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

相亲插图

作者:水千户

1

大厅极大,此刻也全是人,不过却和平常宴会时摆得八仙桌不同,此刻厅内都是一张张小桌子,粉色的桌布旁摆了同样绑上粉色缎带的两张椅子。桌子极小,小到坐下的人轻松可以碰到对面人的膝盖。桌上干干净净,只有一个个号码牌。

一对对男女依次落座,随着讲台上高挂的计时器每次响动,男士们都要站起来换下一桌,重新坐下。

陈墨在新的桌子上坐下,看着头顶那硕大的“鹊桥会”的桥字,有些下意识地偏了偏头,他在寻思:仓促弄的这个活动,也不知道布场人员有多用心,万一自己和人家姑娘相亲聊得好好的,牌子突然掉下来,那自己可是没处说理去。

对面那姑娘看他这动作,眯起眼笑了:“没事,那牌子十分钟以后才会掉下来。”

陈墨惊讶地抬头看着那女孩,女孩撩了一下滑落到耳畔的头发,大大方方地冲陈墨伸手:“江瞳,你好。”

陈墨把手伸过去,却看那江瞳做了个奇怪的动作,她的左手往右手外侧极力伸出去,将路过一名服务生端着的盘子上掉落的一罐饮料正好接在手中,右手收回的时候,还恰到好处地把女服务生的裙子往下拽了拽——原本服务生的裙子掖进腰带里一些,看着就有碍观瞻,此刻已经好了。

可是,江瞳的视线应该被那托盘完全挡住,根本看不到女服务生出的这个糗才对啊?

那服务生还没说话,江瞳就笑着开口:“谢谢,是我点的。”

陈墨有些讶异地看着江瞳,江瞳若无其事地打开汽水喝了两口,眼角余光扫过陈墨放在桌上的车钥匙和手机,眼睛眯了眯,语气自然地说:“我没有超能力,别猜了。”

陈墨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赵无极是你的……?”

“什么?”江瞳纳闷地反问。

“什么?”陈墨也跟着问,然后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好意思地继续开口:“哦没事没事,我刚才被你吓到,所以走神了。”

“我还以为你要查我户口呢,不过既然咱们这都坐在相亲桌上了,那就勉为其难查一查你的户口吧,毕竟你坐的位置这么靠后,我还没和你接触过呢。”

江瞳说的话古里古怪,但她的神态气质却相当自在,仿佛这个相亲会的主人是她一样。

“这算是我在这不断重复的一天里留下的最糟糕习惯了,我想弄清楚这个会场所有人的所有事情。比如你看那边桌上那个姑娘,很漂亮吧?她的胸是假的……那边那个姑娘是不是也不错?她更夸张,今天穿了假屁股内裤哦,就是那种像内裤一样穿上,让人看上去有翘臀的硅胶垫子……”

陈墨脸上好奇的神色越来越浓重了,他仿佛很感兴趣,也很配合:“查我的户口?好啊,我叫陈墨,今年二十七岁,未婚,在……处户籍科工作。”

他对面坐着的江瞳没留意他含糊的几个字,身体轻轻一震:“户籍科,民警啊?”

“不是不是,虽然确实是公务员,但是不是那边,总之就是文件整理类的工作,其实挺没意思的。”陈墨赶紧摆了摆手,仿佛怕吓到江瞳,江瞳却摇了摇头,仿佛不太相信,“你一个小公务员,开这个车?自己买的?”

她用手指拈起桌上的豪车钥匙,在陈墨眼前晃了晃,陈墨有些赧然地笑了:“是我家公司里的,平时用来做接待的一辆车,那不是……来相亲的话看上去更体面一些么。其实做公务员就这点不好,我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开了一辆宝马去,被科里老大狠狠地教训了,后来我就换了一辆普通的车。”

“你‘家’的公司?”江瞳看上去更有兴趣了。

“啊,我父母开了个公司。”陈墨说了个大众都知道,也经常出现在电视广告上的名字,轻轻摇了摇头,“他们总希望我去接班,可是我觉得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更重要,所以现在努力上班养活自己呢。”

江瞳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墨,“如果不好好努力,就要回家继承千万家产,是这个意思吧?”

“比千万还多一点点……上次我爸和我说,好像有几百亿来着……”陈墨语气很淡,对面的江瞳却嘻嘻笑起来,仿佛很满意的样子。

她回头看看墙上那个计时钟,仿佛做了个决定,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对陈墨郑重开口:“陈墨,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奇妙的事情么?”

