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得了产后抑郁

那一年我得了产后抑郁插图

作者:辰璐

1

2015年,姚胜终于娶我了,不论是婚礼还是答谢,欢天喜地的,所有人都对我说:“栗雨浓,你嫁给了一个好男人,你真的好幸福。”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答谢结束后的那天晚上,我和姚胜坐在新房里,一遍又一遍地数着礼金,然后算着房贷和车贷,内心满满都是对于未来美好生活的期许与憧憬。

姚胜跟我说:“栗雨浓,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而我一直望着姚胜,盈盈地笑着,笑得我都痴了,笑得我都傻了。

可是有了孩子以后,一切都变了。

我变成了姚胜嘴里那个不可理喻的女人,我变成了周围朋友口中那个花钱无度、四处借债的女人,我成了众矢之的,我成了彻彻底底的坏女人。

我问姚胜:“如果不是你把钱都花了干净,我妈住院着急借钱,你觉我会借钱吗?”

姚胜笑了:“那你就跟我朋友借?你知道你这样做,让我很丢面子吗?”

“你的面子和我妈的命,到底哪个重要?”

我无比诧异地看着姚胜,看着这个我和他在一起已经八年了的男人,我突然觉得他好陌生。

我突然想起当年他校招通过,告诉我以后我们都会有好日子时那个意气风发的神情,那时候的他会搂着我的肩膀,告诉我:“浓浓,我们的日子会变好的,我的一切都会给你的。”

而现在,那个男人只能站在我的面前歇斯底里地冲着我喊着、骂着,甚至警告我说:“如果离婚,你一分钱都拿不到,连孩子都别想带走。”

我委屈极了,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我们的婚姻会走到了如今这一步,我只感觉自己的胸口闷得要命,想哭都哭不出来,诸多不快的回忆纷纷涌现。

慢慢的,我竟然开始厌恶起自己身​​旁那个还不更事,只懂呼呼大睡的女儿。

甚至,如果不是姚胜在屋外砸碎了杯子,惊醒了一直在恍惚之间的我,我差点就对女儿做出了不可饶恕的事情。

我惊慌失措地抱起同样被声响吓醒的女儿,不停地道歉,不停地哭着。

在那一刻,我只感觉自己已经彻底地疯了。

2

我们刚在一起的那一年,姚胜意气风发,他虽然算不上多么帅,可是他身上那股子不妥协的劲头,让我着迷了很久。

尤其是他刚入职一年,就被公司列为“青年储备干部”的时候,少不更事的我们喜极而泣,相拥在一起抱了好久。

那时,姚胜跟我说:“你以后不用管钱,不够了就跟我要。”

也是从那时候起,姚胜开始承担起了家里的重担,我也满心欢喜地享受着这一份诸事不用操心的快感,就连我自己的工资也慢慢都放心地交给了姚胜。

那时候的我们,虽然没有结婚,可是依然享受着两个人美好的二人时光,租住的房子不大,但仍可遮蔽风雨;公寓虽然喧闹,可楼下就有一条夜市可供吃喝;水电经常断,但还有充电宝和楼下的洗浴让我们暂忘烦恼。

慢慢的,我对于姚胜充满了信赖,这一份信赖一直延伸,甚至结婚收礼金、双方父母给的礼金、孩子出生后收的礼金,我也习惯性全都交给了姚胜,不再过问。

可是就在女儿出生后不久,我妈就得了一场大病,他们瞒了我很久,就连视频的时候,也刻意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找一个白色的背景墙站着,后来实在是没钱了,我爸偷偷地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我跟姚胜要钱,我跟他说:“我妈生病了,需要点钱。”

姚胜头都不抬地跟我说:“没钱。”

