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记:大男子主义的你

相亲记:大男子主义的你插图

作者闲静少言

1

夏晓萱最近很头疼。

作为一名新任幼师,她遇到了家长界的泥石流。

她交代小朋友们带一盆绿植装点教室,别的小朋友不是带多肉就是带仙人掌,唯独周洛洛小朋友,在花店员工的配合下,搬来了一盆一米多高的发财树。

她交代小朋友们带水生动物来课堂,近距离接触大自然,别的小朋友不是带了小金鱼就是小乌龟,唯独周洛洛小朋友,带了一只澳洲进口,准备今晚下锅的大龙虾。

当然,这些夏晓萱都可以忍受,但周洛洛的家长在家长群里公开怼人,妨碍她的教育工作,就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比如今天,她没收了周洛洛最新款的桃子手机,并在家长群强调:“可以给小朋友戴儿童手表方便联系,但是太贵重的手机就不要给他们了。容易丢失不说,上课时还会分心玩手机。我已经没收了部分小朋友的手机,放学时家长们记得来认领哦。”

家长群清一色回复了“收到”,夏晓萱刚满意地点点头,这时群名片叫“周洛洛的舅舅”就回复道:“不用,我已经给他重新买了一部。”

看看,这说的是人话吗?

有钱了不起哦。

夏晓萱气呼呼地关掉手机,偏偏周洛洛小朋友毫无眼力见儿,笑嘻嘻地跑过来抱住她的大腿,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仰头问她:“夏老师,我舅舅是一个大帅哥哦,你长得好像他前女友,要不要我介绍你们认识啊?”

童言无忌。

夏晓萱完全没当真,蹲下身笑着纠正他:“你这样牵红线,你舅舅可是很难找到女朋友的。”

周洛洛大概只听懂了后半句,奶声奶气地强调道:“我舅舅真的是大帅哥,很多人追的!”

“嗯嗯,老师相信你。”夏晓萱不想打击孩子的自尊心。

就他舅舅近日的行事作风,一看就是个自大狂妄的钢铁直男,更何况已经沦落到连五岁的娃娃都要操心他的人生大事,夏晓萱实在很难相信周洛洛的话。

“那我这两天就安排舅舅和夏老师相亲!”周洛洛攥紧小拳头,目光坚定地说。

夏晓萱完全没有把周洛洛的话放在心上,可是她却没想到周洛洛是个行动派,没两天就因为上课过分调皮捣蛋被其他老师告了状,让她和周洛洛的家长谈一谈。

被“请家长”的周洛洛小朋友十分兴奋,当天放学就领着自家舅舅往办公室赶,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夏老师,夏老师,人我给你带来啦,你快来看看满不满意!”

夏晓萱抬头往门口一望,当即愣在原地。

周洛洛口中的舅舅的确是位帅哥,唇红齿白,剑眉星目。他身着黑色西装,脚穿黑色皮鞋,只是简简单单地站在那里,也足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而周洛洛另一句话就有些出入了。

不是好像,她是他舅舅货真价实的前女友。

2

夏晓萱和苏穆的第一次相遇,是夏晓萱人生中最狼狈的一天。

她的闺蜜在酒店兼职钢琴演奏,前一晚吃坏了肚子在医院挂水,想到夏晓萱钢琴怎么也算过了八级,就求她临时顶替一下。

夏晓萱是钢琴八级不假,但那也是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的她每天在学前教育专业的熏陶下,最拿手的曲目是《两只老虎》和《小星星》。

抵不过闺蜜的软磨硬泡,夏晓萱苦练了一晚上的《贝多芬交响曲》,第二天赶到现场,曲子弹了一半,才发现这场酒会,她的男友徐阳生也在场。

他手搂着一名成熟女性的腰,头贴在女子的耳边,不知道是说了些什么,惹得女子娇笑两声,转头直接吻上他的唇。

夏晓萱看得胸口一堵,当即弹错了几个音符。

拉小提琴的同事不满地看了夏晓萱一眼,夏晓萱不在乎,甩手站起身,直直冲着徐阳生的方向走去。

路过服务员时,夏晓萱端起他托盘里的一杯红酒,二话不说就冲着徐阳生泼了过去。不想力道过大,不仅泼到了徐阳生,还殃及了徐阳生身后无辜的男子。

“你有病啊!”