“什么奇妙的事情?”陈墨知趣地垫话。

“比如神仙啊,妖怪啊,外星人啊……‘阳寿契约’啊……”江瞳掰了掰手指,抬起头看着陈墨,“如果你觉得现在的人生很无趣,等下我可以带你去一个有意思的地方,看一些有意思的东西,然后我会和你提出一个比较过分的请求,不管你同不同意,其实都可以。”

“反正过了今天,还有今天。”江瞳微笑起来,脸上的表情却有些酸楚。陈墨看着她楚楚可怜的笑,感觉心抽痛了一下。

两人离开会场时,那高高挂着的“桥”字轰隆一声从上方掉了下来,差点砸到下面一个准备落座的男士。

2

中海市北方有一处风景不错的海滩,夏日时这海滩和海滩边的小镇一向人流如织,游客多得可以,现在初春时节,小镇上游客寥寥无几,看上去颇为冷清。

陈墨手握方向盘慢慢进入小镇入口的那条街,看着车窗外明亮的彩灯有些惊讶:“今天镇上搞什么活动么?”

“对啊,一年一度的迎春晚会,你一个中海本地人也不知道么?”

江瞳在副驾驶座上,手指玩弄着软软的头发,指了指路边,“车停在那里就行,我中午救了管这片的交警的老妈,老太太来给自家儿子送饭,本来应该被肇事车撞到的,但是我救下了她……所以即使你停在这里,也不会被开罚单的。”

陈墨不动声色地看了江瞳一眼,将车慢慢停在路边。

两个人刚一下车,陈墨就看到路边站着的那男人,那人扶着一名老太太,肩膀很宽,手腕还放了一件脱下来的警服,看到江瞳望过去的目光,端重地敬了个军礼,又轻轻鞠了一躬。

江瞳有点不好意思地摆摆手,拽起陈墨的手转身就走:“喏,就那个交警,他妈妈也住这镇上,每天中午都会来给儿子送饭,结果二十七号中午就被酒驾车给撞了,你别看这男人现在不苟言笑,他在病房外哭的样子啊,真的是……我看过三十几次以后,觉得于心不忍,所以每天都会救那老太太一次,毕竟也不麻烦,过去拉一把就得了。”

“每天?”陈墨惊讶地问。

“嗯,每天。”江瞳回过头,眼睛在黑暗的街景中反射着灯光,闪闪发亮:“现在我每天给自己安排的事情可多了,你想知道?”

陈墨看着江瞳,点了点头。

3

小镇上旅馆很多,但旅游淡季的时候,开着的并不是很多。这家小旅馆只有三层,但外面招牌不落俗套,内里装饰也温馨自然,看上去让人感觉很舒服。江瞳在旅馆门外阶梯上坐下,拍了拍身边的水泥地,陈墨就老实地过去坐在她旁边。

“如果你被困在同一天,你会做什么?”江瞳眼神中的凄苦又一闪而逝,她微笑着转头问陈墨,陈墨没有说话,江瞳就继续开口说,“我以前从没想过这个问题,直到我自己面临这个事实。”

“你听说过阳寿契约么?”江瞳显然没打算让陈墨回答这个问题,接着说下去,“那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传说签下它以后,人们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无论是富贵荣华还是长生不老,总之非常神奇。可是,没人提醒过我,阳寿契约并不是只会带来好事。”

“那时候,好不容易请的年假,却批在了这个尴尬的时间,我想来想去,还从没有一个人去冬天或者初春的海边住过,所以心里一热,就趁着这股冲动劲头在网上订下这家旅馆,来了中海。第一天过得很糟糕,行李差点在机场弄丢,好不容易找到以后,错过了来市内的机场大巴,好不容易打车来到镇上,几乎所有的店都关了门,我才发现没人宣传这时候来海边玩是正常的,太冷了。”

“我在那家小商店买了几瓶酒,打算喝了回去昏天黑地睡一觉,第二天下午起来去参加那个迎春晚会,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假酒,我醉得一塌糊涂,恍惚间记得自己好像从地上捡了一张叫阳寿契约的东西,签了。”江瞳摇了摇头,看看旁边一脸专注地等她说话的陈墨,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记住,以后不能随便从地上捡契约签哦。”

陈墨有些好笑地去抓她的手,却只来得及抓住几个指头尖,冰凉的指尖在陈墨宽厚的手心里划过,仿佛撩动了陈墨的心弦。

江瞳却把头转过去,眼神茫然地看着灯火:“第二天,也就是27号,我白天去中海市内逛了逛,参加了迎春晚会,其实这种小镇上的迎春会也没什么意思的,总之那一天就那么匆匆忙忙过去。”