我以为他在开玩笑,可是他的表情却认真,他告诉我他把钱都给他二姐夫了,说他二姐夫要做红酒生意,他出钱,他二姐夫出力,现在刚开始,钱肯定拿不出来了。

我不想跟他因为瞒着我给他二姐夫注资的事而吵架,浪费时间,我只能四处借钱。现在的社会哪有容易的人,我借了一圈才借到了3万。后来没办法,我从一个姚胜和我共同的朋友那里借了1万,利息我多付给他1000,只求他别告诉姚胜,我怕他多想。

可是那个人还是告诉了姚胜。

也正是在姚胜知道这件事的那一天晚上,我第一次挨了打,就当着公婆的面,他重重地甩了我一个巴掌。

他跟我说:“怎么,我缺你钱了吗?你用出去借,他跟我一提这事,你知不知道多丢我面子?”

3

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曾幻想过未来的日子会怎么样。

姚胜跟我说:“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感谢他们为我带来了这么优秀的小娇娘,我以后一定会无比孝顺。”

我则娇羞着脸,啐了他一口:“呸,我还小姑娘呢。”

结婚后,姚胜真的很殷勤,对我父母一口一个“爸妈”比我都亲,可真当我母亲生病的时候,他却退缩了,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打过。

为了给我妈筹钱,我借了所有能借的人,我跟我闺蜜借,她说手头紧只能借我2000,我听完,咬了咬牙,说:“行。”

后来,我妈到底是救回来了,我爸跟我说:”孩子,你照顾好我外孙女,别的都不用管,有你爸呢。”

知道消息的那一刻,我先是一阵的庆幸,而后搂着我姑娘大哭了一场。

欠的钱,我妈报销后,我爸帮我还了绝大部分,而我拆东墙补西墙,优先的把姚胜那边的朋友先给还了,我是真的怕姚胜瞎想,可到底,还是有人把我给卖了。

从我妈住院到出院,姚胜始终保持缄默,唯一一次提起,却是在那晚因为借钱丢面子的事,顺带还打了我一巴掌。

姚胜总让我对他妈好点,别总那么苛责。

而我则跟姚胜说:“那你呢?”

4

没有生孩子前,我和婆婆打交道的时间其实并不多,总共没见几回面。

我和姚胜一样都是苦孩子出身,所以到了他家,我也没有什么不适,相反还少了许多的拘束。

我记得那时候,我婆婆朋友左邻右舍还会夸我,说我是个能过日子的娃儿。

可是有了孩子一切都变了。

我知道公婆喜欢男孩儿,可是未曾想他们会直接当着我的面嫌弃,甚至我推出产房后没多久,两人就匆匆离去。

说是农忙,要回去整地,准备春种,可那时才是十一月底。

那时候,因为我妈生病,月子前半段都是我自己在照顾我自己,后来,姚胜有点看不下去,给她妈打了一个电话,训了她一通,我婆婆这才很不情愿地过来。

我奶水不好,婆婆说要熬汤,大黄豆配上猪蹄子,顿顿喝,这样下奶。我听了,为了孩子,再腻我也喝了。

可是喝了一周,奶水不多反而少,胸部的肿块也越来越多,甚至还有些疼。

我去了医院,医生跟我说:“猪蹄汤太过油腻,只会堵住乳腺。”

回去我跟婆婆学了,希望她能改一下,婆婆闷着声不吭气,等到了晚上,姚胜一回来,她便急忙跟他告状,说我骂她了。

说她辛苦了一天,还遭着骂,实在委屈,要回家,甚至寻死觅活的,说到后来,更说我要下毒害她。

那一夜,我们谁都没睡。

第二天一早,婆婆还是走了,临走前还拿走了家里留着紧急备用的一万块钱现金,那钱是我和姚胜约好不能动的钱,甚至我妈住院的时候,我都没敢动。

坐在家里,我一直等着姚胜回来,我以为姚胜会跟我说些什么。

可是他什么都没说,甚至那一周,他跟我一句话都没有。

就宛若我是空气一般。

5

姚胜做鱼做得很好吃,以前大学里我们经常会找一个日租房,社团的朋友们聚在一起,就为了吃一口他做的鱼。

都是很常见的材料,可是姚胜做出来的就是不一样,就连我这个因为小时候被鱼刺卡过留下过阴影,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吃鱼的人也会觉得好吃,以至于渐渐地爱上他的鱼,也渐渐地迷上了他这个人。

刚结婚以后,姚胜只要一放假,问我想吃什么,我都会笑盈盈地说一声:“鱼。”

不管他有多累,不管那时候他因为久久不能提干的事情闹心了有多久,他也都会浑身干劲,就为了听我说一声:“好吃!”