“小苏总,你没事吧?”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夏晓萱此刻顾不上发泄了,她无视了抓狂且错愕的徐阳生,拿起餐巾纸替男人擦拭起水渍来。

男人身材很好,即使穿着黑色西装,夏晓萱也能感受出他肌理分明的胸膛。

不过夏晓萱没有心思想这些,只一边慌乱地替他擦水,一边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放手。”头顶上方是男人刻意隐忍的声音。

夏晓萱拿着纸巾的手顿了顿,她抱歉地抬起头,面前的男人有一张极为俊朗的脸,眼眸深邃,棱角分明,却也写满了疏离。

夏晓萱还要再说声抱歉,身后倒是先有女声响了起来:“我家阳生也被你泼了酒,你看不见吗?”

“算了吧璐璐,我们不计较了。”徐阳生劝道。

“这怎么能算了?也就是你心软,这家酒店请的什么伴奏,不好好弹钢琴跑这来泼酒,简直是个疯子!”被唤璐璐的女子不依不饶道。

夏晓萱指甲掐进肉里,她转过身,目光落在徐阳生脸上,“徐阳生,你有没有要和我说的?”

“你们认识?”女子奇怪。

“怎么会?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徐阳生否认得干脆。

夏晓萱看着徐阳生身边的女子,三十来岁的年纪,妆容精致,一身名牌,能来这场酒会的都是各界名流,徐阳生这是傍上富婆了啊。

而就在两天前,他还因为她买了一支口红和她争吵过:“你这个专业,将来只能去当幼师,干着保姆的活工资却少得可怜,你再这样花钱大手大脚的,以后难道要我养你吗?”

夏晓萱想,大概那个时候起,徐阳生就已经想好退路了。

她忽然就不想再去争什么了,她转身,拿起自助区的红酒,一瓶接一瓶地喝起来。

等大堂经理找到她的时候,夏晓萱已经喝得烂醉。

可该有的道歉不能少,大堂经理扶着她走到苏穆面前,在她耳边小声道:“你惹到的可是苏氏集团的未来继承人,你知道光你弄脏的那件西服就值多少钱吗?”

“不就是一件破衣服吗?多少钱?我赔你就是了!”酒壮怂人胆,夏晓萱嚷道。

苏穆原本就没打算要她的赔偿,只是大堂经理总觉得欠他一个交代,可如今听到夏晓萱这么说,他反倒来了兴趣,反问道:“巴黎设计师高定西装,你觉得值多少?”

夏晓萱一噎,忽然蹲下身子,“哇”地哭出声:“你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

苏穆被吵得头疼。

那是他第一次见识到一个女生原来可以这么不讲道理。

3

夏晓萱虽然酒品不好,但好在喝酒不断片。第二天醒来,看着陌生的房间,一下就想起来自己昨天做过的糗事。

她在酒店发酒疯也就算了,后来苏穆好心收留她,她甚至没忍住吐了他一身。那件巴黎设计师高定西装,算是彻底报废了。

恰巧这时房门被推开,夏晓萱望着一脸阴沉的苏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苏穆显然不关心夏晓萱是怎么想的,只是面无表情地问道:“醒了?”

“醒了。”心虚的夏晓萱格外乖巧。

“醒了还不走,是准备我留你吃早饭?”苏穆说话丝毫不留情面。

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夏晓萱也不生气,只是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你那件西服很贵吧?你给我个银行卡号,我以后分期还给你。”

夏晓萱发誓她说这话时绝对没有动半分歪心思,苏穆却笑了。

他本就俊朗,这一笑更是蛊惑人心,只是笑容不达眼底,看上去便有些凉薄,“你追求人的手段,未免太低级了。”

“你少自以为是!”夏晓萱终于忍不住了,气呼呼地离开。

那是F市地段最贵的小区,夏晓萱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来过。

这就像是一道分水岭,清晰地划出她和苏穆的两个世界。夏晓萱本以为,他们至此以后永远也不会有交集,可是没想到一个月后的暑假,夏晓萱又撞见了苏穆。

那时,夏晓萱因为参加了社团组织的公益活动,前往儿童福利院报到,准备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志愿者活动。

她来时已是下午,孩子们正在操场做游戏,夏晓萱在院长的带领下一同过去,见到被孩子们簇拥着的苏穆后,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

这怎么也不应该是这位公子哥该来的地方啊?