陈墨有些疑惑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老老实实显示着:二月二十七号。

“第三天……不,”江瞳深深吸了一口气,浑身颤抖了一下:“第二个……27号开始的时候,我其实并没有察觉到,一直到那天下午,我都还过得浑浑噩噩,说是出来旅游,其实我更多时间都打算待在宾馆房间内玩手机来着。”

“可是那天晚上,熟悉的音乐和喧闹声出现了。”江瞳转过头去,远处镇中心适时传来了音乐的音乐声。江瞳指着远处那灯光苦笑着,“一模一样的音乐,但我以为只是昨天迎春晚会的余波,根本没在意。”

“不知道过了两个还是三个27号,我终于发现一件诡异的事,我每天看的新闻竟然都是同样的,我每天去微博蹲到的八卦热点事件也是……同样的。”江瞳抱了抱肩膀,低下头去,但声音并没有停,“很快我就发现,签下那个契约后,我的时间被停止在了这一天:二月二十七号。”

江瞳回头看着陈墨开口:“你肯定觉得我疯了吧?”

她低头看了看陈墨的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做起了热身活动:“马上时间就到了,我证明给你看。”

仿佛在印证她说的一样,街头那家小酒吧的门被人猛地踹开,一个人惊惶地向这边跑了过来,江瞳活动着身体,那男人本来只会和她擦肩而过,江瞳却转过身来看着陈墨,巧妙地伸出脚去,那奔跑中的男人措不及防,被江瞳伸来的脚一拌,就摔倒在地上。

“抓小偷啊——”的喊声,这时候才从酒吧敞开的门里传出来,那男人长得有些贼眉鼠眼,怨毒地瞪了一眼江瞳:“你给我等着!”就赶紧爬起来跑远了。

地上的一包东西散落在地上,有钱包,手机,还有手表。酒吧那边奔过来几个男女,看到地上的东西,抓住江瞳好一顿感谢,江瞳婉拒了他们请她去酒吧喝酒的请求,不过还是盛情难却,手上被塞进两杯热腾腾的咖啡。

她小心端着走回陈墨身边,递给陈墨一杯:“喏,喝吧,这小酒吧调酒师的调酒手艺马马虎虎,但是咖啡做得很香,有的时候我会过来喝一杯……这算是二十七号难得的福利了。”

陈墨端着咖啡,仿佛是被吓到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4

“总之,那之后我就重复过着这同样的一天。”江瞳在陈墨旁边坐下,小镇地势颇高,所以她能看到远处港口那闪着点点灯光的轮船缓缓驶过港口,“每一天都是同一天,其实一开始特别过瘾。”

“特别过瘾。”江瞳好像强调似的又重复一遍,“想想看,当一个人有了未卜先知的能力,也不过如此吧?那边麻将馆里有一桌搞海洋养殖的老板晚上会来玩,打得很大,只要摸清楚他们的习惯,不到一个小时我就可以赢几十万。最开始我都是晚上去那里,用最快的速度赢一大笔钱,然后去中海市内纸醉金迷一晚上。”

“后来我觉得来钱太慢,准确地说,是来得太晚,于是……”江瞳眼神黯淡下去,语气也跟着阴沉起来,“有什么关系呢,即使我做什么坏事,也根本不会得到什么惩罚,不管我是抢钱,骗钱,偷钱,还是为了得到足够我挥霍一天的钱去……杀人,都没问题的,睡过去,醒来,就又是二十七号。我还会从宾馆那个房间里醒过来,一切都仿佛没发生过。”

“但是这么做,很快就腻了。”江瞳摇了摇头,仿佛用这动作抛开一些黑暗的过往,“我度过了很漫长的一段痛苦的时光,很漫长。”

“然后我的心安静了下来,我开始发现,每天在小镇上都会发生一些事情,而假如我去做些什么,就可以改变它们……往好的方向。”江瞳的眼睛又开始闪闪发光,语气也欢快了起来,“比如那个从车撞了的,比如那边面包房被煤气爆炸烧死的胖老板,比如那对偷着放烟花搞浪漫却把自己车点着的笨蛋情侣,比如刚才那个小偷……被人感谢的感觉,真的很好。”

