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媛斗法医

名媛斗法医插图

作者:九锡

自从一双儿女因意外相继去世后,老黎的心智就变得不大正常。作为董事长的常常做出些荒唐的决策,引得董事们和公司上上下下抱怨连连。

终于,七十岁生日一过,他听取了老友的建议,决定退休,住进郊区一所高级养老院去颐养天年了。<br>

倒不是身后没人。老黎还有两位至亲,一个是孙女黎小薇,一个是外孙子田琪,但相差三岁的姐弟俩都不是省油的灯,要是把公司交给他们,那老黎操劳一辈子打下来的江山一定凶多吉少。

百般思忖后,他决定把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只留给姐弟俩一些现金和股票分红。

姐弟俩都是独生子女,从小娇纵惯了的,都养成了好吃懒做自私自利的性格。尽管这样,老黎还是对他们怀着良好的愿望,想来自己将来撒手,他们还是至亲,盼着他们能关系融洽,下半辈子也能彼此依靠。

为此,他把名下两套相邻的别墅分别过户给姐弟二人,想让他们多见面,彼此间培养一些亲情。

黎小薇今年二十九岁,毕业于本地一所野鸡大学,肚子里没什么墨水,但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因为家境优沃,所以穿衣打扮、化妆整容对自己从不吝啬。

又因常年混迹于各类声色场所,结识各种十八线明星模特,又高调爱炫耀,所以硬生生将自己打造成了名媛和女网红,有了一些名气,在网络上有近百万拥趸。

与黎小薇的爱慕虚荣和高调的性格相比,田琪便显愚钝,甚至有些傻气。他长相普通、学业普通、事业上更是没什么起色,除了不断投资不断赚钱,这几年几乎没干什么正经事。

可是从小周围都是纨绔子弟,所以论起铺张浪费,与表姐黎小薇不相上下。因为他全部的收入都来自于外公,所以养成了巴结外公拍外公马屁的习惯。

他不仅平时对老黎马首是瞻,连老黎那只恶犬,他也当兄弟般喜欢。这让黎小薇很看他不起。

跟田琪相比,黎小薇的日子便好过多了,除了爷爷给的现金和股票的分红,黎小薇自己也有一些广告收入。

所以她出门有司机,在家有保姆,柜子里十几万的包排了一排,车库里保时捷和陆虎可以看心情换着开。

而田琪除了基本的衣食住行,几乎没什么余钱,常常遇到喜欢的手表或汽车会因囊中羞涩下不了单,还因投资失利在外面有欠账。

当然这也和老黎有关,因为他给黎小薇的钱远比给田琪的多。

因为在老黎的观念里,男人总该自己闯一闯,他旨在逼田琪一把,可是在田琪这边,却以为老黎偏心跟自己姓的黎小薇,把外孙子当外人,所以心里也颇多不满。

而姐弟之间,因为素有积怨,所以一直互相看不顺眼。田琪嫌黎小薇轻浮、没内涵,又对自己尖酸刻薄,而黎小薇嫌田琪品味差、没本事,只会挖空心思讨好爷爷。

虽然彼此心里都看不起对方,但表面上却依然和睦,为了老黎身后的财产,俩人都互相提防,生怕对方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使诈。

这年春天,在黎小薇开开心心当网红成把挣着广告费时,田琪来跟她告别,说他跟几个朋友在国外看了个投资项目,要出去考察一个月。

黎小薇心想,“项目也不知道考察多少回了,除了被骗来骗去,什么时候听说他成功过?”虽然心里轻视,黎小薇还是笑得眼睛眯成两条线,假惺惺地夸他: “可真了不起,等你挣了大钱别忘了拉上姐姐。”

田琪憨憨一笑,“那当然了!你有什么要带的包和化妆品发给我,我帮你买。”

“我就不用了,你看看——”黎小薇指了墙角成堆的纸盒子,“品牌商给的化妆品,我连拆都懒得拆呢!你给爷爷带就好了。”

田琪“啧啧”嘴,和她闲话了几句就离开了。

黎小薇望着他背影撇着嘴对保姆道:“瞧他那德性,指不定又要骗老爷子钱了!我可得留着点儿意,爷爷就我这么一个亲孙子,田琪骗进兜里的可都是我的钱!”