大概是见夏晓萱表情有些奇怪,院长介绍道:“这是苏氏集团的项目总负责人苏穆,福利院残障儿童的假肢都是苏氏集团提供的,小苏偶尔也会来看看孩子们术后的恢复情况。”

院长说完又和苏穆道:“这是我们院里新来的志愿者夏……”

“夏晓萱。”苏穆接过院长的话,似笑非笑道,“怎么,上次的手段行不通,这次干脆追到这里来了?”

这男人到底为什么自我感觉这么良好?

夏晓萱被气得说不出话。

院长笑得意味深长:“既然你们认识,那我也就不多介绍了,小姑娘勇气可嘉,加油啊!”临走之前,他还拍了拍夏晓萱的肩膀。

夏晓萱觉得她是解释不清楚了。

据院长所说,苏穆一个月也就来两三趟福利院。夏晓萱刚松口气,谁想苏穆最近来福利院的次数却越来越多。为了以证清白,夏晓萱每次撞见都会离他两米远。

苏穆话少,对待孩子却尽心尽力,每次来都会带许多的零食玩具,陪孩子们聊天谈心,最后看他们的恢复情况,认真记录数据。

这时候的苏穆不再西装革履,却比任何时候都耀眼迷人。

日久生情这话不假,夏晓萱承认她心动了。

但也仅此而已。

这天福利院有一名叫瑶瑶的孩子不见了,天空下着雨,院长召集所有人去寻找,夏晓萱冒雨找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在一家超市门口找到了人。

瑶瑶本就瘦小,身上又被雨淋透了,整个人蜷缩在超市门口,夏晓萱看了鼻尖不由一酸。

她快跑过去在瑶瑶身边蹲下,小声问:“怎么跑这来了?”

瑶瑶脸颊湿了一片,也不知道是雨还是泪,只是呜咽着说:“我看到妈妈了,我追着她到超市,可是她有新的孩子了,她给他买零食和玩具,却不认我了,我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

夏晓萱手忙脚乱地替瑶瑶擦眼泪,“怎么会呢,你还有我们。你跑丢了,大家都担心得不得了……”

夏晓萱说到最后,自己先哭了起来。

苏穆刚从超市采购完出门,就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哭得起劲。

那是他第一次见识到一个女孩会这么能哭。

雨越下越大,苏穆出于人道主义,把两人接到自己家让她们洗了个热水澡。

瑶瑶大概是跑累了,没多久就在客床睡着了。

屋内很安静,夏晓萱穿着苏穆的衣服站在烘干机前等自己的衣服干。

她身材很好,宽大的白色衬衫堪堪遮到大腿根,露出她笔直修长的双腿。

苏穆不动声色地移开眼,提醒她:“女孩子要矜持,色诱的手段要不得。”

是不是她做什么都是在勾引他?

夏晓萱气笑了,刚要反驳,就看到苏穆不自然撇开头,继续道:“我知道你喜欢我,我可以同意你的追求,但也仅仅是谈恋爱。”

夏晓萱愣在原地,苏穆又恢复了平日冷漠的一张脸,淡淡道:“如果你接受,我们就开始。如果不可以,就请你停止喜欢我。”

夏晓萱其实没明白事情为什么会演变成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摆在平日,她应该会和这个自大又自负的男人好好理论一番,可是现在,她却做不出多余的思考

她想,喜欢就在一起,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成年人的恋爱,没必要患得患失。

所以,她坦然道:“我接受。”

