唇,而后一步一步向她走去。

轻轻地靠到她的身边,正打算叫醒她的时候,李老师眼角的余光却突然发现了躺在思思旁边的另外一个女孩。

那一双平静而冷漠的眼睛,正漠然地盯着他看,眼神之中似乎还有几许不容侵犯的傲然。

这意外的发现,令得李老师心中不禁发痒,可他班里面似乎没有这样一个女孩子呀,这莫非是上天对他的恩赐?

他兴奋地咽了咽口水,来到小女孩的身边,轻声道:“小朋友,老师在办公室里偷偷藏了好吃的,想不想吃?”

雨灵面色漠然地盯着李老师,淡淡点头,后者顿时喜形于色,悄悄地带着她来到隔壁的办公室。

他谨慎地确认了一番室外的环境后,轻轻地关上了那扇罪恶之门。

李老师从抽屉里拿出来一罐蜂蜜,嬉笑着对雨灵道:“小朋友,老师给你做糖吃。”

雨灵目光深深地盯着李老师,轻轻地摇了摇脑袋,道:“老师,我不喜欢吃糖。”

李老师不禁一怔,蹲到雨灵身前,轻声温柔地问道:“那你喜欢吃什么呀,老师给你做。”

“老师,我喜欢吃辣椒。”雨灵露出几分懵懂的神色,一脸无辜地说道。

李老师这一听面色顿时古怪了起来,伴随着脸角一阵微微地抽动,他强忍着笑道:“小朋友,老师的糖很好吃的呀,你试试看呗。”

雨灵悠悠地瞥了他一眼,手掌轻轻地抚摸着怀中那只黑色的猫咪布偶,她微微低下头,将目光停留在它身上。

“老师,要不把你的糖给我家猫咪吃吧。”

森冷的声音悠悠响起,下一刻,雨灵猛地扬起了脑袋,一道诡异的红光从她眼中掠过,伴随着一声尖锐的猫叫声陡然响起。

她怀中那只黑色的猫咪布偶,在这一刻突然诡异地扭动了起来,全身的毛发都是炸起,两只幽深的眼睛泛着森然的绿光,紧紧地锁定着那神色惶恐的李老师。

“老师,听说黑色的猫咪,是午夜死神的化身哟。”雨灵的声音带着几许阴暗,悠长地响起。

黑猫的身体微微伏低,两只后脚在不停地蹬动着,一双幽深的碧瞳锁住了李老师的身影,微微张开的小嘴发出尖锐的嘶叫声,露出几颗零星不齐的锐齿,粘稠的口水在不停地滴落。

李老师的心在这一刻猛地紧缩起来,后背仿佛被一条冰凉的蛇栖上,浑身止不住颤抖起来。

他猛地转过身,拼了命地冲向那扇被他关上的罪恶之门,一番疯狂地扯动,却发现那扇门怎么也打不开,背后却分明感到了一股惊怖的气息在逐渐靠近。

“罪恶之门,自当以罪恶之血来洗涮。”雨灵将娇小的身躯轻轻地倚靠在墙壁上,悠悠然地看着那个几近疯狂的男人。

“喵嗷!”

尖锐而诡异的猫叫声被背后响起,李老师惊恐地转过身,将身体死死地抵在门上,眼眸间倒映着一只狰狞诡异的黑猫,在半空中一跃而近。

血,绽放着染红了那扇紧锁着罪恶的门。

漆黑的光沫,渐渐填满了雨灵手中那个精致的琉璃瓶。

6

汕城,百花街17号,玫瑰公寓301房。

咔地一声,雨灵打开门锁,慢悠悠地走进屋内。

老严坐在沙发上,手中捧着一副栩栩如生的画像,目光中透出几分深深的痴情,一双苍老的手颤抖地轻轻抚摸着画像上的女子。

听到声音的老严抬起头来,露出几分无奈的神色,道:“我这才洗个澡的功夫,你就不见人了。”

雨灵举起一个精致的琉璃瓶,朝老严微微晃了晃,转身进房将它安置。

待雨灵出来时,老严又道:“你说,警察明天接到报案后,等待他们的却是一具尸体,这样好吗?”

雨灵抱着黑色猫偶在沙发上坐下,轻轻地抚摸着猫偶的小脑袋,淡淡道:“他是死在梦境里的,小咪把那玩意给啃掉了,但现实中倒是看不出来什么。”

“你当人家法医是吃素的哟,迟早能查出来一些端倪。”老严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那确实不能放过那家伙,本来好好地想收多个义孙女,却被这事搅和得我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雨灵冷冷地瞥了老严一眼,不满地问道:“你收多个义孙女做什么?”

“给我养老啊。”老严双手抱着脑袋,懒懒地将后背倚靠到沙发上。

雨灵抚摸着猫偶脑袋的小手不禁一顿,漠然问道:“那我不能给你养老幺?”

“靠你呀?你不给我提前送终就很不错咯!”

“小咪,咬他!”

相关推荐: 雾之谜

作者:岳勇 1 绣林一中高二(3)班女生夏雪最近有点烦,因为她觉得她的男朋友好像不再喜欢自己了。 夏雪的男朋友叫常小春,是她的同班同学。 今年18岁的常小春,身高一米八,是一个长相帅气的阳光男孩。他不但学习成绩优异,而且酷爱体育运动,尤其喜欢打篮球。 最让人羡…

标签

           

收录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