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男孩

闪电男孩插图

作者:黑汤

自北向南的寒流裹挟着强劲的北风和急雨而来,冬日的夜空里居然炸裂出紫红色的树状闪电,雷鸣阵阵如鼓点。

林梦看着窗外的闪电,起身打开了阳台的门,任雨点飘入屋中。

她心想着,今晚,他会来吗?

1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七月末雷雨天的一个晚上。

夏天的雨总是痛快的、凉爽的,把雨前积蓄的闷热一扫而空。几声雷鸣,几道闪电,瓢泼大雨便会倾城而落。

林梦趁着大雨到来前收着阳台上的衣服,这会儿的风已经很凉爽,她习惯性地抖了抖已经干透的T恤,漫不经心地看着远方的闪电,突然瞟到空中有个黑影。

是鸟吗?打雷天这些鸟都不躲起来吗?她心里嘀咕着,转身准备走进屋里,就在这时,感觉到身后的有一阵异常的风,回过头,那黑影居然越过阳台的铁栅栏,直逼眼前,一阵白烟飘过,一个男人出现在了阳台上,用比林梦还错愕的表情看着林梦。

林梦倒退好几步,举着手里还没来得及放下的晒衣杆对着那人问道:“你是谁?”

她确定自己没看晃眼,这个人确实是从天空冲进自己家阳台了。那一瞬间她心里闪过了闪电侠、黑豹、快银等一系列超级英雄。

“我,我,你先别激动,我就在我家阳台上收衣服呢,也不知道怎么来你家阳台了。”男人举起手,后退了一步,他紧张地看了看周围,一脸疑惑。

“你先回答我,你是人类么?”

“我是啊,我当然是啊,我就是在我家阳台上收衣服,突然打了个雷,我眼前一黑,我就到这儿来了。”

“你来的时候,那边是哪年哪月?”男生的一脸懵让林梦放松了警惕,她放下晒衣杆,打量起眼前的男生。

她想起小说里那些神奇的穿越情节,这人莫非是穿越了?眼前的男人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长相清秀,皮肤白皙,只是穿着一套菠萝印花的睡衣,看起来有点滑稽。但是可以确定是个现代人。

“2019年7月28号,晚上六点左右。”男生说。

此时客厅的时钟显示着,2019年7月28号,晚上六点十五分。

“据我猜测,你可能只是穿越空间了。”林梦笑着说,感觉这种神奇的事也能遇上,还挺新奇的。

男生一脸惊讶,可能对林梦这么轻松的态度感到震惊。

“穿越啊,懂吗,那种穿越到古代去的,古代穿越到现代来的,多着呢,以前那些剧可火了。”林梦走进屋子里,把衣服放到了沙发上,“你还好,只是穿越了空间,你住哪儿啊,近的话打个车回去就行了,远的话坐个高铁嘛就。”

男生犹豫了一会儿,跟了进来:“我住泽云市,一号大街,圆梦小区。”

林梦拿起手机,打开地图:“我地理不好,没听说过这地儿,我搜搜啊。”

“A省省会,你没听说过?”

此时手机上显示查无此地,林梦抬起头:“A省省会不是A市么,我们现在就是在A市啊。你是中国人么?”

男生点点头:“省会有个森林迷宫,地标,你知道么?”

林梦点点头,心里更错乱了:“真的有泽云这个地方吗?我问你,中国首富是谁?”

“马成功啊,电商王国国王,探宝的创始人。”

“不是马云么?不是淘宝么?”林梦心里感到疑惑,不禁开始怀疑眼前的人脑子是否正常,百度出马云的照片给眼前的人看,“是他吗?”