这些事情,我以为我原本都快忘了,姚胜自从我怀孕后,就已经很久没有再做饭了,可是那天月嫂做了一顿鱼,那顿鱼说挺好吃的,可就是比姚胜做的差一些,却倒是勾起了我的回忆。

月嫂并没有干没多久,当我婆婆听说请月嫂一个月要花5000的时候,她一下子就炸了,第二天拎着一个小包就来了,不由分说地就把月嫂辞退了。

没过几天,姚胜的大姐也来了,带着一个两岁多的孩子,说是姐夫欠债,房子给抵债了,暂时没地方住,正好来帮忙给我带带孩子。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我婆婆对着我趾高气昂地说的那句话:“你看看你,多金贵啊,这么多人来伺候你。”

可是,到底是谁伺候谁啊?

小孩两岁了,满地尿尿、拉屎,谁都装看不见,最后只能我收拾,快到饭点了,婆婆说她要看孩子,大姐说她也要看自己儿子,外面太冷,我只能自己去买菜,回来还要被数落,买贵了,菜不好,肉不新鲜。

演变到最后,连饭都是我自己做了。

婆婆一开始确实不喜欢女孩,可是待久了,也慢慢开始喜欢,没事就喜欢亲孩子,孩子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流口水,再加上他大姐家的孩子感冒,婆婆也感冒,没多久,我女儿也就感冒了,黄鼻涕加咳嗽,咳得我直心疼,半夜经常还被痰卡醒。

我跟婆婆说:“妈,你感冒了就别亲孩子了,最近我带宝贝出去溜达一下,家里通通风,别再反复感冒了。”

婆婆瞪了我一眼:“早就告诉你,怀孕的时候,没事别总玩手机,网上都说了,手机玩多了,生出来的孩子体质弱,你的问题,你怎么还能赖上我?”

婆婆的话让我目瞪口呆,我气得不想再想跟她言语,想晚上跟姚胜说一下这件事。

结果姚胜刚胡来,婆婆反而恶人先告状,跟姚胜说:“你这老婆也不行啊,对孩子一点也不上心。”

姚胜听完,跟我吵了一架,然后又是一周的沉寂,继续保持着不跟我说话的状态。

姚胜跟谁都保持着笑嘻嘻的状态,唯独只有我,冷冰冰的,比十二月底的空气还要冷,外面的风吹的是脸,他捅的却是我的心窝子。

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跟姚胜说,我要出去上班,反正家里也有人看孩子,我想逃离这个环境,我觉得我真快疯了。<mark&gt;</mark>

6

当年姚胜的提干其实提得并不顺利,领导一直用各种理由在搪塞着姚胜。到了最后,姚胜的最后一丝耐心都要被磨没了,领导才说,可以,外地有一个岗位缺经理。

姚胜回来以后显得很兴奋,虽然我很不愿意再搬到另一个城市,可是我知道他那段时间心里有多苦,所以我什么也没说就答应了。

房子都还没交付,我的小组长才当上了一周,就这样,我怀着四个月的身孕跟着姚胜又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

等我八个月的时候,房子下来了,我又挺着个大肚子坐了客车和火车回去办好了房子,拿了钥匙。

房子是精装房,我俩手上没钱,就打算这么住了,姚胜说我们迟早都要回来,那干脆我就不用着急回去,把家电给装上。

为此,我们吵了一架,我觉得没有必要这么早,可是姚胜很倔强。

到后来我才知道姚胜之所以这么着急,是为了让婆婆和公公住进去

对此,姚胜跟我说:“房子不能没有人,我爸我妈是为了咱俩好才去住的,你可别歪。”

我笑了:“那大姐和大姐夫一家住进去是什么意思?”