不出黎小薇所料,田琪的那场考察果然像之前无数次的结果一样——钱打个水漂。可是让她意外的是,仅仅一个月,田琪领回来一位女朋友,竟然第二周就带着她领证结婚了。

“我和莉莉是在新加坡一间酒吧认识的,当时我就注意到她了,整个酒吧的姑娘就数她最特别。

后来她出去打电话,我从旁经过,正好听见她说我们本地的方言,我都惊呆了!姐,你看看,这是什么样的缘分?”田琪显得很兴奋。

黎小薇上下打量着这位叫肖莉的年轻女子。不可否认,她长得还算可以,但是也太“素”了些,巴掌宽的小脸粉黛未施,身上穿的也是灰色的棉麻长衫,活像个尼姑。

而细数田琪之前的女朋友,哪个不是浓妆艳抹,心怀鬼胎。如今来这么一位清汤寡水的,让黎小薇在心里直呼蹊跷。

“是吗?那可真是有缘分。可是一回来就领证,也太急了些吧?”

“虽然只认识几个星期,可我感觉我们就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亲切,可能我们上辈子就是夫妻吧,所以这一辈子就能立刻认出彼此。”

“哎呦,酸死了!”

肖莉也红了脸,扯着田琪的胳膊,咯咯地笑。

“你是干什么工作的?”黎小薇抬着下巴问肖莉。

“法医。”

“哟,公务员呢!”

“对。”

“家里是本地的吗?”

肖莉点头。

“父母干什么工作的?”

“爸爸是大学老师,妈妈是工人。”肖莉一五一十回答道。

“姐,你怎么跟查户口的一样。”

“我这不是想多了解了解弟妹嘛。”

“对了,我明天带她去见爷爷,你去吗?”

“我明天还有事儿呢!”

黎小薇有些不太高兴,因为爷爷已经对他们姐弟催婚多次了,如果爷爷知道田琪结了婚,而且娶了个讨人“喜欢”的公务员,那老爷子不知道得多高兴。

万一一高兴,再赏他点儿房产股票什么呢?而且这个女人也太可疑了,长相一般,家里还那么穷,怎么能那么快拿下田琪呢?

她肯定有什么过人的手段,以后有了她的帮助,田琪还不知道要怎么跟自己争家产呢!黎小薇越想越紧张,忍不住约了心腹姐妹一起聊聊。

回了家,肖莉有些不大开心。

“你姐姐那个趾高气昂的态度,让人太不舒服了。”

“她呀,从来说话都那个样子。”田琪见她满脸不高兴,忙哄道:“哎呀亲爱的,别生气了。”

正说着话,黎小薇的电话打了过来,田琪不假思索便接了起来。

“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别带你老婆。”

尴尬的是,肖莉就站在旁边,她大概听到了,立刻便走开了。田琪看向门外,果然看到黎小薇的车就停在他家大门口。

他挂了电话走出去,黎小薇摇下车窗,劈头盖脸问道:“你做婚前财产公证没?”

田琪摇摇头。

“为什么?”

“我像是有什么钱的样子吗?”

“可你有个有钱的外公。再说了,你那小破车,咋不咋也有四五十万,还有,这一幢房子也是那个肖莉家不敢想象的财富。”

“莉莉不是那种人,我就喜欢她清心寡欲的人生态度,你看看她,给她钱她都不会花。”

“那是因为她没见过钱!你就等着吧!”

说完,黎小薇绝尘而去。

老黎的确很喜欢肖莉,因为肖莉身上有他两个孙子没有的东西——成熟、稳重、有文化、有脑子。

肖莉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除了本职工作法医外,对金融和股市也有很多研究,她陪着黎老聊天,天文地理、历史哲学,没有她不懂的。

甚至连怎么照顾和训练黑子,她都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听起来实用又科学。老黎直接把黑子交给她,让她带回家里照顾。