“而且最近我还找到了新的乐趣,就是咱们参加的那个相亲会,我想要摸清楚每个参加者的点点滴滴,然后重新帮他们配对。你看,今天就轮到了你。”江瞳笑嘻嘻地伸手锤了一下陈墨的胸膛,“我真没想到,还有个亿万富翁的儿子参加那场相亲会,如果早点碰到你,那我那个愿望早就能实现了吧。”

“什么愿望?”陈墨问了一句。

“等一下你就知道啦,走,时间也差不多了,走吧!”江瞳看了看时间,站起来拍打两下屁股,看了一眼停在小镇旁港口里的那艘大船。

5

江瞳熟稔地带着陈墨,在镇上的建筑构成的巷子里三拐两拐,来到了一个破旧的仓库前,仓库门开着,上方挂了两串彩灯,门内有音乐声和欢笑声向外传出来。

江瞳指指镇中心,又指指这个仓库:“这边是镇上人才知道的缩小版聚餐会,不是特别熟悉的人不知道这里的。”

她拉着陈墨的手走进仓库,陈墨和仓库门口那挽了个奇怪发髻的青年男人擦肩而过,互相点了点头,江瞳看着那青年男人也愣了一愣,但仓库里爆发出的欢呼声顿时让她没办法再在意。

“哎呀,是江瞳,你今天可救了我一条命!那煤气罐都着火了,你胆子可真大,提起来就跑,噗通就扔海里去了,厉害!”

一对小情侣挨挨蹭蹭地走过来,语气感激:“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们贷款买的车就要被烟花烧毁了。”

“我怎么跟你说的来着,就不该在车里玩烟花!”

“哎呀,又怪我!”

一群人涌了过来,把江瞳围在正中,江瞳开心地笑着,等到喧闹声好歹降下去一点,这才从人群里钻了出来。人群看看她走向的陈墨,善意地散开了。

她走回来抓着陈墨的手,在仓库里摆好的椅子上坐下,语气诚挚:“陈墨,现在你相信我了么?”

陈墨盯着江瞳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点头:“嗯。”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我有个愿望?”江瞳微微扬起头看着陈墨,语气非常正经,“你看到港口那艘船了么?我一直想租下它来,试试看开着那船,我能不能驶出中海市,如果能驶出中海市,我可不可以逃出这无限循环的一天,也许可以,也许不行,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但是那艘船的船主始终不肯答应我,而那艘船是这港口里最大最快的一艘船,那船主说,除非我买下他的船,至少也要拿出足够买下那船的押金给他,他才肯答应把船给我用一天。”

“一千两百万,就算我去抢探索出来的富商的家里,也没有那么多钱。”江瞳无奈地摇摇头,又期冀地望着陈墨,“你可不可以借给我一千两百万,帮我……试试看能不能逃出二十七号?”

江瞳一边说着,一边有些不好意思地把手机上的银行账号亮了出来。

陈墨微笑起来,立刻爽快地拿起手机,打开了软件转账。

江瞳脸上泛起一丝喜色,她站起身来拍了拍陈墨的肩膀,语气有些激动:“谢谢,我先去买几瓶酒,等一下我们一起去找那个船长……你肯陪我出海么?”

陈墨脸上的微笑更明显了,他点了点头。

江瞳轻巧地跳起来:“耶!那你在这里等我哦,哪里都不要去。”

陈墨看了看门口,又点了点头。

江瞳出去的时候,门口那发髻男也跟着出去了,陈墨坐在那里,安静地等待起来。

6

过了不到五分钟,江瞳就回来了,她走进仓库,身后那发髻男一闪身也跟进来,在仓库门口安静站住,江瞳却顾不上去管他,而是径直走到陈墨面前,面色铁青地把手机递给陈墨看:“陈墨,你觉得这个玩笑很好笑么?”

手机上清清楚楚地显示着:您已收到汇款,1.2元。

陈墨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条斯理地拉开领带,做了一晚上闷葫芦的他,终于开口了:“那可是我咬着牙从工资里拿出来的,大小也是钱啊,好歹能买一包卫生纸的好吧。”

江瞳背后,那发髻男伸手把住仓库门,用力拉上,难听的吱嘎声顿时让仓库里喧闹的人群住了嘴,一群人愣愣地看着发髻男从地上捡起半根钢筋,嘴轻轻翕动,那钢筋就像活过来一样,在仓库门把上缠绕两圈。他身上不知何时,换上一身青色道袍。

“……你是谁?”江瞳这时候才注意到年轻道士,道人也不说话,只是眼神轻蔑地看了江瞳一眼。

“他是我同事,你请来的这个表演团队估计是外包了好几趟,演员互相之间不认识肯定正常,所以他很容易就混进来了。”江瞳背后,陈墨开了口。江瞳猛地转过身看着陈墨,看着他一边叹气一边从衣兜里掏出一个袖箍,戴在胳膊上。

那一群“镇民”中蠢蠢欲动的一两个人立刻就住了手,浑身哆嗦起来。

陈墨弹了弹袖箍上“管理处”的字样,转过身严肃地看着人群中那刚才有所动作的人,手指遥遥点了过去:“这次年初查暂住证,你们几个小妖怪突然出了辖区不知所踪,我还以为你们被什么大妖抓走吃了,闹了半天是跑来伙同这些人一起骗钱!”

