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告白

第二次告白插图

作者枕衣衫

三个之一

唐思走进了虞毅的寝室,无视一干男生的鸡飞狗跳,在睡得正香的某人床边站定、眯眼,再深呼吸:“虞毅!你给我起来!”

旁人抖三抖,床铺摇三摇,身为主角之一的虞毅嘤咛一声,傲娇地转过身,将被子拉过头顶:“别吵,昨天帮清清布置COSPLAY的会场到两点,好累……”说着说着,他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整个人猛地一跃而起:“卧槽!今天是不是预选赛抽签?!”

今天是WCG预选赛抽签的日子,他们努力了那么久,就为了这一天,而他竟在这天沉沦在梦乡里。

可要她骂他,她做不到,他列举出千种理由,她此刻都有立场骂他,唯独帮林清清的那个理由,她骂不出口。林清清是她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虞毅是她最喜欢的人,没有之一;林清清是虞毅最喜欢的人,同样,没有之一。

三个之一加在一块,让她骂不出口,也做不出假装八卦询问进展的样子,她只能选择缄默,一声不吭。

显然她的沉默让虞毅误会了,他烦躁地抓上本就是鸡窝一般的头发:“可不可以补抽?我可不想再等一年。”

望着他,唐思扯了扯嘴角,笑容假得连自己都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自己:“别急,我逗你玩的,我替你抽了一个号,你别在预选赛那天迟到就行。”

他狠狠地松了一口气,哀怨地望着她:“再开几次这样的玩笑,我就可以提前跨只脚进棺材里了。”

“行,我顺便帮你把另外一只脚也塞进去好了。”唐思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像在思考的着可能性,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一刻也不想在这待下去了:“你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了。”

走出男生寝室,唐思嘴角边扬起的弧度渐渐隐没,人只有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会注意形象,而他向来不在意把他糗的一面展现在她的面前。

不作死就不会

唐思和虞毅在高中时期就认识了,认识的过程……嗯,她本人表示还算比较扭曲。

那时,唐思高二。

高二的班主任管得很严,上课说话他管,下课睡觉他管,连早读前吃个早点他也管!唐思坐在台阶上一边吸溜着手里的炒面一边暗自腹诽。

“我终于知道我们班的班级纪律分是怎么扣掉的了。”正在这时,一道阴测测的声音传来,她猛地一顿,一口炒面梗在嗓子里上不来下不去,还有长长的一根挂在她的嘴角没吸进去。

她缓缓抬起头,逆光的男生容貌模糊,唯独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她手中的炒面!她不自在地将炒面往怀里挪了挪,再次低下头去……剧烈地咳嗽起来。

呛住的辛辣感这时才涌了上来,伴随而来的是一种尴尬和窘迫,高二三班班长虞毅谁不认识,可她偏天天挑在了三班楼梯旁边吃炒面:“我其实不是故意的,只是你们班的地理位置太好了,老师从来不经过的女厕所楼梯道旁边……”

唐思还在絮絮叨叨地解释什么,本站在她面前的虞毅左顾右盼了一下,然后迅速在她旁边坐了下来,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游戏机,手指欢快地在上面移动着,刚刚一本正经的愤恨神色像是她眼花。

“唐思对吧,我知道你的,据说你魔兽争霸玩得挺好,还准备去参加WCG,”少年自作主张地将游戏机递到她的面前:“我自己编了一个WCG的模拟,跟我玩一局?”

听到WCG三个字,唐思的身体有一瞬间不自然的僵硬。WCG,全名worldcybergames。曾是她心中的憧憬和目标,然而在那一天,WCG和那个人在她心里一起破碎,从此再没有憧憬,他的名字和WCG连提起,都是一种噬骨的疼痛。

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虞毅故作凶狠地眯着眼,亮出小虎牙:“不比就向你们班主任举报。”

他的唇角还带有微微的笑容,完全没有威慑力,偏偏唐思鬼使神差地接过了游戏机,看着满屏的霜雪城墙和士兵,点了双人PK。她好像看到了她的影子,怀揣着憧憬站在山脚仰望,明明倔强的很脆弱却伪装的很坚强,等待着最后的超越。

二十分钟后,虞毅看着屏幕目瞪口呆,因为是他自己编的程序,所以不仅会显示谁胜谁负,还会显示他自己做的比分系统。那右上角惨不忍睹的鲜明对比,让人目不忍视。

看着他傻愣愣的模样,唐思不知道怎么就摆出了一个变态式的蒙娜丽莎微笑:“骚年,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个道理你怎么不懂呢?”