眼前的人点点头,但是看起来更疑惑了。林梦不禁怀疑这个人脑子是不是不太好使,突然四个字浮现在眼前。

“平行宇宙?”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到。

2

两人坐在沙发上,沉默了良久,屋子里只听得到雨点拍打窗户的声音。

林梦只觉得神奇,毕竟她一直相信有一些超自然的事情。但他,一定很无助吧。她看了看眼前这个叫夏芒的男生,他抱着头一动不动,突然被抽离自己的世界,来到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应该很绝望吧。

“那啥,你也别太沮丧,你有机会来肯定有机会回去嘛。”林梦递过去一瓶饮料,心里有些同情,“即使回不去,你在这边也可以生活嘛。”

夏芒抬起头,满脸委屈:“我的锅里还煮着意面,这会儿肯定都糊了。”

林梦瞪大眼睛:“你就想到这个?”

夏芒叹了口气:“我在我的世界,其实是个富二代,衣食无忧的,天天和朋友出去玩,日子太开心了。要是在这边,得白手起家了,不过,我长得挺帅,应该当个模特网红什么的没问题。”

林梦还没从这信息量极大的话里缓过来,夏芒又叹了口气:“只是暂时连进口酸奶都没得喝了。”

林梦再一次瞪大眼睛,把男生刚拿起的饮料抢回来:“那你别喝了,配不上你!”

夏芒笑了起来,露出细白的牙齿,眼睛亮晶晶的,带着一点撒娇的语气:“小姐姐,你可以收留我吗?你看,我没穿越到别的地方穿越到你家,这肯定是缘分。”

看着眼前的陌生帅哥对自己撒娇,林梦觉得刚才的同情真是浪费了,这家伙在原来的世界一定是个吃香喝辣没体验过苦难,天天被一群女人围着转的富二代渣男。

“我可养不起,你可以出去找富婆。”林梦翻了个白眼,站了起来,从柜子里找出几年前被淘汰的一个老式手机,从钱包里拿出五百元钱,想了想,又拿出三百,和一把格子雨伞一起放到茶几上。

“你走吧,这点钱够你用几天了,买个电话卡,找找工作,或者想办法回去。我就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夏芒眨了眨眼,好像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说,起身慢慢走向门口。

“谢谢啦。以后我要是发达了,不会忘记小姐姐的帮助的,连本带利还给你。”夏芒又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消失在门后。

林梦看着窗外的大雨,这种天气把人家赶走,是不是太残忍了,她叹了口气,又打开了门。

3

有一种人,就是自来熟,和人聊上几句就和认识好几年一样,一到别人家就和到自己家一样。林梦看着在厨房哼着歌煮意面的夏芒,叹了口气,这家伙还真自在呢。

夏芒端着两盘意面出来,放到茶几上,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自信地说:“我做的意面绝对好吃。”

“这几部剧,你可以看一下,宫锁心玉,步步惊心,都是讲的穿越的,还有几部电影,哦还有这本书。”林梦把iPad和霍金的时间简史递给夏芒,“你好好研究一下尽快穿回去,我顶多这个周末收留你。”

夏芒乖巧地点点头:“好的恩人,恩人你先吃面,吃完了我去洗碗。”

有个帅哥给自己做家务,也还不错嘛。

第二天早上林梦一起床,餐桌上就摆好了荷包蛋和面包牛奶,夏芒笑嘻嘻地说了句恩人早上好,声音却有些沙哑。

“你嗓子怎么了?你眼睛怎么肿了?”林梦转身看了看茶几上快用完的抽纸,忍不住笑出声来,“你不会看剧看哭了吧?”

夏芒傲娇地别过头,说着没有,声音却哽咽了:“为什么这些剧要这么虐。”

这个富二代,性格还真是出乎意料啊。

林梦吃着荷包蛋,忍不住惊叹:“你这也煎得太好了吧,我老是煎糊了,还以为是我的锅不好用。”

“是不是不忍心赶我走了恩人,我做饭可厉害了。”夏芒的手撑着下巴支在桌子上,林梦仿佛透过他看到一只摇着尾巴的小狗。

“忍心,非常忍心,你昨晚看了这么多东西有啥收获嘛,想到回去的方法了嘛。”

“九星连珠是不可能的了,在这个世界去世我也不敢啊,我想着电视剧里都是怎么穿过去怎么穿回来,我猜测,可能再次打雷的时候,我就可以回去了?”

