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分钟的谢幕

20分钟的谢幕插图

作者:推理人生

斋藤警官用手帕擦着额头上的汗,不停的擦着……

1

今天是星期三了,又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工作日清晨,斋藤警官打着哈欠,他还是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沿着白水街漫无目的的瞎逛,不对,是巡逻。

沿街的商铺已经陆陆续续开业了,商铺前面是在路旁摆摊的小商贩,正在叫喊着。清晨的白水街并不怎么安静,每个人都想在夏天的太阳升起来之前多做点今天的事情,斋藤警官也不时的呵斥几声路边的还没怎么睡醒的流浪汉,或者站在马路边和来来往往的人们打着招呼。斋藤警官管理这片地区已经几十年了,这里的一切他都很熟悉。

也许正因为这样,他才会这么早的发现这起案子吧。

人生金铺很反常的到现在还没开门,在斋藤警官的印象里,这个时候店主人阿其尔应该躺在金铺玻璃门后的躺椅上,细眯着眼睛,舒服的享受着清晨的阳光。但是今天的玻璃门后放着一大块黑布,似乎吸收了所有走在马路上的人朝这里窥探的好奇。这块黑布斋藤警官很清楚,这是沿街商铺到了深夜的时候都会铺上去的,从昨天晚上打烊一直到清晨开张。

“可是,到了现在还不开门么?”斋藤警官在心里暗自嘀咕。出于职责和好奇,斋藤警官走向金铺门口,金铺的玻璃门没有锁。他有点踌躇,“阿其尔老板?你在么?”

没有回音,似乎声音都被黑布吸收了。

他用力推开玻璃门,另一只手划拉着门后的黑布,嘴也不停歇的喊到:“阿其尔,阿其尔!阿其……”声音戛然而止,斋藤警官看到地上的一幕,就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阿其尔趴在地板上,地上全是血液的拖拉痕迹,而他的双手反绑,嘴里塞着大团的布块。背后扎着一把水果刀!

“滴。”他的汗水滴到了地板上,发出了原本不应该是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因为汗水滴到了地上大片大片的血液……

2

“对,没错,就是这里。”

“嗯嗯,现场我已经保护的很完整了,附近店家和来往的人们暂时还没有惊动,不过被发现应该只是时间问题吧。”

电话里,斋藤警官这样说着,做警察的报警,这种感觉让斋藤警官十分懊恼,但是眼前无疑是场凶杀案,是自己无论如何也解决不了的。于是他静静地等待,直到外面响起尖锐的警笛声他才反应过来。

带队的警察叫做伊坂植物郎,从他进来那坚定的步伐和坚毅的眼神就可以知道,这是一个一丝不苟的男人。专业的人员很快接手了案发现场,斋藤警官在一旁呆呆的看着,这里似乎用不上他了,但是那个做事一丝不苟的带队警察还是注意到了他。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死者的。”

“呃,”斋藤警官低头看了看手表,“现在是早上八点,那发现死者的……时间,应该是……7点四十分左右……嗯,差不多。”斋藤警官点了点头。

伊坂警官看着斋藤警官用确定般的语气说着模糊的话语,推了推眼镜框,拿起随身携带的本子和笔,如实记录着。

“那你是怎么发现死者的”伊坂警官继续问道。

“呃,这个的话,我在这个地区也负责了几十年了,这里的一切我都非常熟悉,然后今天早上我巡逻到这里的时候,发现了这块黑布……”斋藤警官指了指背后的黑布,把今天清晨发现死者前后的过程说了一遍。

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特色,也许在初到此地的人看来会是很惊讶,但是居住在这里的人却习以为常,相反,一些普通的事物拿到一些特定的地区也会让那里的人觉得很惊讶也说不定。

“嗯……那,你之前也和这个店主挺熟悉的了?”

“倒还没有到熟悉的地步,应该就互相认识,然后走在路上碰面会打招呼的那种关系吧。”斋藤警官仰望着头,目光流转,思索着说道。

“嗯,那你对死者平时的人际关系了解么?通过现场你应该也能看出来……”伊坂警官欲言又止,“这对警方很重要。”

“这是要调查嫌疑人了啊,看这案发现场死者基本上就是被杀的了。”

“目前还不确定,法医正在鉴定中。”他似乎很不满意斋藤警官说出他心里想要说的话,于是严谨的说道。

“好吧,我能够了解到和阿其尔有关系的就两个人,一个就是这家金铺的店员,叫做詹尼佛,这是一个能干的小伙子啊。”

“能详细说说么?”听到斋藤警官的感叹,伊坂警官皱着眉头问道。

“好的,詹尼佛是阿其尔雇佣过来的店员,每次当我看向金铺的时候,他要么和进来的客人推荐新进的金首饰,要么就在来来回回的打扫店里面。而阿其尔老板就总是躺在门后的那张椅子上,对,就是你指的那张。”

“你问他们的关系嘛,可以说是情同父子了。”斋藤警官似乎很满意自己说出这个非常贴切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的词语,继续补充道:“有好几次,我和阿其尔在一起闲聊,他都说:’要是尼佛是我的儿子就好了。’”

“那詹尼佛他现在在哪?”