那看上去颇为憨厚的,刚才还自称是面包店老板的中年男人一脸苦相,十分习惯地双手抱头往地上一蹲:“报告政府,我……我要做污点证人!”

“只有管理处两个爪牙在这里,咱们不要怕,跟他们拼……”人群中那声音还没说完,仓库里突然青光一闪,道人守在门口的身影模糊了一下子,人群中就有人哀鸣一声,带着满口鲜血跌了出去。

道人眼神冷冽地盯着眼前众人,不耐烦地看了一眼陈墨:“啰嗦什么,赶紧完事,贫道今晚上约了王山下副本。”

陈墨摆摆手,转过头看着满脸呆滞的江瞳:“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诈骗计划滴水不漏,不可能被我看穿?不得不说,你的演技真的很棒,而且你很聪明的是,利用了人们的盲从心理。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谎,那么很难取信对方,但假如一群人都众口一词的对同一个人说谎,那么对方就很难不去相信,如果我是个普通人,搞不好真的就信了。”

“可是你说你签下的契约让你无限循环这同一天,这就奇怪了。”陈墨盯着江瞳,继续说,“据我所知,那契约首先是外国契约,其次,已经被一个叫赵无极的人签下了,而那个人现在都还没出现。所以从下午相亲会上你开始你的表演,我就问你认不认识赵无极。可你看上去不认识,也就是说,你没有签过契约。”

“那如果你没签下那阳寿契约,你说的一切,就都只是谎言了。”陈墨走过去,轻轻拍着江瞳的肩膀,“敢骗管理处的人,你可以的啊你,如果不是这次户籍科派我出来办事,还撞不破你这骗局呢。”

“所有人蹲下,双手抱头!”陈墨突然爆喝一声,指着几个身躯颤抖的,人群中的人,“妖怪都现原形,把暂住证拿出来!”

7

过了好久,仓库门被人嘎拉拉推开,陈墨和那年轻道人从门里走出来,仓库里灯光熄灭,漆黑一片。年轻道士突然一转头,看着仓库边角站着的几个人,正是相亲会上那女招待,还有另一个陈墨眼熟的,他记得那人是相亲会的布场人员。还有一个,不就是之前在酒吧偷了钱包跑路被江瞳截住那“小偷”?

年轻道士手指伸出来,轻轻在空中点了点,那几个正在望风的江瞳同伙,立刻瘫软在地,晕了过去。

“那几个小妖怪明天处理?”

“行啊,反正他们也不敢跑。”

“这伙骗子怎么办?”

“他们还有些用处,我带那个江瞳和几个同伙回去,其他人洗掉记忆放了算完。”

“行。”

简短的交谈后,那青年道人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来一把剑,踩着浮了起来,他捏起一道符箓飞进仓库,仓库中白光一闪,稍后道士如电般从仓库里飞出来,白光在仓库角又一闪,很快向上飘飞,化作夜空中一道青光。

陈墨看着那遁走的青光,笑着骂了一句:“网瘾道士,王山这家伙害人不浅。”

他转身慢慢向小镇主干道走去,他的车还停在那里呢。

电话响了,陈墨有些不耐烦地接起来:“啊,妈,我去了,我真的去了相亲会。”

“我没有天天忙工作,我真的听你的话去了相亲会啊。”

“什么,成果?没有。”

“好啦好啦,你别着急,儿媳妇会有的。”

挂断电话,陈墨无奈地摇着头,嘴里自言自语:“要不找只狐狸,租几天带回家让老妈安安心。”

“不行啊,现在在地球的狐狸全都是大大小小的明星,我妈不认识,老爹还能不认识?”

“难办啊……啊?诶?”

陈墨看着小镇主干道上自己开来的车,抓起车雨刷夹着的罚单,欲哭无泪:“那个叫江瞳的骗子,我特么……不是说不会被贴罚单的么,靠……”

标签

           

收录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