只靠幸福谱写的童话不存在

从那天开始,虞毅就开始一直缠着唐思。

早操后给她一块蛋糕,下课后有意无意地站在他们班门口问她要不要打水,运动会比赛前向她撒娇要她递水加油……他做这么多的目的无非就是希望她再陪他比一场。

唐思不明白,为什么虞毅会这么执着,就像她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她会那么傻。

但是面对着同学们越来越暧昧的眼神,唐思终于忍不住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

“再陪我比一次。”

“我已经陪你练过很多次了,等你把技术练好了再找我!”

“最后一次。”

“免谈!你上一次也是这样说的!”

“为什么你那么害怕看到有关WCG的东西。”

气氛一下子诡异起来,两人相对沉默,一向嬉皮笑脸的虞毅板起了面孔,一脸严肃认真:“你还记得上次月考的英语阅读吗?图书馆那篇。”

见唐思没有说话,他继续说道:“有个建筑师设计了一个图书馆,图书馆非常的完美,但是每过一年这个图书馆就会下降几英寸,最后这个图书馆被设为危房。 ”顿了顿,他说出了最后一句也是唐思最不想听的一句:“他忘记计算书的重量了。”

“前后有什么联系吗?”她装作不明白。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顾佑不是唯一,你再喜欢他,他待你也不是真心,就算没有那件事,属于你的图书馆也终有一天会坍塌。”

被说出来了。

顾佑两个音消散在空气中,又凝聚起来回响在她耳边,她整个人的神经紧绷成一条线,虞毅后面说的话她一个字没有听起,往事一幕幕浮现在她的眼前。

那年她初三,学校为了减轻学生们临考的压力,设置了很多娱乐项目,特地给学生减负,其中就有魔兽争霸。

玩游戏的越来越多,一干人中有一个人操控着键盘,十指交错着搓着技能,城池飞快地破坏,他只是坐在那里,就像是游戏里面的王。

那个人就是顾佑,年少时的轻狂夹杂着认真,专注的神情让她动了心。

唐思开始在学业之余苦练魔兽争霸,以此来接近他。

然后一切顺利的可怕,他和她升上同一高中,她告了白,顾佑点头同意,他们成为情侣,她每天都像做梦,直到有一天,梦境被敲碎了。

被顾佑亲手敲碎的。

顾佑两个字再次在她脑海中回荡咆哮,像一把刀切断了她的理智,割开了她自以为愈合的伤口。

她嘲讽地看着虞毅,大声笑着掩饰难过:“于是呢,你是在告诉我只靠幸福谱写的童话不存在是吗?”

等不及他回答,唐思自己落荒而逃,没有听到虞毅低声的回答。

那个回答在空旷的教室中不断回响:没有童话会直接写上幸福两个字。

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了

林清清这次COSPLAY在他们预赛前面,作为好友,唐思怎么着也要去捧一捧场。

可她没想到,虞毅竟然比她去的还早。

黄色的假发映衬着轻佻的笑容,清澈的双眸却溢满了诚挚,唐思微微一滞,看向自己中规中矩的黑发和校服,笑了。

好巧,他COS正臣,她刚好COS帝人。

正准备上去打招呼,她突然看到了从角落里出来的林清清,一身病号服,亚麻色的短发,笑容瞬间就僵硬在了嘴角。

她COS的是三岛沙树。

正臣和帝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和沙树却是恋人。就像他们之间的关系,她和虞毅是朋友,那么多年来依然是朋友,与爱情无关。

她只是不明白,如果他喜欢的是清清,那么高中为什么还要招惹她。这世间最残忍的事不是落井下石,而是在给了别人温暖之后漠然将温暖撤走。

吵了一架之后,两人之间都尴尬了许多,连虞毅出现在她面前的次数都变少了。

本来这样安稳的高中生活才是唐思想要的,偏偏不被容许。

唐思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到底还是站在了她的面前,仍然是一副胸有成竹的自信神态:“唐思,我们继续交往吧。”