“他不住在这里,每晚工作时间结束之后就会去往在白水街有两街之隔的柴达小区。”

“嗯,刚刚你说你所知道的和阿其尔有关系的是两个人,那还有一个呢?”

“那个人啊,可以说和我刚刚说的恰恰相反了。”

“什么意思?”

伊坂警官的眉头似乎化不开一样,“那个人是阿其尔老板的亲生儿子,叫做庐六出,但是怎么说呢,这个人从高中毕业之后就没有再上学了,整天无所事事,居无定所。不但如此,还吃喝嫖赌,常常闹事,是我们白水街的一大不稳定因素啊。”

“应该没有哪个父母愿意自己的孩子这个样子吧,所以阿其尔和庐六出的关系很是不好,庐六出总是找阿其尔要钱,这个很好理解嘛,他又不做事,自然是没有钱的,而阿其尔作为天下所有父母的代表,自然也是不会给他钱的,所以他们常常吵架,有几次还当街吵闹起来了呢,昨晚我在街上巡逻的时候还听到金铺里传来的争吵声呢。那个时候已经快打烊了,詹尼佛刚刚从金铺出来。”

“好,斋藤警官,谢谢你了。”

“没事的,”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斋藤警官“嘿嘿”一笑,擦擦额头上早就冒出的汗。

“那请您现在帮忙维持一下白水街的秩序吧,以及安抚市民,注意不要随便走动,之后可能会有警方的人来调查。”

“嗯。”

3

伊坂警官在不远处指挥人员进行着现场的各项工作。斋藤警官转过身来,那块黑布依然挂在玻璃门上,他走出来,门口已经设置了警戒线了,而警戒线后,三三两两的人群头伸过警戒线,探望着。

斋藤警官看着这一切,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他又想到身后黑布的现场,觉得恍如隔世一般,不过没有让他多想太久……

“斋藤警官!斋藤警官!”是白水街上卖电器的松下,斋藤警官和他相熟。

“怎么了?”

“说说啊,什么情况?”

“他就差一把瓜子了吧。”斋藤警官看着他急切的样子,在心里苦笑,他摆摆手,“大家稍安勿躁,现在警方正在调查中,也请大家不要随便走动,等之后有结果会立马通知大家的!”

人们并没有立即离开,确实,光凭几句话是阻止不了人们的好奇心的。斋藤警官叹了口气,没有再过多管。不久,他们的影子在完全升起的太阳下投射的越加清晰,人群也渐渐散去。

斋藤警官走到街头的头一家商铺,这是一家中国茶馆,他一进去,就被在茶馆里面喝茶的人围了上来,他从中拉了一个人,不顾众人好奇的眼光,来到了茶馆的后面。

“陈老板,从昨晚到现在有看到陌生人么?”

“没有的事,从白水街来来往往的人,只要从白水街头进出的,没一个不认识清楚明白的。”

陈老板精瘦,和斋藤警官肥胖的身躯成鲜明的对比,全身整一个马褂包在其中,脸上带着精明的笑容。

“嗯,这段时间一定要盯好了,我现在去街尾那家书店。”

“嘿,好的,警官。”

似乎书店总和舒适挂钩,街尾那家书店就带着几分悠闲,坐落于白水街的最后一块地皮上面。

Mystery书店。

书店不大,进出的人也是零星几个人,不过斋藤警官在书店外转了许久,才慢慢进屋。

“警官,你终于进来了。”

斋藤警官看着这个和死去的阿其尔一样造型躺在门后的躺椅上晃荡的人,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们也是老相识了,从昨晚到现在有什么陌生人来往么?”

