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秘密

妻子的秘密插图

作者:啊珊的小板凳

1

何楠做完产检,嘴角眉梢尽是笑意,今天是曹凯旋生日,俩人约好产检完,一起去见曹父曹母,公布俩人恋情。<br>

曹凯旋脸上却聚满愁云,额前头发油腻腻盖住脑门,嘴里还叼着一根烟。

何楠嘟起嘴,抽走香烟抬脚踩灭:“你怎么在医院抽烟呀,又愁眉苦脸了,跟你说了许多次了,结婚后,我会对你女儿视如己出。”

曹凯旋眉头更加紧锁,重新点燃一根烟,烟雾缭绕中,他吐露了深藏心底的秘密:“楠楠,事已至此,我还是告诉你真相吧,对不起,我骗了你,我不是丧偶,我有家室,所以我一再拖着你,不让你去见我父母。”

何楠两眼一黑,趔趄两步扶墙勉强站立,身体里有一股气流到处乱窜,急切寻找出口,她瘫坐地上“哇”一声吐了出来。

何楠跟曹凯旋相识那会刚刚离婚,前夫留在她腿上胳膊上的淤青还没完全褪去,她在姑姑的服装店里上班,曹凯旋正好带客户买西装,俩人结识。

何楠盈满泪水的双眸,清凉中透着无助,曹凯旋瞥过一眼之后,就再也放不下,之后经常光顾何楠的店,借买衣服为由陪她聊天,俩人渐渐熟络,并且私下里一起吃饭,看电影,相见恨晚。

曹凯旋虽然比何楠大十二岁,但成熟体贴,就像一只温度恰到好处的熨斗,抚平何楠所有哀伤,俩人火速坠入爱河,没多久何楠就怀孕了。

曹凯旋告诉何楠,他妻子三年前病逝,女儿在读初中,他从部队退役后自主创业,下海承包了几十亩荒山,建了一座观光旅游为一体的现代庄园。

可是如今曹凯旋截然相反的婚姻状态,让何楠莫名其妙被小三。

曹凯旋耷拉脑袋,一五一十跟何楠吐露真相。

“我跟李艳丽是相亲认识的,她只见了我一次面,就跟介绍人说相中了我,一个月后我们就结婚了,但缺少婚前磨合,我俩性格不合,她非常霸道,对我呼来喝去,经常吵架,碍于父母和女儿我跟她才没有离婚。”

曹凯旋又十分客观地诉说了李艳丽对他事业的帮助,提供给他人脉,资金,协助她创办公司。何楠咬着牙揪着心,曹凯旋的话仿佛一把尖刀,直戳她心脏,血一滴滴落下。

虽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但何楠仿佛吃了只苍蝇,又恶心又难受。曹凯旋若不离婚,她永远就是见不光的第三者,外人是不会了解这中间的是非曲直,只会红口白牙唾骂她破坏别人家庭!

连续一星期,何楠眼泪没断过,眼睛炙痛得睁不开,她恨曹凯旋的隐瞒,挖心剔骨的恨,身下床单无数次被拧成菊花,可是事已至此,恨又有什么用呢?

何楠哭着让曹凯旋给自己一个交代,曹凯旋跪在地上扇自己嘴巴,扇完后信誓旦旦对天发誓:“楠楠相信我,我日后必会给你一个名份。”

何楠脸是泪渍的死灰,她对曹凯旋有感情,更舍不得已经有了胎动的孩子,人一旦有了软肋,在感情中就会被动,她屈服了嶙峋现实,等待着曹凯旋口中那个遥遥无期的“名份”。

2

何楠肚子一天天变大,父母多次打电话质问她孩子是谁的,何时结婚。

何楠一脸为难望着曹凯旋,曹凯旋轻抚她背脊:“放心吧,我会给你家人一个交待的。”

曹凯旋找人办理了假结婚证,又和何楠拍了婚纱照,在何楠老家办了十桌酒席,宴请了老家亲戚,风风光光办了喜事。安抚好何楠家人,为了迎接新生命到来,曹凯旋给何楠在市区买了复式楼和一辆大众车代步。

儿子曹磊出生后,曹凯旋仰头大笑,他家三代单传,如今终于喜获儿子,他又给何楠账户上存了一笔钱,请了住家保姆。

曹磊半岁后,何楠决定出去打工,她对曹凯旋说:“怎么说,我也是一个不道德的角色,只要我们关系暴露,现在的一切随时失去,我想靠自己自立。”