她没有说话,倒是旁边的林清清气笑了:“顾佑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当初你是玩玩我家唐思也是玩玩,怎么,你现在想认真了?可是不好意思,她不想玩了。”

唐思望着自己的脚尖,不知道怎么应对。从前的她自信漂亮,成绩好,可自从和顾佑分手之后她暴饮暴食身材已经有些走样,学习成绩也大幅下滑,她不知道顾佑现在找她是什么意思。

千番滋味涌上心头,面对着顾佑,她依然有些难过,有些愤怒,有些奇怪,但是独独没有的,是她幻想过无数回他们重修于好的欣喜。

她还没想好说什么,一道人影冲了出来,直勾勾地给了顾佑一拳,是虞毅。

“有些事玩一次就够了,别太过分。”虞毅恶狠狠地掠下这句话,拽着唐思的手走开了。

金黄的阳光倾泻而下,并肩的身影在树荫的光隙中穿梭,唐思轻轻甩开他的手,笑了:“别这样,我会误以为你想追我。”

“怎么可能。”虞毅抿紧了嘴唇。

她也没在意,屈膝坐在一棵树下:“你知道我和顾佑是怎么分手的吗?”

那天,她下课准备去顾佑班上找他,远远地却听见一声温柔却坚定的声音:“顾佑,我喜欢你。”

周围顿时一片狼嚎:“顾佑你都有优等生了,连软妹都不放过太过分了。”

唐思摒住呼吸,想听他的回答,青春时期的少女总是怀着不切实际的梦,自己爱着的那个人也会很爱着她,无论怎样都会始终如一的对她,可是她不知道有时候没必要把自己看的太重,自以为是只会摔得更狠。

等她知道了这个道理的时候,顾佑的回答已经说出了口,像一把尖刀呼啸而过,直刺胸膛,他说:“是她跟我告白,我又没有说过喜欢她。”

仿佛一切都没有了意义,对于当时的唐思来说,整个世界黯然失色。

“然后呢?他今天不是又找上你了吗?”虞毅的声音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不过唐思没有发现。

她只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自顾自地说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不是每个故事都有然后的。”

或许顾佑当初说那番话只是为了少年那固执的自尊,又或许是真的没有喜欢过她,此时已经没有了意义。唐思侧头望向身边的虞毅,少年的侧脸安静美好。

撞上南墙不回头

初赛是一回合的赛制,一次失误就会再次延迟一年的等待。

唐思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打着气,只要初赛通过,就去告白,她不要再等待,有些事做一次是勇敢,做两次是傻子,可不做一次傻子便永远不会知道回头。

在虞毅“英雄救美”之后,唐思和虞毅的相处方式就像硬生生调了一个方向。

她开始努力学习,开始控制饮食,不过一学期,效果显着。

她总是去他们班找他,虞毅也还是一直想和她WCGPK。

但只要唐思谈及“喜欢”之类的话题,虞毅立刻闭口不谈。

甚至在问他高考打算填什么志愿时,他也打着哈哈。本来唐思以为他是还没有想好报考什么学校,可是隔天就从林清清嘴里知道了他理想的大学。

原来不是没想好,而是所面对的人不同。

想起以前的往事,唐思一个愣神,手下的键盘就按错了键,对手抓住机会开始反攻。

千军万马在对峙,她搭起的城池在一点点的销毁,比赛到了白热化,是赢是输就取决于现在,唐思额前覆上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手指敲得飞快,还巴不得再快一点。

“比赛结束。中国A组唐思胜出。”机械的电子音响起,屏幕面前对手倒塌的城墙与房子放松了唐思紧绷的神经,她松一口气,瘫倒在桌上,眼眶有些湿润,她用袖子使劲抹过眼睛,眼睛旁边的皮肤都被搓得通红。

虞毅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戏谑地笑道:“退步了吧?才初赛而已就打的这么艰难。”

几年的时间过去,虞毅的水平也越来越高,到了现在,唐思不得不承认他的水平已高出了她。

“喂,不管怎么说都赢了啊,”一旁的林清清也搭上了她的肩膀:“今晚我请客下馆子,庆祝你们俩首战大捷!”