“没有。”精炼的回答,斋藤警官知道无须再问了。

……

“那个……”斋藤警官话还没有说完,裤袋里面的手机就震动起来,他连忙接起,是伊坂警官的来电。

“我是斋藤。”

“嗯,我们已经根据现场已经初步查到了一些线索。”

“死者大概是昨晚十一点钟死亡,凶器是刀。”

“嗯,大约是昨晚十一点钟是么?”斋藤警官有些惊讶想到伊坂警官也会说出“大概”这两个字。

“嗯,还记得现场的情况么?地面上有血液拖拉的痕迹,在靠近门的地方血液的痕迹最重。据分析,死者被刀捅进去之后到死有20分钟的时间是存活着的。 ”

“什么!可是我发现的时候门是开着的啊,如果这样的话,他完全可以趁这个机会爬到街上的啊。”

“有可能是因为凶手那个时候还在吧,对了,金铺有被洗劫的痕迹。”

“洗劫?根据我的调查,昨晚到现在为止并没有陌生人来到白水街。”

“这个之后我们会再调查的,目前我们正在全力联系詹尼佛和庐六出。”

“嗯,好,我马上回去。”

“这个不急,斋藤警官你当前的任务就是继续寻找线索,和安抚人民!”

“好吧。”

“咳咳,警官,有没有兴趣跟我聊聊天?”

斋藤警官开门的动作顿住,他慢慢的转过身,背后的那个家伙带着神秘的笑容。

4

“斋藤警官,你确定就这些了?”

“嗯”

“没有漏什么吧,或者有什么感到奇怪的么?没事的,一丝一毫都可以说。”

“哎,实在是没有了。”斋藤警官叹了口气,在自己负责的地区出了杀人事件,以及刚刚他没有和书店老板说的是,那个伊坂警官还问了他昨晚的不在场证明。当然,自己是不可能是凶手的,抛开这些,他向那个正在思考的书店老板说道:“怎么样?有什么想法么?”

“大部分了,如果你说的没错的话。这个案件就好比我们上学时都做过的一种题目,答案看似一目了然,甚至可以秒答,但是推导的过程却并不那么容易。”

“嗯?”斋藤警官发出疑问,也在心里默默思考。

“哎呀,都叫你多看些我书店里的推理小说了。”老板无奈的摇摇头,“这样吧,我们根据目前的线索一点一点推导。”

“首先我们确定嫌疑人,根据你的调查,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有陌生人来到这条白水街上,以及昨晚庐六出来到金铺,金铺传来争吵声。詹尼佛是金铺的店员。最后是阿其尔昨晚十一点左右死亡。”

“嗯,詹尼佛和庐六出都有嫌疑。”斋藤警官沉吟着说出这句废话。

“好,现在我们再看另一个方向,也是让我最感到疑惑的地方。就是刚刚电话里伊坂所说的死者明明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可以寻找救援,据你早上发现死者的情况,门明明是没有关上的,虽说他的嘴里被塞了东西,不能大声呼救,但是如果爬到街上也会被发现的吧。”

“是的,伊坂警官刚刚在电话里说凶手有可能在旁边,不能寻找求援。这是有可能的。”

“对于伊坂警官刚刚在电话里所说的有可能凶手在旁边,表面上看来是正确的,但这显然不成立的,斋藤警官你刚刚说过,金铺的地面上有大片大片的血液拖拉痕迹,如果凶手在旁边的话,就不会给死者这样挣扎的机会了,而且如果凶手在旁边这么长时间,他不可能连门都不会锁,就这样扬长而去。”

“是的,那么嫌疑人为什么连门都不锁呢?。”

“这个不重要,斋藤警官啊,发挥一些你脑袋的灰色脑细胞吧(致敬波洛)。”

//////////

“好吧,那我就说说我的看法了,凶手是庐六出!”

斋藤警官说出了他早就憋在心里的话,发现书店老板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取笑他,而是脸上带着欣赏的神情,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首先就是他昨晚又来到了人生金铺和阿其尔争吵要钱,其实这个矛盾已经由来已久了,但是在昨晚矛盾的导火索被点燃了,庐六出失手杀害了阿其尔,然后洗劫了金铺。因为是过激杀人,庐六出也没有什么准备,在那之后就扬长而去了。”

“不过这个时候阿其尔老板并没有死亡,但是他为什么不出去呼救呢?因为,庐六出是他的儿子啊!血浓于水这个成语在这个时候发挥出了它最大的效力,阿其尔并没有爬出去呼救,说不定还趁这二十分钟内把一些不利于庐六出的线索给销毁了呢。”

斋藤警官得意洋洋,不过他突然想到之前他每次得意洋洋之后都会被这个男人无情的反驳,本来这次他慎重了一些,但是在他的诱导下,他又情不自禁的说出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我已经说出来了。”斋藤警官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

“有没有兴趣听听我的推理呢?”