“那太好了,这两天都有雷阵雨。你就等下次打雷,就去那阳台上守着吧。”

路芒点点头说:“我们中午吃什么啊?”

“你才吃早饭就想着午饭啊。”

“说不定是我们最后一顿饭,要有仪式感嘛,我们的缘分这么难得。不如点海底捞吧,你们这也有海底捞吧?”

海底捞果然是全宇宙流行的美食,林梦点点头,看着夏芒开心地对她比了一个耶,说要请她吃饭。

“你哪来的钱?”

夏芒从裤兜里拿出几张红色大钞:“你昨天给的啊。”

林梦瞪大眼睛,你这个假富二代,还我的钱!

下午,天空中传来几声沉闷的雷声,夏芒被林梦推着着去阳台守着,尽管他抱怨着外面没有空调太闷了,林梦还是坚定地关上玻璃门等着他变成黑影消失,绝对不能错过任何一次机会。

夏芒在阳台呆了快半个小时,已经冒了一脑门汗,干脆盘起大长腿坐在地上,幽怨地敲着玻璃门,求林梦让他进来凉快凉快。

林梦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冰可乐准备给他,刚拉开门,一道闪电突然划破天空,紧随着一阵沉闷的雷声,阳台上的人,突然消失了。

原来是闪电啊。林梦恍然大悟,关上门,喝着可乐。二氧化碳挤破水泡在舌头上绽开,麻麻的,没有了夏芒在阳台上念叨,屋里很快又安静了。

他就像被抛入池塘的鱼钩,掀起一阵涟漪进入水中,又带起一阵水花离开水中。

还没来的及告别呢。林梦居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4

雨后的天空总是异常地湛蓝纯粹,雨后总会天晴,周末也总会结束,周一从不会迟来。

林梦感觉周末的经历就像做了一个梦,自己都觉得不真实。但她也没有时间去仔细回忆这个梦的细节,工作里各种琐碎的事情便扑面而来。周一老板便把这周的新项目部署下来,连续两三天林梦都加班到十点才回去,回去还得对着电脑接着干。

成年人的世界里,最多的不是孤独,是累。有时候只需要一件小事就可以让一个人的情绪崩溃,可能是下班后去买吃的,发现自己最喜欢的那种面包卖完了;可能是某天回家,发现宠物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可能是一个人吃着外卖时,突然被辣椒呛到,咳嗽到眼泪流出来。

让人痛哭流涕的从来不是某一件事,而是累积的情绪和从来没有得到释放的压力。

比如加班后又很晚才打不到车,半路上开始下雨,下车后全身被淋湿的林梦。她走进单元楼的电梯,看着镜子里全身湿透,还长了黑眼圈的自己,不禁想起两年前毕业时自己意气风发的样子,那一瞬间,她情感的阀门关不住了,眼泪开始涌出。

她打开家门,靠着门蹲坐着,放声大哭,没有注意到家里的灯居然是亮的,直到她猛然抬头,看到沙发上一脸错愕的夏芒。

“那个,恩人,不好意思,打雷了,我不小心又穿过来了。”

林梦停止抽泣,默默去卫生间洗澡,等她出来时,夏芒已经煮好面条笑嘻嘻地等着她。

“这么晚还给我煮面,你是要胖死我吗?”林梦大概是被他看到自己哭的样子,心里觉得尴尬,没好气地说。

“淋了雨就要吃点暖和的嘛,再说了,你这么苗条,长点肉也没关系嘿嘿。”

林梦一言不发地吃着面条,夏芒坐在她对面,开始口若悬河地讲着自己回去后发现他穿越后那边的时间居然没有变,所以等他回去后意面没有糊掉,于是开心地又吃了一份意面。

他看林梦默不作声,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自己这几天怎么过的,讲他爸如何嫌弃他每天无所事事,他的兄弟喝酒后如何耍酒疯。

“你知道吗,他真的和傻了一样,抱着一棵树说我爱你。”

林梦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样的人就有怎么样的朋友嘛。”

“我可是出淤泥而不染啊恩人,”夏芒比了一个很棒的手势,又接着说,“我这种又善良又帅又有才华又会做饭的人,穿越到你家算是你捡到宝了,就说这面条,是不是贼好吃。”

“你要是能带着点金银财宝过来我才是捡到宝了。”林梦喝了一口汤,“你这种富二代,不知柴米油盐贵,你知道一顿火锅多贵么?”