4

夏晓萱现在想,她当时脑袋一定是被门夹了,才会答应谈这场没有未来的恋爱。

而如今不过才隔了两个月,她就以见家长的方式再次遇见苏穆,夏晓萱几乎想要立刻走人。

周洛洛显然不知道内情,十分兴奋地主持着这场别开生面的相亲会:“这是我舅舅苏穆,夏老师我没骗你吧,是不是长得很帅?追求我舅舅的人可多了,为了照顾她们,舅舅每半个月都会换一次女朋友。”

“每半个月换一次?”夏晓萱抓住了重点。

“是啊,很抢手的!”周洛洛点点头,抓紧推销道:“夏老师你满意要尽快出手哦,舅舅最近相亲,每个小姐姐都对他很满意的。”

“相亲?”夏晓萱又抓住了重点。

她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往门外走,手却被苏穆拉住。

他的手一如既往的温暖厚实,夏晓萱一怔,就听到他问:“吃醋了?”

他声音淡淡的,清澈好闻。

几个月不见,他自大狂妄的劲儿真是一点都没变。

“我疯了吗?”夏晓萱瞪他一眼,说完甩开他的手,快步离开。

等到确定没有人看到自己了,夏晓萱才沿着墙壁,缓缓蹲下去。

周洛洛是这学期突然转过来的插班生,她早就删了苏穆的微信,自然也想不到,家长群里处处和她作对的,居然是苏穆。

这世界,真是太小了。

好在第二天就是周末,夏晓萱独自在家平复心情,不想手机却接到一通陌生的电话。

“夏老师,我是周洛洛。”电话那头,周洛洛小声道。

“有事吗,洛洛?”

“我在西街的咖啡厅,我和舅舅走丢了,你能来接我吗?”

夏晓萱很想问问为什么不直接打给他舅舅,可是周洛洛丝毫不给她提问的时间,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虽然满肚子疑惑,但总归不能放任五岁的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夏晓萱认命地从家里出门抵达咖啡厅。

刚推门进去,就看到周洛洛扑腾着小短腿向她奔过来,边跑边哭道:“妈妈你总算来了,爸爸背着你去相亲,不要我们母子了,呜呜呜… …”

夏晓萱震惊地停在原地,周洛洛已经上前牵住她的手,拽着她走向不远处的一张餐桌旁,双手叉腰,奶声奶气地说:“就是这个坏女人要抢走爸爸!”

夏晓萱抬头,面前的女子一头黑色波浪卷发,五官艳丽,很是漂亮。

只是此刻,她脸上也写满了震惊:“你有孩子了?”

苏穆不答,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夏晓萱脸上。

不否认,就是默认了。

女子一下就明白了,拿起包就往外走。

咖啡厅很安静,周洛洛这么一闹,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他们身上。

夏晓萱刻意避开苏穆目光,“你为什么不和她说清楚?”

“夏晓萱。”苏穆打断她的话,“你想复合可以直说,没必要利用一个孩子。”

夏晓萱觉得,她和苏穆真的没有办法交流。

5

夏晓萱回到家后又宅了一天,第二日去上班,本来想着等周洛洛过来,一定要认真和他说清楚,不要再自作主张替她和苏穆牵红线,谁想左等右等也没有等到人。

夏晓萱又看了眼家长群,确定苏穆没有替他请假后,深吸口气,终究是加了他的微信,等验证通过后,拨打了微信电话。

“有事?”苏穆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夏晓萱索性开门见山道:“周洛洛今天为什么没来?”

“怎么会?我亲自开车送他到校门口的。”苏穆沉声道。

他话音刚落,两人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夏晓萱急忙跑去保安室调监控,发现周洛洛从苏穆车上下来后并没有进幼儿园,而是转而走向不远处的公交站台。至于坐了几路车离开,监控就拍不到了。

苏穆当机立断报了警,夏晓萱心里担心,忽然想到周六那天周洛洛打给她的陌生号码,她试探着打过去,电话响了三声后,居然接通了。

电话那头是周洛洛怏怏的声音:“夏老师。”

夏晓萱松了口气,问道:“周洛洛,你人在哪里?”