中间为了取证件,我回去过一趟,屋里早已不成样子,垃圾遍地,一开门那味道差点没给我熏翻,拿完证件后,我连夜坐车回去了。

回家后,姚胜还一脸得意地问我:“我爸妈看得不错吧。”

“是,很不错。”

我的笑意也更浓了。

7

以前,我一直觉得姚胜是个很有主见的男人,对于我这种选择困难症来说,他是我最好的依靠。

恋爱的时候,他真的很暖,看似不起眼的每天一个早安和晚安、看似不起眼的帮我占座借书、看似不起眼的会在冬天主动把我的手放进他的怀里,但是把这些汇在了一起,那是一份怎样的感动。

他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他的话一向很可靠,就像那天晚上,他打了我一个耳光,告诉我:“离婚以后,你连屁都没有。”

这句话他说得很对,也是在那天,我突然醒悟,房子写的他的名字,车也是他的名,存款一分都没有了。

我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傻子,那时候的我就连生育险报销的那部分钱也在带孩子的时候快花光了。

我问姚胜:“我从生完孩子到现在,你总共就给了我三千块钱,你让我怎么活?”

我还没说完,婆婆就站了起来,她反问我:“你个败家子,那保险报的一万多块钱是让狗吃了吗?”

我没有理我婆婆,我只是盯着姚胜,我指着那一罐罐的奶粉,我问他:“我奶水不好,难道这些不是钱吗?”

8

我出去上班是为了图个清静,可我再次辞职,却真是为了孩子。

因为如果真的再让我婆婆带孩子,孩子真的就要废了。我很早就告诉我婆婆要给孩子添辅食了,婆婆满口答应,可是只有我在的时候,她才会添,因为她根本没有耐心喂,孩子只要一哭闹,她就立马走开。

毕竟,喝奶粉多省事啊。

尿布也从来不洗,湿了就晾干,然后再给用上,凑一堆,等我晚上回来以后一起洗,婆婆说她身子不好,洗不动,我又瞥了一眼大姐,大姐则白了一眼:“我带孩子呢,哪有空。”

类似这样的事情太多太多。

我把这些事告诉姚胜,姚胜不信,反而说我心眼小,让我多听听婆婆的话。

我告诉姚胜:“我去打听了,孩子头发不好,是因为缺东西,不是跟你妈说的遗传我,我头发少。”

孩子缺铁、缺锌,婆婆一直是拿着我的医保卡去买的药,我明明白白地告诉婆婆准确的牌子,可是她还是图便宜买了一个我听都没听过的药,手里还拿着一桶油,她告诉我:“买这个牌子的,人家送油,你那个太贵了。”

婆婆很自以为是,我后来才明白,姚胜全是随了她,有一次她下楼溜达,她回来跟我们学,说:“我今天看到一对小年轻,这么大的太阳,还带着孩子在外面晃,这孩子不晒废了?他们是真不懂怎么带孩子。”

说完,她还白了我一眼,说到底,还是那次医生让我没事带女儿出去晒太阳补钙的事跟我婆婆结了仇。

婆婆图省事,当着姚胜的面,满满答应,说会给女儿做饭,可是家里消耗最多的却是几乎没什么营养的用温水一冲就能喝的米糊,后来婆婆因为我嫌弃她听二姐的话,在网上拼的杂牌米糊,干脆就直接把馒头掰碎了拿水一泡,就这样给我女儿吃。

当我那天突然有事回家的时候,看见女儿吃的那些东西,我的心都快碎了。

没过多久,体检了,当我看到报告单的那一刻,我抱着女儿一阵痛哭。

社区医院的医生一脸责备地问我:“你怎么带的孩子?”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哭。

哭的是我的愧疚,哭的是我的悔恨。

我忍无可忍了,我跟姚胜摊牌:“我和你妈,选一个。”