何楠心里清楚,曹凯旋如今的事业是跟李艳丽一起打拼出来的,她没资格觊觎,还须未雨绸缪。

忙碌起来的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一转眼,曹磊三岁了。期间何楠也问过曹凯旋何时兑现给自己“名份”的誓言,曹凯旋给她的回答永远是“再等等”。

何楠心里积怨越来越深,但不想当着儿子面吵架,曹凯旋也深知何楠委屈,所以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母子俩身上,一有空就驱车陪伴母子俩,除了没那张证,表面上还真像一家三口。

国庆将至,曹凯旋女儿从寄宿学校回家,他恋恋不舍地对何楠说:“我难得见我女儿一次,我得在家陪她几天。”

何楠虽希望曹凯旋多陪曹磊,但同样为人父母,她思虑再三还是点了头。

可是曹凯旋这一去就没再回来,曹磊在家哭闹要见爸爸,何楠心里七上八下,给曹凯旋打电话发信息始终没有回复。到了第六天何楠感觉不对劲了,打了电话给曹凯旋一个好哥们。

好哥们声音低沉说:“老曹走了。”

何楠一听这话,脊梁骨里走了真魂,原来曹凯旋回家后在家宴上过量饮酒,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离世。

何楠独自在客厅冰凉的地上坐了一夜,眼睛哭得炙痛无比,老曹一句话没留就突然离开了她娘两,第二天就要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世界上最爱她的男人就要离开她,火化入土,去送他最后一程还是就此隐退?

如果去看曹凯旋最后一眼,私情必定曝光引来非议,但这是看他最后一眼的机会,错过了此生不再!

何楠经过内心一番挣扎后,第二天去了曹凯旋老家,见他最后一面。

曹凯旋放大的黑白遗照立在院子里,哀乐凄凄,何楠径直走进院子,轻轻掀开曹凯旋脸上的黄表纸,痛苦地哀嚎了一声,就歪倒在地上……

3

何楠醒来后,面对的是一张狰狞得有些变形的脸,那就是李艳丽。

李艳丽双目圆滚滚,粗鲁地把何楠从病床上拖起来,指着她鼻子破口大骂:“不要脸的女人,你要再敢出现在曹家,我就打断你的腿!”

何楠脸白如死灰,想为自己解释,但被李艳丽咄咄逼人的气势吓得说不出话。

谁知第二天,李艳丽就带着五个彪汉上门示威,逼迫何楠搬走,李艳丽头昂得老高,颐指气使说:“你就那几个工资,你父母种地,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贵的豪宅?识趣点,趁早搬走,把我惹火了,我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李艳丽高亢的嗓门、满脸的阴骘吓哭了曹磊,他怯怯望着家里的不速之客,紧紧抱住何楠大腿。何楠知道如果不搬走,自己跟儿子不会有安生日子过,她赶紧委托中介找了一处房子。

可即使这样,李艳丽还是没有放过她,她做了一个很大的广告牌,立在何楠小区门口,上面有一张何楠的照片,还配字:“我是何楠,我喜欢破坏别人家庭,我不要脸。”

何楠逃似地跑回了家,李艳丽紧追不舍,边追边口吐秽语,何楠转过身,双目泪水浮转:“我插足你婚姻,是我不对,但求你别再这样了,你这样诋毁我,让我和儿子以后如何抬头做人?”

李艳丽嗤之以鼻,忿忿道:“你必须离开这座城市,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李艳丽红口白牙吐出的每个字都透着千钧压顶的气势,何楠蹲下身子紧紧抱住瑟瑟发抖的儿子,头都不敢抬,第二天就收拾包袱去了邻市。

何楠明白李艳丽的担忧,儿子毕竟是曹家血脉,李艳丽自然会担心曹磊会瓜分曹家家产。

事实也正如何楠猜想的那样,她搬到邻市之后,曹凯旋的父母几经辗转找到了她,对她说:“你插足我儿子婚姻有错在先,但孩子是无辜的啊,你要是觉得带着孩子不好找人,我们给你带着也行。”

何楠委婉拒绝了,她已经失去曹凯旋,万万不能再失去儿子,不过她不阻止儿子与爷爷奶奶见面,儿子已经没了父爱,不能再失去爷爷奶奶的爱。

4

或许真的是天有不测风云,曹凯旋去世三年后,曹凯旋父亲又走了,按照当地风俗,应该是长子或者长孙捧骨灰盒安葬。

曹母驱车赶到何楠住处,苦苦哀求:“孙子六岁了,如今他爷爷走了,他再不出场,村里人真会笑话我们家绝后了,连个捧骨灰盒的后人都没有。 ”