周洛洛犹豫了三秒才说道:“夏老师,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别和舅舅说哦。”

夏晓萱赶到游乐园的时候,周洛洛正坐在售票处对面的花坛边上。他个子矮,小短腿悬空晃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到人,夏晓萱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她走上前,强忍住揍人的冲动,批评道:“周洛洛,你现在才五岁,怎么能自己往外跑?遇到坏人怎么办?你知不知道老师和你家人有多担心你……”

“夏老师。”周洛洛小手扯住夏晓萱的衣袖,眼眶红红的,“你能不能帮我买一张游乐园的门票呀,我没有钱。”

他这么说,夏晓萱就知道她刚刚那段话周洛洛是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可是看他瘪着小嘴,泫然欲泣的样子,再多的指责,她也说不出口了。

“老师可以帮你买门票。”夏晓萱开始和他讲条件,“但是你在这里的事,必须让你舅舅知道。”

“好吧。”周洛洛妥协了。

这期间,夏晓萱总算弄明白了前因后果。

今天上午,周洛洛的父母因为工作又要出差一周,可是在这之前,他们答应过周洛洛周末会陪他去游乐园。

说话不算数是大人们的特权,周洛洛却不买账。

他赌气地想,大人不带他去他就自己去,有什么了不起的?

可是周洛洛不知道,游乐园是要收门票的。

夏晓萱哭笑不得,苏穆就在这时候赶过来。

他刚板起脸要批评周洛洛一番,后者已经快一步牵起他和夏晓萱的手,一蹦一跳地往游乐园里走,“夏老师买了三张门票,我们不要浪费,晚上回去你再批评我。”

夏晓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转过头,苏穆就在她右侧,阳光落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包裹得他温暖而明亮。

这是时隔两个月后,夏晓萱第一次这么认真地打量苏穆。

他比从前还要清瘦几分,可那张脸还是好看得无可挑剔。

大概是感受到了夏晓萱的视线,苏穆转过头,目光交汇的那一瞬间,夏晓萱只觉心口像是触电一般,激得她当即收回视线。

她再也不敢正面看他,只是偶尔余光瞥见,苏穆嘴角便总是带着笑的,夏晓萱实在想不明白他这是在高兴什么。

心情很好的苏穆显然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抢走了夏晓萱买给周洛洛的情侣款玩偶帽子,不顾周洛洛的反对执意要进鬼屋,坐摩天轮时把周洛洛从夏晓萱腿上拿开,自己坐在她的边上……

夏晓萱合理怀疑苏穆是打着陪周洛洛玩儿的名号在和她约会

在玩了五六个游乐项目后,周洛洛小朋友彻底走不动路,他指使苏穆去给他买饮料,自己拉着夏晓萱坐在长椅上休息。

“夏老师,我得向你承认错误。”周洛洛突然说,“我舅舅没有半个月换一个女朋友,也没有和很多人相过亲,这些都是我编出来引起你的危机感的。”

“人小鬼大。”夏晓萱好笑,“那上次你骗我去咖啡厅,又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不想舅舅被别人抢走。”周洛洛抬起头,看着夏晓萱认认真真地说:“夏老师,从幼儿园和你见完面回来,舅舅就一直很高兴,尤其是今天,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开心,他肯定特别喜欢你。”

6

因为周洛洛耽误了一天,夏晓萱这天干脆和校长请了假。

第二日夏晓萱前脚刚踏进幼儿园的大门,就有家长冲进来提起她的衣领往墙上撞。

“老子给你们交钱就是让你打我儿子的吗?老子打死你!”

变故太突然,夏晓萱毫无防备,这一下直直撞到后脑勺,眼前瞬间黑了一片。

可是那名家长显然还没有解气,抡起拳头就要往夏晓萱脸上砸。

夏晓萱哪里抵得过一个成年男人的力气,眼看又要挨上一拳,一双手却先一步握住男人的拳头,顺势将她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受伤了吗?”两人靠得近,男人说这话时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她脸颊上。

夏晓萱这会儿总算缓过劲儿来,她闻声抬起头,苏穆皱着眉,脸上写满了担心与不悦。

“坏人,叫你打夏老师!”周洛洛稚嫩的声音紧接着传了过来。

夏晓萱转过头,周洛洛正挥舞着小拳头向那打人的家长冲过去。

“周洛洛!”夏晓萱生怕他伤到自己,急忙上前把人抱住。

那家长见状冷笑道:“别在这里假惺惺,你打我儿子的账还没算清楚呢!”