黎小薇去看爷爷,老黎提起肖莉来,开心地直竖大拇指,更说盼着他们赶紧生孩子的话,他给孩子的出生礼物都准备好了。

这让黎小薇惶恐不安,恨不得自己也能赶紧嫁了,可是细数身边的异性,几乎没有一个靠谱的。

肖莉不仅拿下了老黎,田琪更不用说了。自打结婚以后,田琪就对肖莉言听计从、百般宠爱,俩人常常在晚饭后手拉手散步,为每一件小事傻乐好半天。

田琪更是破天荒地开始学做饭,每天早起半个小时给肖莉做营养早餐,晚上变着花样做大餐,还接送她上下班,如果她晚上出现场田琪也会一直等她忙完再接她回来。

想起田琪以前懒散的样子,黎小薇直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越是觉得不对劲,她越是讨厌肖莉,觉得她一定是为了钱才嫁给田琪,还把田琪哄得服服帖帖,她简直是个老巫婆一样的女人。

其实有好多次肖莉向黎小薇示好,比如周末请她去家里吃饭、送她亲手做的蛋糕,可是黎小薇从来不肯接受,还常常冷嘲热讽,一来二去,肖莉便放弃了,每次见面,只是淡淡地点个头,不肯再多说一句话。

很快,一年就过去,黎小薇听爷爷身边的人说,老黎有心要立遗嘱了。虽然肖莉肚子还未见起色,但还是让黎小薇着了急。显然,因为肖莉的缘故,老黎越来越喜欢田琪了。

说来也蹊跷,自打听出要立遗嘱的消息,田琪便失踪了。黎小薇也是突然意识到,有好一阵子没见田琪了,而且好几次看到肖莉自己开着车上下班。她给田琪打了两次电话,竟然都是关机。

这天,黎小薇多了个心眼儿,故意在肖莉下班的时候出门买东西,假装跟她偶遇。

“最近怎么没见田琪?”

“他去泰国一个朋友那儿了。”

“哦?什么时候回来?”

“说不谁。”肖莉只是淡淡的。

黎小薇立刻明白肖莉在撒谎,田琪那些狐朋狗友,都是什么情况她很清楚,从没听说过他有什么泰国的朋友。

所以田琪究竟干什么去了,黎小薇实在琢磨不透,但她笃定的是,​​田琪的失踪一定跟爷爷要立遗嘱有关。谁知道肖莉给出了什么馊主意呢?

于是,黎小薇越想越不安,她主动联系了田琪的几个朋友,可是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第二天,黎小薇跑去了爷爷那里。可是老黎依然乐颠颠的喝茶打桥牌,问起他田琪的事情,他只说不清楚,而且也似乎没什么兴趣知道。

后来,黎小薇只得把这个情况告诉自己的闺蜜小桃。

“那个女人一定有什么阴谋!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怎么出击呀?”黎小薇问。

“我认识一个私家侦探,让他先把肖莉监控起来,我想,也只有从她身上能找到田琪的下落了。”

黎小薇听从了闺蜜的建议,并给那个姓刘的私家侦探付了定金。当听说要跟踪法医时,刘侦探吓得直摇头,“跟踪谁不行呀,跟踪法医?法医就是警察!得罪不起!”

好说歹说,最后又加两万块钱,侦探这才答应试试。

可是跟踪了好几天,并没有什么成果,肖莉每天正常上班下班,偶尔加班出现场,她的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但是刘侦探还是挖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

“我拖了很多朋友打探田琪的消息,你猜我发现了什么?田琪要卖房!”

“卖房?”

“对,就是这套别墅。”

“你怎么知道的?”

“一家房产中介发布的消息。”

“他们见到田琪了?”

“诡异的是,接洽中介的是田琪的太太。”

“肖莉!肖莉要卖田琪的房!她是不是想趁田琪不在家,卷钱跑了。我就知道她不安好心!”黎小薇恨恨地说。

“但是卖房子要夫妻两个人都在场的,她一个人卖不掉。”

“可是如果她找一个跟田琪长得很像的人,拿着田琪的身份证呢!天哪!那套房值几千万,她找个人整容整成田琪都够了!”

无奈之下,闺蜜桃子给黎小薇送上了一个主意,引得黎小薇和刘侦探连连点头。

这个周末,黎小薇从墙边随手挑了盒化妆品叩开了肖莉的大门。

“莉莉,我一直合作的一个品牌送来了他们最新的化妆品,口碑满不错的,我拿来给你试试。”

肖莉皱了眉,但还是接了过去。

“可是我不会化妆。”

“没关系,我教你。”

说着,黎小薇已经自顾自地走了进去

肖莉用咖啡和点头招待黎小薇,黎小薇拆开套盒,耐心地向肖莉讲解妆前乳的用法。正说着话,客厅的座机响了起来。肖莉顺手就接了起来。

“你好。”

“亲爱的,你在干嘛呢?”