点了点头,唐思望着并肩而站的二人,低下头扬起一抹苦笑:再怎么否认,这两个人看上去也还是很般配。

轻轻动一下肩膀,移开了林清清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无视她讶异的眼神,她伸个懒腰,假装松了一口气:“晚上我可要放开了吃,清清你等着大出血吧。”

虞毅喜欢清清没错,可就像他不知道她喜欢他一样,清清也不知道虞毅喜欢她,他们就像一个无法解开的环,谁也没比谁好过多少

唐思收回伸懒腰的手,面无表情地收拾着比赛录制

不去做的话谁也不知道结果,就算撞上南墙会痛,她也坚决不会回头。

回忆成瘾遍地心酸

唐思想了很多种告白的方法,当面QQ,写情书,每一种都有另一种来取代,每一种都总觉得不够完美。

她苦恼地抓着脑袋,一头擂在书桌上,以前跟顾佑告白的时候怎么没那么麻烦。

林清清跟她一个寝室,见她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瞬间了然:“又要恋爱了?”

“什么又要恋爱啊!我是又要去作死了。”唐思想起她和虞毅的第一次见面,撇了撇嘴:“你说,是不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瞎想什么呢!”林清清以一种很男人的方式拍上了她的背,那个力道之大,估计说出去没有人会相信那个总是COS萝莉的萌妹有这样可怕的怪力:“看上哪家汉子了?告诉姐姐,保证帮你搞定。”

唐思苦笑了一下:“那个人你也认识,跟我们还是高中同学。”

答案昭然若揭。

林清清却支吾起来:“虞毅的话,这个还是要你自己去比较好。”

 

“为什么?”唐思轻轻皱着眉头,内心的困惑越来越大,以往的片段浮现在眼前,虞毅告诉她高考愿向,虞毅帮她布置COSPLAY会场,她去帮他初赛加油… …

过去的时光是毒,回忆成瘾,每一次都是遍地心酸。

她再怎么伪装坚强,也不过只敢懦弱的逃避。

她的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却不敢承认,只能轻轻仰起头,掩藏好所有的情绪:“我突然想起来了,学生会要我过去一趟。”

她一直在逃避,说得再好听,面上表现的再彪悍,到了真正要面对的时候也只会逃避。

胆小鬼,她轻轻骂了一句。

五月的夜晚微微泛凉,她想起当初看到虞毅和林清清高考志愿表上一模一样的填写,那种被欺瞒,被背叛的感觉,她是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

于是她转身奔向了虞毅寝室,她怕自己速度再慢一点就没有了勇气。

她已经等不到复赛了,时间的鸿沟很可怕,她付不起一点赌注。

她把挂机网游的虞毅拉了出来:“再来一次双人PK吧。”

“这么晚你发什么疯……”望着唐思坚定的神色,他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无奈地嘟囔了一句:“好吧好吧,再来比一回,反正舍命陪君子我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装有他自己编制的WCG模拟的游戏机他一直随身携带,选中地图,出现在眼前的是他们最熟悉的冰雪场景,暗夜和不死两个种族对立着,一个砍杀就会伴有分数的出现。

直觉告诉虞毅,唐思今晚不大对劲,可为什么不大对劲,他想不出来。

他所能做的只有认真对待这次比试,每一次的攻击都带着狠劲,每一次的防守都滴水不漏,胜负,不过二十来分钟,就已经分出来了。

唐思松开游戏机,掌心有些粘腻,她是尽了全力去PK的,但当初压倒性的优势不在,他的进步很快,大多数的PK都是他取得胜利。

不知道何时起,他已经站在了需要她仰望的高度。

被拆毁的城墙放大在她眼前,上一刻施放的一个又一个华丽的技能像是在嘲笑她。

她轻轻拨了拨刘海,一句话没说,转身离去。

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很多东西早已变了,面目全非。她所牵挂的,或许毫无意义。

士兵圈起的爱心

那天晚上之后,唐思像是消失了一般,打手机关机,问学校学校说她请了假。

复赛迫在眉睫,虞毅急的团团转,却不知道去哪找她,

幸好,在复赛当天,唐思出现在了会场,整个人瘦了一圈,也黑了一圈。

她拿起耳机带在耳朵上,没有和顾佑说一句话,仿佛整副心神全放在了比赛上。

虞毅望着她,嘴唇张开又闭紧,闭紧又张开,反反复复好几次,终究还是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全国先要进行一次筛选,才选出几位代表去参加WCG。