“别说没打,就是打了,伤了她,你几个儿子也不够赔。”苏穆开口,语气依旧是淡淡的,可那双眸冷冽,莫名就叫人胆寒。

夏晓萱听了,眼眶有些发热。

做幼师的辛酸和委屈,家长从来不会感同身受,这还是她入职以来,第一次有人站出来,不讲道理地替她出头。

苏穆见她没反应,还以为是伤到了哪里,强压下怒气,搂过夏晓萱准备去医院。

夏晓萱再三强调自己没事后,他才退一步决定报警。

一见警察来了,那家长的孩子自己忍不住,先吓哭了,断断续续地说:“对不起夏老师,我身上的伤是我昨天放学后和别的小朋友打架弄伤的,我怕爸爸知道了打我,所以才撒谎说是您打的。”

那家长越听脸色越黑,最后抡起袖子追着那孩子绕幼儿园跑了两圈。

一大早就遇上闹剧,夏晓萱觉得心累,她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又和苏穆道谢:“刚刚谢谢你帮我。”

“我不帮你谁帮你?”苏穆脸色依旧很不好看,“你这周末有空?”

“干什么?”

“我替你联系跆拳道教练,你这周过去练习。”

夏晓萱简直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为什么?要不是我今天怕周洛洛又偷跑出去,亲自送他进来,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好端端地和我说话?”苏穆说到这里顿了顿,语气忽然软了下来,“夏晓萱,你别叫我担心。”

夏晓萱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苏穆这男人,总是能轻而易举就叫她丢盔弃甲。

公司还有事,等事情解决后苏穆就离开了,夏晓萱这一天却都因为苏穆那句“别叫我担心”而精神恍惚。

她其实不太明白苏穆的意思。

他在以什么立场担心她呢?

莫名其妙就复合了不成?

况且,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根本就没有解决。

大概是公司事情太多,放学后苏穆并没有出现,过来接人的是周洛洛的外婆。

“外婆!”周洛洛兴奋地扑到苏太太怀里,苏太太揉了揉他的脑袋,又把他交给一旁的司机,然后她望着夏晓萱正色道:“夏老师,我们谈一谈吧。”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夏晓萱有些无奈地想,最大的问题还是来了。<mark></mark>

7

和苏穆确认恋爱关系后,夏晓萱才发现,苏穆这人,平日里不显山露水,熟悉后却是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

他不准夏晓萱在除他以外的人面前穿超短裙,不准她和除他以外的男性交谈超过五句话,甚至于在看到有男生发给她的表白短信后,干脆没收了她的手机,义正辞严地说:“你不配拥有手机。”

夏晓萱时常被苏穆弄得哭笑不得。

当然这些不过是情侣间的小打小闹,夏晓萱很少有较真的时候,偶尔还会乐在其中。

这样过了近一年,夏母突然打电话来,说是让她抽空回一趟家,家里替她安排了一场相亲。

此时的夏晓萱已经大四,正在一家私立幼儿园实习,成家立业这两件事,对于夏母来说,自然是前者更加重要。

夏晓萱很是头疼,“妈,我和你说了很多遍,我有男朋友!”

“少拿这个理由糊弄我,你有男朋友,这一年怎么都没有带回家给我看过?你千万不要因为徐阳生,以后都不敢谈恋爱了呀。”

“和徐阳生没关系,我真的有男朋友了!”夏晓萱不厌其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可她想到母亲说的话,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别说没有把苏穆带回家,就连苏穆长什么样,是做什么的,她都没有和夏母透露过,也难怪她会怀疑。

只是夏晓萱没办法把苏穆介绍给家里人,因为这场恋爱从一开始,他们就说好了,只恋爱,不结婚。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婚姻却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堂堂苏氏集团继承人,未来的妻子,怎么可能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幼师呢?