夏芒叹了口气:“我也想啊,可我连个手机都带不来,你看我在我家时手机还在裤兜呢,这会就没了。”

“你就不会在脖子上戴点大金链子嘛,我回头去黑市二手卖了,又可以吃好多顿火锅了。”

“我是那么俗气的人嘛。”夏芒又笑起来,眼睛亮晶晶的,嘴角还有一个小梨涡。

这家伙,估计在他的世界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女孩。

这次夏芒在林梦家呆了三天才回去,林梦白天在公司上班,夏芒在家便很自觉地做家务,晚上做好晚饭等林梦回来吃,林梦感觉自己用一个沙发和几顿饭就换得了一个又帅又会做饭的男仆,还是很划算的。一周后夏芒再次出现时,林梦已经见怪不怪了,直接说自己想吃油焖大虾,把钱包和钥匙放在茶几上便翘着二郎腿看起电视了。

只要那天有闪电,夏芒就会出现在阳台上,这天之后的下一次闪电时,只要他回到阳台上去,就可以离开。

七月末八月初的雷雨天气特别多,两人的见面也频繁起来。林梦不禁觉得自己家阳台像一个神秘的空间站。

“你在你家,也是从阳台穿越来的吗?”林梦吃着夏芒剥好的小龙虾,漫不经心地问道。

“不是啊,我只要在家,就能穿过来,可能我家有种神秘磁场,或者我家处在一个神秘空间里。”夏芒手里熟练地剥着小龙虾,脸上故意做出一个神秘的表情。

“也是哦,如果只能在阳台穿越,你不要去阳台就好了嘛。看来只有我家阳台是神秘空间站了。”

夏芒听闻又开始笑起来:“我要是不来,你哪有这么好吃的小龙虾。”

林梦露出嫌弃的表情:“我去餐厅吃不行嘛,你来我还要多花钱呢。”

“餐厅哪有我这么好的服务,还给你剥虾!你没有良心!”夏芒做出委屈的表情,林梦得意地笑着。

时间最长的一次,夏芒呆了足足半个月,他甚至用林梦的账号在网上接了一些插画的活儿,还赚了一点钱。林梦感慨着看不出来他还有这一手啊,他得意地笑着说富家子弟就是从小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然后迎接林梦的白眼。

“你这么能吃,我不赚点怎么补贴家用嘛。”

“能吃的是你吧,我平时晚饭去罗森买个饭团就好了,你来了后每天晚上一荤一素一汤,住的久了你还要生活用品还要买衣服,我这个小白领都要被你吃穷了,你说最近天气是不是太好了,怎么还不打雷下雨。”

两人吵吵闹闹,聊着天,打着趣,熟悉得宛如多年好友。有几天夏芒吵着说呆在家里太无聊了,林梦便在网上给他订电影票让他出门看电影,给他公交卡出门溜达溜达。一个周末还在他的死缠烂打下被他拉去游乐园,路过的女孩子总是会投来羡慕的目光。林梦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和一个高富帅一起去游乐园了。

只是这个高富帅,在过山车上拉着林梦的胳臂,叫得比谁都大声,下来后还腿软得揽着林梦的脖子。

“你富二代的素养呢?富二代不是应该跳伞蹦极潜水样样在行?”林梦打趣说。

夏芒摇摇头:“我在这里不是富二代,我只是一个看姑娘脸色的打工仔,姑娘可以赏个冰淇凌么?”