“你打错了。”

“宝贝,我是田琪。”

肖莉不说话,眉头紧锁,忽然猛地回头,与黎小薇四目相对。她眼睛眨了眨,有些慌张道:“对不起,你打错了。”说完,她挂了电话。

黎小薇问她道:“听着像是田琪的声音呀?”

“你听错了,田琪在泰国呢!”

“他什么朋友在泰国呀,我怎么没听说过?”

“我也不大清楚,好像是新认识的朋友,说是有什么项目要考察。”

“是吗?”黎小薇仔细盯着她一举一动,恨不得拿手机录下来给刘侦探看,“他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呀?”

“还没定呢!”

黎小薇回到家,桃子和刘侦探已经等在那里了。

“怎么样?”桃子迫不及待地问道。

“看那慌张的样子,那个女人肯定有问题!”

“我也觉得。我刚才在电话里就听出异样了。看来田琪凶多吉少。”

原来刘侦探有一套变声的软件,一番努力后,把输出的声音调的和田琪的声音一模一样,他们想借此试探肖莉的反应。

“如果肖莉能找来和田琪长得像的人,我们也可以!”黎小薇嘴角露出一丝邪笑,“她大概不知道我化妆的水平有多高。”

三天后,黎小薇约肖莉一起喝咖啡,让黎小薇意外的是,肖莉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

在咖啡厅临窗的位置坐下,闲聊了几句,黎小薇从包里翻出一张纸来,问肖莉道:“我朋友正好看到的,问我这是不是田琪的房子,你瞧瞧,你们俩要卖房怎么也不给我说一声,你们缺钱呀?”

肖莉很淡定地接过去,拿在手里看了半天,这才慢吞吞道:“这是别人盗用我们的图吧?你说说,是哪一家,我找他去!”

“不是盗用吧,这上面的信息,这户型、这面积、朝向,可不就是你们那幢房子吗?”

“一定是弄错了。那我就更得找了!”

正说着话呢,突然一个人影从窗前走过,黎小薇突然指着他说:“咦,田琪!田琪回来了!”说罢,她包都没拎就往外跑。

可肖莉只是淡定地坐着,看着她跑出去又跑回来,嘴里喃喃道:“你没看见吗?田琪刚过去了,可是我没追上。”

“你看错了。”

“怎么会看错?我打他手机试试。”说完,她开始拔号,果然还是打不通。

“他手机怎么还是关机啊?”黎小薇问,不时偷偷抬头看肖莉的反应。

肖莉没有回答,脸色变得很难看。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她站起身道:“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肖莉的车开出十字路口,桃子立刻冲了上来。

“怎么样?”

“她太淡定了。如果是一般女人,肯定要冲出去看个究竟,可肖莉就跟没事儿人一样。

我敢肯定,田琪的失踪一定跟她有关系,绝不是出去考察项目那么简单。”黎小薇无不得意地说,“你让刘侦探继续跟踪,有什么消息随时告诉我。”

让黎小薇惊喜的是,半夜她刚从夜店回家就接到了刘侦探的电话。

“我们必须马上见面!”刘侦探的声音听起来严肃而沉闷。

“什么事儿这么紧急,电话里不能说吗?”

“不能。我刚跟守她,车就在你们小区外面,你还是出来一下吧。”

黎小薇心里一紧,立刻拿了车钥匙出门了。她车刚一停稳,裹得严严实实的刘侦探就敲了她的车窗,倒吓了她一跳。刘侦探坐进副驾,从怀里掏出一个手机来。

“我全程录下来了,你自己看!”