苏穆下班回家,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的夏晓萱。

他走到她身边坐下,伸手将她搂进怀里,“谁惹你不高兴了?”他说着,作势要去吻她的唇。

夏晓萱却避开了。

她抬眼望着他,状似不经意地问:​​“苏穆,你会娶我吗?”

苏穆一顿,“你想结婚了?”

“怎么可能?我疯了吗?”夏晓萱口是心非。

因为在话问出口的那一瞬间,她就从苏穆的眼睛读出了不解与诧异,哪怕他不回答,也清晰地给出了他的答案。

这之后不久,苏穆突然忙碌起来,夏晓萱时常找不到他人。她心里困惑,却也没有多想。

到学校拿毕业证书那天,夏晓萱又遇上了徐阳生。

他们本就是在学生会认识的,只是许久不见,夏晓萱再见他,早就没有任何感觉了。

徐阳生却憔悴了许多,他拦住夏晓萱,自顾自道:“我和璐璐分手了,我们复合好不好?”

夏晓萱根本不想搭理他。

“你和苏穆在一起是不是?”徐阳生却突然道,“你以为他会给你未来吗?你别傻了,璐璐就是因为他才和我分手的。他们两个最近走得很近,你大概不知道吧?”

“你说什么?”夏晓萱怀疑自己听错了。

难怪最近总是找不到苏穆,原来是另寻新欢了啊。

徐阳生看她表情就明白了,“你也有察觉到是不是?夏晓萱,我们和他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只有我是最适合你的,你说是不是?”

他说着,走上前去搂夏晓萱的腰。

夏晓萱还没来得及推开他,手就被另一双手拉住,扯进一个厚实的怀抱。

“夏晓萱,我不是说过,不准和我以外的男性靠太近吗?”苏穆蹙着眉,心情很是不爽。

他好不容易抽空出来,就是为了参加夏晓萱的毕业典礼,谁想一过来,就看到她和前男友搂搂抱抱。

夏晓萱却不买他的账。

她从苏穆的怀里挣脱开,认认真真地说:“苏穆,我们分手吧。”

“夏晓萱,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穆好看的眉又蹙紧几分,“就为了你这个不着调的前男友?”

只许州官放火,不需百姓点灯,这男人,真是独断专权得可以。

夏晓萱想,这场没有未来的恋爱,该画上句号了。

所以她挽上徐阳生的胳膊,硬着头皮说:“是,我和徐阳生复合了。”

8

虽然当时只是意气用事,事后夏晓萱也再三和徐阳生强调他们之间绝无复合的可能,可是和苏穆分手,已经是既定的事实。

毕业后她考入一家公立幼儿园,如果不是因为周洛洛,她和苏穆大概也不会再见面。

苏太太这次过来,夏晓萱猜想,大抵是和过往那些电视上演的那样,劝她和苏穆分开的。

两人去了距离幼儿园不远处的一家茶馆,苏太太显然是有备而来,人一进到包厢,就有服务员端着一壶上好的龙井替她们沏茶。

等服务员忙完离开,苏太太就从包中取出一张支票,递到夏晓萱的面前。

“这里是一百万,希望你和我儿子……”

果然和夏晓萱想的一样。

她当即打断苏太太的话,“您不用再说了,我同意您的要求,这钱就不必了。”

“你真的答应了?”苏太太显得很高兴,她笑着又把支票递给夏晓萱,“你答应了这钱就更应该收下了,你不收我和你爸妈也没法交代的呀!”

答应和她儿子分手,也没必要这么高兴吧?

而且……

“这和我爸妈有什么关系?”

“胡闹,怎么没关系?你答应嫁给我儿子,这见公婆的改口费总要收的吧!”

“我什么时候……”

“妈,你又背着我在做什么?”包厢的门突然被打开,苏穆走进来,像护小鸡仔似的把夏晓萱护在身后。

要不是周洛洛偷偷告密,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做什么?我帮你追媳妇儿呢!”苏太太一脸鄙夷地望着苏穆,“就你这进度,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

苏穆语气同样鄙夷:“你能帮到我什么?”