那个周末,林梦好像重新回到学生时代,队伍再长也有耐心去等,跑来跑去也不觉得累,流着汗也不怕妆花了。快乐变得很简单。

想起来,那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那天夏芒回去时,还说下次来让林梦准备好鸡肉,他要做宫保鸡丁。只是后来,天气便变得格外好,很少下雨,即使下雨,也是一会儿就停的急雨。

直到十月中旬,天气渐凉,终于来了一场有闪电的雷雨天,秋雨让摇摇欲坠的树叶沉重地落下,湿乎乎地贴在地上。阳台上风吹进来,林梦要穿上长袖长裤,才不觉得冷。

只是雨停了,阳台上都不见人影。是闪电不够强么?还是他不在家呢?也许他搬家了,也许他发现了不用穿越的方法。可如果他搬家,万一别人穿过来怎么办?万一是一个又凶又坏的人呢?

富二代,也不在乎那么一套房子的房租吧,林梦闷闷地想,这家伙要是把房子租出去了她就……她想了半天,发现自己居然也没什么办法。

几个月很快过去了,林梦的工作渐入佳境,项目很成功。她开始怀疑,那个夏天经历的事情,只是一场梦境,只是自己压力太大了产生了幻觉。她甚至想把手机上的合影给朋友看看,看看那个笑容灿烂有着小梨涡的男生是不是真的在照片上。

5

二月本来就要回暖了,这突然的寒流让温度骤降。林梦在门口站了一会,觉着冷,还是关上门走进到客厅里,打开了取暖器,窝在沙发上,集中注意力看起书来。

她把音乐开得很大声,这样就不会听到外面的闪电声和雷声,不会想到他。但是音乐吵得她也无法认真读进去一行字。林梦叹了口气,合上书关掉音乐,却瞥到阳台上出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身影,穿着珊瑚绒睡衣的夏芒正拍着门扯着嗓子在喊自己。

林梦愣了愣,确定不是幻觉,急忙打开门,把取暖器挪到瑟瑟发抖的夏芒旁边。

“喂,几个月不见,你怎么变耳背了,这么冷的天把我关在外面,我就差砸门了,冻死我了。”夏芒搓着手抱怨说。

“我怎么知道你要来,我以为你不来了。”

夏芒站起来径直走向厨房:“不是说了要给你做宫保鸡丁嘛。”他打开冰箱嘟囔着怎么没有鸡肉啊。

“别做了,我吃了晚饭了。”林梦冷淡地说,“我也不想吃宫保鸡丁了。”

夏芒愣了一下,他关上冰箱门走进客厅,坐到了林梦旁边,又开始嬉皮笑脸:“宫保鸡丁多好吃啊,怎么样,有没有想我做的饭。”

林梦打开电视,没有说话。七点一刻,几乎所有台都在放新闻。

夏芒沉默了一会儿,转过头,用低沉的声音说:“其实我挺想你的。”

好像有一股莫名的热量要从身体里冒出来,林梦感觉脖子好像要烧起来,她咬着下唇,但还是克制地沉默着。

“林梦,我有个秘密没告诉你。”林梦忍不住回过头,夏芒的眼神清澈见底,他眨了眨眼,然后异常坚定地看着她:“其实我只有在我家阳台,才能穿越过来。”

原来是这样啊。林梦的脸有点发烫。

那天女孩漫不经心地问,你是不是只有在阳台才能过来啊。

男孩说,不是啊,我只要在家就自己过来了。

女孩说,哦,要是在阳台才能过来,不去阳台就好了嘛。

原来要走上阳台,你才会出现啊。

“那你这次,要呆多久。”她小声问。

“呆一辈子行吗?”

林梦笑了起来:“你要我养你一辈子,做梦。”

夏芒温柔地笑起来,嘴角的梨涡盛满了蜜,他抱住了眼前的女孩:“小爷我多才多艺,到哪儿都能混口饭吃,当然是我养你了。”

林梦沉浸在珊瑚绒睡衣的温暖拥抱里,突然想起什么来:“可是你那边怎么办?”

“等我们老了,我快不行了,我就再穿回去呗。”

“可你连身份证都没有。”

夏芒敲了敲林梦的脑袋:“八阿哥穿越来找晴川的时候,也没有身份证,你想那么多干嘛。”

是啊,八阿哥和晴川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林梦和夏芒也会过上幸福的生活。

标签

           

收录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