姚胜这回也安静了,主动把营养不良的报告单拿给她妈,也难得破天荒头一回没信她妈所谓:“医院都这样,黑心的,说你营养不良就是为了骗你买药”的话。

婆婆走了,大姐也走了。

可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内心满满的都是对于女儿的歉疚。

我太自私了。

9

婆婆走了以后,姚胜还是不跟我说话,话也慢慢少了。

我的脱发也越来越严重,彻夜地失眠,奶水本来就少的我,后来干脆就不出奶了,我曾一个人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望着身材彻底走样,一脸憔悴的自己,我感觉到了彻骨的陌生。

我跟姚胜说:“日子怎么变成了这样?”

姚胜还是那么惜字如金,不肯言语,我看得出他对于我已经没有爱了。

10

姚胜的话其实挺多的,从大学开始他就是校辩论队的,进入社会以后,我也陪他参与了大大小小的局,他说话很有分寸,也很健谈。

我俩曾经在大学的时候,坐在树底下,一聊就到了深夜,回去以后,还要再打一会儿手机,就连今天学校的树多掉一片树叶,我们都能聊好久好久。

姚胜跟我说过:“我跟你就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可是到最后,一句话他也不肯跟我说了。

11

我跟姚胜到底是离婚了。

爆发点是在过年的时候,那个年是我这辈子都忘不掉的年,如果没有二姐夫说起我俩的钱他都给赔了一分不剩,如果没有姚胜听完大方地说不用还了,如果不是二姐身上穿金戴银跟我们吹嘘他们的日子有多美,可能我还能跟姚胜过下去吧。

但是,我和我婆婆因为她执意用嘴给孩子喂饭发生争吵,尤其是在我发现我公公偷偷带着我女儿去打麻将赌博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快要炸了。

那一天是大年初四,我抱着孩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姚胜跟我说:“栗雨浓,你要是走了,就别回来了。”

我说:“好,谁反悔谁是狗养的。”

12

我承认我是狗,姚胜回来接我,看着他低着脑袋站在我面前的委屈样子,我的心真的软了。

回去我俩还真安稳了一段时间,有时我还能经常梦见我俩结婚时的场景,梦见姚胜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将我公主抱起,走在众人炙热的目光中,乐得眼睛都没了。晚上,姚胜还握着我的手说:“我终于娶到你了,我们已经度过了风霜,余下便是白首。”

姚胜说得很深情,在那一瞬间,甚至我自己都觉得,我们两个真的会就此举案齐眉,就此相守一生。

如果姚胜没有再次骗我。

那一次是邻居帮我报的警,如果警察稍微来得慢点,我可能真的就被他打死了吧。

我不知道他妈是怎么想的,居然一边让姚胜接我回去安生过日子,一边帮姚胜相亲

他妈的意思很明白,趁着孩子什么都不明白,让我光屁股滚蛋。

我问姚胜:“你怎么想的?”

他还是怎么沉默。

我自嘲地笑了,我何必多此一举地问,人家都已经吃过一次饭,约着下次看电影了。

13

姚胜曾经跟我说,遇到我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幸福。

他说我是他的贵人,他还说,是我鼓励他去参加的校招,是我陪他度过一次又一次提干失败的日子,也还是我在他最苦的日子里没有抱怨,会安慰他、鼓励他,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他说他要对我,一辈子的那一种。

这就已经是他跟我说过最美好的情话了。

可是在他的手机里,跟那个女孩动不动充斥着“我爱你”三个字,我是有多少年都没有听到他跟我说过了。

我以前常常以为电视剧里渣男的形象都是刻意夸大的,可是当他发现我因为自己手机不在身边,我准备用他手机查查辅食做法的那一刻,他脸上的惊慌失措和局促不安,竟是那般的丑陋。