黎小薇接过手机,耐心地看起来视频。屏幕里的时间显示为夜里十一点二十五分,肖莉打开车门,坐进了田琪那辆车的驾驶室。从混沌沌的光线看,应该是田琪家门口

屏幕一阵抖动,接着是田琪那辆越野车的车屁股,然后便是一路断断续续的跟踪。刘侦探伸手,帮她按了快进。终于,车子停在了郊区一处密林边的小道上。

“这个,根本看不清楚嘛。”

“太黑了,我只能选红外摄影。你看不清楚没关系,搞侦查的一看就明白。”刘侦探指着屏幕里的人影说,“她熄灭了车灯,并绕着四周转了好几圈,想必她不想被人发现。”

“她开后背厢干嘛?咦,她手里好像拿了什么东西。”

“铁锹!”

“啊,她要干什么?”

“你别着急。因为太多树挡着,拍不清楚,所以我只能悄悄跟过去。”

“怎么样?怎么样?”黎小薇急得摇刘侦探的胳膊。

“她走了有快三公里,终于在一块儿平地停了下来,她拿着铁锹站了好久,又走了。”

“走了,什么叫走了?”

“回家了。”

“那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她犹豫的那个地方,那块儿地面,有挖过的痕迹。”

“田琪!”黎小薇惊呼。脸上的表情先是惊讶与恐惧,接着,变成某种欣喜,“你是说,你是说田琪被她杀了——今天看到田琪的影子,她到底心虚了,想再来看看。”

刘侦探只是盯着她,目光里似乎有鼓励,但是一句话也没说。

“她杀了田琪,然后卖掉田琪的房子,准备卷了钱远走高飞!一定是这样!”

“可是,杀田琪,她有什么动机呢?”

“那她动机可多了呢!听说肖莉对田琪很不满意,嫌他不上进,还嫌他没钱。

田琪这人啊,就是表面风光,实际上兜里没几个钱,而且之前几次投资失败,还欠了不少债,之前还找我借过钱,可是我没答应。我猜啊,一定是肖莉结婚后发现田琪没有自己想象中有钱,所以心生怨恨——”

“你最好能拿出证据。”

“这有什么难的?拿田琪身份证去银行查一下他资产状况,什么都知道了。”

“也可能不是这么简单。”

“那还有别的可能吗?”黎小薇有种抑制不住的喜悦,不禁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如果田琪死了,那爷爷的财产全都是我的了,如果肖莉杀了田琪,她被抓起来,那田琪那幢房子也是我的了。看来肖莉也不是全无用处嘛,我还得感谢她呢……”

黎小薇越想越开心,嘴都快合不拢了,直到发现刘侦探正直勾勾盯着她。为了掩饰尴尬,她立刻喊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报警吧?”

“报警?你糊涂了吗?你忘了肖莉是干什么的?”

“我知道她是法医,可是法医犯了法也得坐牢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现在报警,无异于打草惊蛇,你想想,她就是警察,她能不知道你报了警吗?而且,那个坑里挖出来还不一定是什么东西呢?以她的专业能力,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尸体呢!”

“DNA对吧?哪怕她把田琪铰了,只要土里有田琪的DNA,也算证据的吧?”

刘侦探直愣愣地看着黎小薇,倒吸了一口凉气。过了许久,才慢悠悠地说:“对,的确是这个道理。”

“那我们这就找人挖吧!先挖出来看看。”

“可是会破坏现场的。”

“你拍下来不就完了!”

黎小薇的确是个急性子,已经一刻都等不及了。立刻就塞给刘侦探两万块钱,让他找人来挖。刘侦探见钱眼开,马上招呼了一个兄弟,浩浩荡荡开赴了那片密林。

月亮升了起来,照得树林亮如白昼,树叶在微风中沙沙作响。四个人扛着铁锹缓缓前行,脚步声惊醒了鸟雀,鸟雀突然腾起又惊到了黎小薇。

想到那片掩埋着田琪的土地,黎小薇觉得毛骨悚然,可是想到爷爷手里那些资产将像火炬一样传到自己手里,她又觉得隐隐的兴奋。

还好有蚊子咬她的手臂和大腿,让她抓挠的时候能够分心,能够不那么被恐惧和兴奋的轮番煎熬。

终于到了,几把手电筒同时照了上去。那片土地新掩埋的痕迹连黎小薇都看得出来,因为上面的杂草跟其他地方的明显不同。

“还愣着干什么?挖呀!”黎小薇指挥那个年轻男人,“老刘,摄像机准备好了没?你可拍清楚点儿,这可是要给警察看的。”