“哼,你别不信,刚刚儿媳妇答应嫁给你了!”苏太太一脸得意道。

“我没有……”夏晓萱试图抗议,苏穆的声音就又盖过了她,“你真的答应了?”

他先是惊喜地望向夏晓萱,末了,又有些懊恼道:“你怎么能先答应我母亲?我精心筹划的求婚你还没到场呢!”

夏晓萱凌乱了。

这怎么和电视剧演的不一样呢?

尾声

苏穆必须承认,他和夏晓萱在一起时,的确没有想过以后。

原因倒不是因为他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富家女,而是……他恐婚。

父母感情不和,苏氏集团是苏母离婚后,独自一人撑起来的。而在离婚以前,那段不眠不休的争吵和无数摔碎的碗筷,拼凑起了苏穆的童年。

所以在苏穆的潜意识里,婚姻多半是不幸的。

可是和夏晓萱在一起一年后,她却突然问他:“你会娶我吗?”

听到这个问题,苏穆确实有些诧异。

“你想结婚了?”他几乎是脱口而出。

只是在看到夏晓萱口是心非,又失望的眼神后,他突然意识到,他该对她负责的。

她是个女孩子,他肆意挥霍的,是她无比宝贵的青春。

况且,如果未来一起陪伴到老的人是夏晓萱的话,苏穆觉得也不错。

因为只有苏穆自己知道,不是夏晓萱不择手段地勾引他,而是她无论做什么都会撩拨得他乱了心弦。

于是他开始筹划一场精心的求婚。

巧合的是,包养徐阳生的富婆王璐正好是业内顶端婚庆策划师。

就当是为了替夏晓萱报复徐阳生吧,苏穆借着询问求婚计划,引得王璐抛弃了徐阳生。

可是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徐阳生会找夏晓萱复合,更没算到夏晓萱这个没长眼的,会同意徐阳生的复合。

枉他这些日子忙完公司的事还要筹备求婚现场,苏穆长这么大,第一次受到这种侮辱。

他一气之下同意了夏晓萱提出的分手,之后的一个月,越想越不对味。

除非夏晓萱眼瞎了,否则怎么会舍弃他看上徐阳生呢?

当然,他才不会承认,是他忍受不了夜以继日的思念,开始后悔了。

他找到徐阳生,威逼利诱下,终于得知了夏晓萱和他分手的原因。

这个傻女孩,怎么会认为他给不了她未来呢?

彼时,苏穆的姐姐因为工作原因将周洛洛托给他照顾一段时间。

这可是个好机会。

苏穆重整旗鼓,制定了一个完美的复合计划。

他把周洛洛从原来的贵族幼儿园转到了夏晓萱所在的幼儿园,然后一步一步,重新占据夏晓萱的人,乃至于她的心。

这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如果,没有苏母捣乱的话。

想到这里,苏穆又愤愤不平地瞪着眼前的罪魁祸首苏太太,后者无辜地耸耸肩。

而最后知道这一切的夏晓萱,一时间百感交集。

“所以从一开始,就是我自己在胡思论想?”

“你知道就好。”苏穆拉过夏晓萱的手往外走,“求婚现场我早就布置好了,本来想等时机成熟了再带你过去,现在既然你都答应我母亲了,那就今天过去吧。”

哪有这么赶鸭子上架的?

夏晓萱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苏穆又道:“你下次不要不分青红皂白就怀疑我。”

“知道了。”

“也不要随便和别的男人说话,尤其是徐阳生。”

“……知道了。”

“还有。”苏穆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我爱你。”

相关推荐: 隔壁的女人

作者:维克多 一丝鲜血从她的手腕流出,仿佛一条触目惊心的命运线。 我透过墙洞,看到隔壁房间的女人用水果刀在她的手腕上划过一道伤痕。 一刀,再一刀。 女人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如同一抹幽灵,飘飘忽忽地打开浴室门。 然后,浴室里就隐约传来源源不断的水流声。 “嘭!”浴…

标签

           

收录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