其实,我早就应该知道这一件事的,过年的时候,他妈就偷偷摸摸地带着他出去,说是串门,那么抠门的一个老太太出去的时候手里居然会主动塞给姚胜那么多的一笔钱。

当我抱着孩子回娘家,有人告诉我看见姚胜跟一个女生出去逛街的时候,我什至都没多想,我过度地相信姚胜对于我的坚守,我什至还傻傻地认为,我和姚胜最大的问题,在于他的家庭。

那天,我问姚胜:“你就这么爱那个女孩吗?连吃饭的发票和电影的票根都塞在了衣服里舍不得扔,如果不是我帮你收衣服,你是不是打算裱起来,看一辈子?”

“栗雨浓,你别太过分。”

这是他对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说完我就耳鸣了,那重重的巴掌让我的整个世界都旋转了起来。

为了孩子有个完整的家庭,我真的可以忍受一切。

可为了孩子能有个健康的家庭,我一切都不可以再忍。

14

婚离得并不痛快。

姚胜他妈意思很明确,就是想让我彻彻底底地滚蛋,而我那时除了孩子什么都不想要,只想尽快结束这段噩梦。

最后宣判了,我的律师很给力,不仅帮我要回了抚养权,还帮我从姚胜那里要来了一大笔的抚养费。彩礼钱虽说让姚胜给投资了,但是因为我不知情和没有受益,也能退还给我一部分,具体的我不太懂,也不记不太清了。

但是我到现在都记得,法院一判完,姚胜妈就蹲在了地上,一边哭一边喊,嘴里不停嚷嚷着什么,大意是法院都是势利眼,欺负他们穷苦老百姓,法警怎么拉都拉不住。

最后他妈是被拘还是怎样,我既不关心,也不想知道,只是和律师说了几句话之后,便离开了。

15

从法院出来以后,我没有着急回去,孩子在我妈那里,我很放心。

我一个人走在道路上,脑子里什么都不想,也不知道方向,只是一直地走着,一直从下午走到了天黑

而后我呆呆地坐在路旁,直到坐得累了,才打了一个车回去。

16

2019年上半年的时候,是我和姚胜最后一次见面,因为抚养费和还款他一样都没有给我。

姚胜变了,变得憔悴了,他跟我说:“我二姐夫出去借债,结果利滚利,要债的去我家里把我妈气成了脑出血,现在我妈还在医院里,二姐夫也被抓了,这钱能不能缓缓。”

我死死地盯着姚胜看了许久,过了半天,我才吐了口:“不行,活该。”

他自以为是地想要扛起家里的整片天空,可是他不知道,他谁也拯救不了。

17

当年我是被我闺蜜拖着去看的医生,后来离婚了,2019年年中的时候,我的抑郁症好多了,有些药都已经停了。

我回到了自己家的那个小县城,开了一个母婴店兼卖一些辅食,日子虽说还是不富裕,但过得舒心。

前几日突然打开QQ空间,发现了自己和姚胜许多过去的合影和当年为他所写的矫情的话语。

当年的QQ空间为了躲我妈,至今都没打开访问权限,想到了这里,我又试着写了一些东西:

“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而不是某一个人就轻易能扛起的天空。

我们的婚姻没有输给任何人,只是输给了自己。

就像《裸婚时代》说道:’细节打败了爱情。’

你我都曾经深爱,只是注定无缘。”

等我写完了这些,回过头的时候,却发现女儿醒了,她正眨巴着眼睛,冲着我开心地乐着,等我一站起身来,她还无比清脆地对我喊了一声:“妈妈!”

“哎,宝贝儿!”

18

婚姻是两颗心互相搀扶的行走,是互相的依靠,是彼​​此的温暖。当我们有一个人自负得想要承担一切的时候,我们曾经所认为的坚不可摧的爱情,却会被鸡毛蒜皮打碎了山盟海誓。

标签

           

收录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