看着老泪纵横的曹母,何楠心头百般滋味,她虽恨李艳丽的霸道蛮横,但曹母已是孑然一人,她动了恻隐之心,最终答应让曹磊给爷爷送终。

对于葬礼上突然冒出来的母子俩,亲戚很是诧异,李艳丽更是双眼猩红,咬牙切齿,但是在公公葬礼上又不好发作。更有多事的亲戚私下里对李艳丽说:“听说你公公在市区又买了两套房子,将来肯定是留给他孙子的。”

李艳丽妒火中烧,如果没有何楠母子杵在面前,曹家的一切将来都是自己女儿的,她后槽牙咬得嘎嘣响,心里有了主意。

曹父葬礼结束后,曹母心情郁郁,茶饭不思,只有看见孙子才会笑一下,她希望何楠母子能多住几天,她的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李艳丽。

李艳丽添油加醋对她说:“妈,我可打听过了,这女人当初刚离婚就跟曹凯旋在一起了,这孩子还不一定是曹家的呢,不然曹凯旋去世之后,她怎么可能那么老实,一点家产都不争,就领着孩子去了邻市?”

李艳丽一番有理有据的话让曹母心生疑惑,曹母思量之后,又咨询了相关专家,决定给曹磊做一个“亲缘鉴定”。

李艳丽一听这话,吓了一跳,结结巴巴说:“曹倩忙着准备出国的事,这事就别让她参与了。”

曹母不以为然,因为她根本没看到孙女在忙什么,整个暑假都在家玩电脑,她悄悄拔了孙子孙女的头发去了鉴定中心,工作人员抽了她的血液,告诉她两天之后结果就会出来。熬过漫长两天等待之后,鉴定结果如一颗惊雷炸得曹母手足无措。

报告显示曹磊是她亲孙子,但养了十五年的曹倩竟然不是亲孙女!

曹母许久才平复心情,喊来了李艳丽和何楠,把鉴定报告扔在了桌上,李艳丽看完后脸上血液仿佛瞬间被抽干,一片惨白,在曹母再三追问下,垂下头吐露出了掩藏十五年的残酷真相。

李艳丽当年跟男友赌气分手,结果男友迅速相亲有了新女友,她恶气难咽,出于和男友置气原因,嫁给了曹凯旋,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是不牢靠的,婚后李艳丽又偷偷和男友来往一段时间,直至男友结婚。

女儿曹倩出生后,李艳丽一直不敢确定是谁的孩子,曹倩渐渐长大,皮肤黝黑,眯眯眼,而她跟曹凯旋都是白皮肤,双眼皮,大眼睛,李艳丽十分惶恐,不敢揭开真相,所以察觉曹凯旋在外面有了二心,她也睁一眼闭一只眼。

5

看到一向强势的李艳丽诚惶诚恐,哆哆嗦嗦坐在曹母面前,何楠又想到当初李艳丽气势凌人逼她离开的嘴脸,心里一阵快意。

但快意过后,何楠又蹙起了眉头,如果曹凯旋在天有灵知道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不是亲生的,将会做何感想?

何楠长叹口气,劝说悲恸万分的曹母:“既然木已成舟,如今最重要的是要把伤害降到最低,孙女毕竟养了这么多年了,也是有感情的,闹开了,只会让别人笑话。”

曹母擦干眼泪,决定不追究李艳丽的过错,继续把曹倩当亲孙女看待,但是财产要给曹磊一份,李艳丽见何楠不仅没有趁机嘲讽反而顾全大局,自知理亏点头同意。

曹母说:“总共三分,李艳丽一份,曹倩一份,曹磊一份。”

何楠一听,柳眉轻舒:“曹磊那份,我放弃,就当孝敬您了,如今我有稳定工作,我可以养活他,当初跟凯旋在一起,真的不是图他钱。”

李艳丽下巴久久合不上,她一直惧怕何楠争夺家产,千方百计驱赶她,却想不到她会主动放弃财产,不禁双眼含泪,诚恳对何楠道歉,更是为自己当年的不耻行为羞愧。

曹母见何楠执意拒绝,打了圆场:“那我就先替孙子保管,等他成年之后,再把钱转到他名下。”

一场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纠纷就此划上句号。

何楠带着曹磊离开的前一天,曹母主动提出一家人去游乐场玩一天,一家人在奇幻的城堡面前拍了张别致的“全家福”。

李艳丽陪女儿去了美国读书,把曹母也一起带到了美国,怕她独守空房,身心孤独,她将在异国他乡尽儿媳应尽的孝心,让孤苦伶仃的婆婆安享晚年。

标签

           

收录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