刘侦探还在犹豫,可是黎小薇已经等不及了,一把抢过摄像机来把它架在树上,又抢过一把铁锹自顾自地挖起来。

“给你再加五千,赶快!”黎小薇有些不耐烦。

年轻人听到金钱的响声立刻来了兴致,挽起袖子卖力地干了起来。刘侦探见状,也只能上去帮忙。经过一番努力,坑有一米多深了,铁锹终于碰到了一团软塌塌的东西。

“等一下,别破坏了,我看看——”刘侦探大呵一声,几个人都停止了劳作。那个年轻人满怀好奇地看下去,黎小薇却捂着眼睛,想看又不敢看。

可是还没看清楚,突然不知从哪儿跳出好些人来,闪光灯刺得几个人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过了好一阵子,黎小薇才镇定下来,这时,一个大话筒已经伸到了她面前,一个粗犷的男声问道:“黎小姐,您的爷爷知道这件事吗?”

黎小薇大脑一片空白,喃喃道:“什,什么?”

“听说这条狗是黎总花了大价钱从国外买回来的,他亲自喂养了很多年,感情深厚,要是他知道您毒死了他的狗还弃尸荒野,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你在说什么?”黎小薇大惊,一把推开那个男人,抢过他手里的探照灯朝坑里照过去。坑里竟然不是田琪,而是黑子。黑子安静的躺在坑里,原先如绸缎般光滑的皮毛覆着厚厚一层泥土。

“怎么会是黑子?”黎小薇大惊,看向刘侦探,“这是怎么回事?”

不及刘侦探回答,那位记者又对着摄像机娓娓道来。

“亲爱的网友们你们好。根据今天得到的线报,本市的名媛黎小薇小姐因对爷爷的狗不满,故下药毒死了它,将它埋在野外。哇,已经有网友留言说要给黎小姐寄刀片了……”

黎小薇在摄像机背后气得跳脚,可是根本没有人理她,网上诸多爱狗人士也已经开始了对她的汹涌讨伐。

第二天,一张带着新鲜油墨香的报纸被送上了老黎的案头,上面整个版面讨论黎小薇毒死爷爷的狗并将它抛尸荒野。

还有好事者把电话打进了养老院,想询问老黎对这件事的看法。看到报纸的老黎气地浑身颤抖,想想这些年黑子带给他的陪伴与欢乐,不禁潸然泪下。一想起黎小薇,就恨得咬牙切齿。

原来田琪当初并不是去泰国考察项目,而是去法国学做菜了。是肖莉发现他在厨艺上很有天分,所以鼓励他开创自己的事业。可是因为惧怕黎小薇的冷嘲热讽,还怕她从中使坏,所以不肯告诉她真相。

而田琪去了法国后,怕原来的狐朋狗友们打扰,所以就换了电话。法国的电话号码只有肖莉知道,而他也只会用那个号码给肖莉打电话。

作为一名警察,在那个莫名其妙的变声电话后,肖莉就意识到黎小薇在怀疑她,很快又发现刘侦探在跟踪她,当她亮出自己的警官证和一对手铐后,刘侦探就全招了。

于是,两人一起策划了杀狗的剧情,将计就计,把脏水顺手泼到了黎小薇身上。

而田琪在一个多月后就回来了,他和肖莉依然恩恩爱爱。但他们搬出了别墅区,住进了市区一套复式公寓里,三个月后,肖莉宣布怀孕,老黎给了她一大笔安胎奖励,说等孩子生出来,还要成立教育基金。

田琪开创了自己的事业,他在市中心开了一间高档的法式西餐厅,当然是用卖掉别墅的钱投资的。有肖莉从旁指导,生意红红火火,日进斗金。

老黎有一年时间不肯再见黎小薇,给她的钱也少了一大半。广告商们不仅纷纷要跟黎小薇解除合约,还要她赔偿损失。

相关推荐: 我在阴间卖烤串

作者:沐月大人 三百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而今张晓雅什么都有了,却没有了做人时的记忆。 不过她并不后悔,算算时间,与孟婆的交易马上就要兑现了吧,张晓雅嗤笑一声,这辈子这样挺好的。 “我来时,了无牵挂;要走时,也必定不会有什么波澜,心中的那份执念早已在三百年时间的…

标签

           

收录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