不巧,这一次他们俩是对手。一个晋级,就代表着另一个要退出。

两个人都过于熟悉,彼此的招数布兵,搓技能的习惯都互相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这场比赛反而没有一个人轻举妄动。

唐思有条不紊地操控着士兵,士兵排列的方式令虞毅微微皱眉,这种方式他是第一次看到,作战的方式有很多种,被大神用烂的基本上是比较稳妥的方法,可是唐思用的这一种,虞毅一次也没有看到过,从没有看到有人用这种作战方式,从没有看到唐思用这种作战方式。

其实唐思一直是一个比较守旧的人,她所习惯的方式只有那么老旧的几种,所以,纵然她搓技能的水平很高,在追上了她的速度之后便很容易取胜。

可这一次,虞毅突然没有了把握。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唐思布下的士兵虽然阵列奇怪,可几乎没有防御和攻击能力,她的城镇在一点一点的消亡,一点一点的毁灭。

看台上的观众发出一片唏嘘之声。

虞毅忍不住探出头看了一下唐思,她面沉如水,完全看不出表情。

比赛终究还是有结束的时候,唐思输了。

她没有露出一点意外的神色,站起身摘掉耳机,点头致意后就准备离去。

虞毅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语气中是抑制不住的愤怒:“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唐思挣脱了他的手臂:“我用自己的方式比赛不行吗?”

“你的方式?!你四年中哪一次用过这么消极的作战……”虞毅手指着屏幕,突然噤了声,在唐思那一方,倒下的士兵圈起了一个爱心。

他急忙转身,只看到唐思消瘦的背影。

图书馆不会塌

虞毅是在假山后面找到唐思的,她蹲在地上,头埋在膝盖里,肩膀一抽一抽的,虞毅好气又好笑。

他走上前,一屁股坐在她旁边:“你不跟我解释解释吗?”

“解释什么?”唐思手足无措地把沾满泪水的纸巾揉成一团扔掉:“你喜欢的是清清不是吗?”

“清清?!”虞毅蹙紧了眉,他发觉他有点不能理解她的大脑回路构造:“为什么我喜欢的是林清清?”

“我的第六感。”唐思抽噎着说出了理由。

完后,虞毅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他只能狠狠地揉乱她的头发:“林清清会跟我填一样的志愿是因为你曾经说过要和林清清上同一所大学。”

“还有你帮清清布置会场到两点。”她愣愣地说。

这么呆这么好欺负的唐思可不多见,虞毅继续使劲揉着她的头发:“同学之间的帮忙而已,不是她我也会这么做的。”

“你跟清清COS情侣!”看到一点苗头的唐思开始竖起了爪子,不依不饶。

“那只是巧合。”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还记得高中时图书馆的那个故事吗?”

“图书馆?”她微微一愣。

“高中的时候,我只是恰好出现在了你身边,我经常想如果当时出现的不是我,你会不会喜欢上那个比我先出现的人,”虞毅轻轻勾起嘴角,笑容无奈: “其实当时在顾佑班上,我也在,我知道你承受了多大的委屈。所以也知道你或许只是把我当成了救命稻草,你在水中扑腾太久,一旦发现可以攀附的东西就紧抓着不放了。那不是我要的感情,我不希望你在未来会后悔。”

明白了缘由,唐思嗓间突然就酸涩刺疼了起来,她勾勒出了所有的计划,唯独忽略了虞毅所担心害怕的真心,就像那位建筑学家,他设计了一栋完美漂亮的图书馆,却忘记了计算书的重量,一天又一天,总有一天图书馆会塌。

她眼眶中溢满了泪水,但依然努力寻找着他的身影,她一字一顿,异常认真:“虞毅,不是你就不行。”

不是他就不行,如果不是他,她或许到现在依然不敢玩自己喜欢的游戏;或许到现在依然放不下顾佑;或许会一直自暴自弃下去。因为种种特殊的巧合,她喜欢上了他,可也只是因为他,那些巧合才变得美好起来。

虞毅轻轻拥着唐思,下巴放在她的肩上:“嗯,我知道了。我不会再逃避,你也不要再胡思乱想。”

图书馆的最后一步终于计算出来,这回没有忘记书的重量,图书馆再也不会塌。

——完

标签

           

收录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