又是这句无聊的开场白!斋藤警官怒视着眼前这个笑容洋溢的男人。

“好,我开始说,首先我所有的推理都是基于斋藤警官你所说的话上面,如果你说错了或者感觉那个地方不对劲,那就说明我的推理是错误的。毕竟我也没有想到这起案件的发展会那么的戏剧性。”

又是这段看似很严谨的话,不过斋藤警官又仔细想了一遍自己所说的话和今天所经历的事情。“并没有什么错误,”他说道。“慢着!那不就意味着……”他突然想到。

“好,既然没有错误,那我就说了,斋藤警官你的推理并不是正确的,凶手也并不是庐六出,而是詹尼佛。你的推理和你之前所说的话有一个地方矛盾了,不然的话就是完美解答了。”

“这个地方就是血液的拖拉痕迹,如果阿其尔真的那么为他儿子好,也就不会在地上挣扎那么久了,而他挣扎那么久,就是想爬出去救援。”

“而且如果真的是庐六出杀的话,他的动机是什么呢?继承他父亲的遗产?不会的,这样的凶杀案调查到他身上太明显了,你刚刚说的是过激杀人?如果是过激杀人的话,背后就不可能只是一刀了,而且后面他的一系列行为全然没有掩盖,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好,接下来我说为什么我认为是詹尼佛,其实斋藤警官你说的有一个地方和我推导的相似,那就是过激杀人。”

“请想象这样一个勤快努力的年轻人,而且金铺老板阿其尔总是说出的话语’要是尼佛是我的儿子就好了。’其实阿其尔老板这样说可能就是想让他更加努力工作吧,这对于有个成语叫什么来着—’收买人心。’但是詹尼佛理解错误了,在他的心里,这无疑是对他最好的激励和奖赏啊,于是他已经把这个金铺当成了自己的家一样,更加努力的工作,只是目的已经不一样了。而他和庐六出的矛盾虽然不是明面上,但是詹尼佛肯定会厌恶这个总是找自己老爸要钱的人。于是昨晚,另一条由来已久的矛盾导火索被点燃了。”

“斋藤警官你也说过你巡逻的时候听到金铺里传来阿其尔和庐六出的争吵声对吧,而那个时候詹尼佛刚刚出来。想必这个时候那个年轻人心里肯定是不平衡的,他愤愤的回到家里,越想越气愤,其实他是不必要气愤的,因为这一切本来就和他没有关系,他只是一个店员罢了。只是阿其尔老板的错误诱导以及他的错误理解,让他觉得自己的那部分被庐六出抢走了,而导致这一切的来源,就是阿其尔啊。”

“于是他冲出自己居住的屋子,又折回到了白水街。斋藤警官你刚刚说你去问了街头的茶馆和街尾的我这里,都没有发现陌生人,就像前面说的,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特色,也许在初到此地的人看来会是很惊讶,但是居住在这里的人却习以为常,相反,一些普通的事物拿到一些特定的地区也会让那里的人觉得很惊讶也说不定。所以詹尼佛的折回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就算有人看到了也会把这个归到他脑袋里不重要的部分,从而忽略,所以我刚刚一直在问你有没有漏掉什么啊。”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加的出人意料了,就像我说的带着’戏剧化’。詹尼佛折回去,一怒之下用刀杀害阿其尔,但是这个过激杀人和一般的过激杀人稍微有些不同,詹尼佛毕竟在脑海里构思了这么久,所以他把金铺洗劫一通,嫁祸给庐六出,也是不错的吧。”

“那么,为什么詹尼佛杀人之后也不锁门呢?”

“之后就是整起案件最精彩的部分了,詹尼佛毕竟只是一个店员,不知道人体结构的常识,一刀没有毙命很正常,所以他走之后阿其尔老板其实还活着一段时间。之前我说过阿其尔老板地面上有血液拖拉的痕迹,那说明他是想要爬出去呼救的,但是为什么不出去求援呢?也许你会说没有力气,不会的,相信人的求生本能是这世间最强大的欲望,但是他却做不到。”

“请注意阿其尔老板被发现的时候的样子,他双手被反绑着,嘴巴塞着布块。”

“再注意斋藤警官你进金铺时候的样子,不,是动作!你用力推开,这个’推’,这说明这个门是朝里面开的啊,而再结合死者的样子,他是无论如何也打开不了这个门。于是最后的时间里,他的生命在这家人生金铺作为舞台,这个不锁门的门和挂在门上的黑布,成了他人生的谢幕。”

斋藤警官的手机响起,是伊坂警官打来的,詹尼佛自首了。

标签

           

收录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