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邪

魅邪插图

作者安平见

1.连环凶案

最近的北京不太平。

据说,天子眼皮下闹起邪祟。首先是中秋月圆夜,恭亲王次子被人发现横尸街头,他华丽的衣着下仅剩干扁的身躯,像是血肉尽失,独留一层皮包裹着骨架,俨然成了干尸。

究竟是谁敢对皇族下手?天子震怒,下令此案十日内侦破,可事隔不到一日,又听得向来与皇室交好的巨贾高国俊暴毙,死状与恭亲王次子相同,死亡地点在自家。

两起命案尚未解开,第三名牺牲者又出现,他是个普通百姓,却以相同死状暴毙于紫禁城外。

看来,凶手随时可轻易入宫,取走皇上性命!整个北京城都不安起来,大家怀疑是不服统治的他族之人使用邪术进行咒杀。

一时之间人人自危,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这夜,北京仿佛成为空城,家家户户紧闭门窗。只有更夫不得不继续工作着。突然,他瞧见有个白衣女子蹲在地上哭泣

更夫赶紧上前:“姑娘,你怎么啦?晚上危险,我送你回家吧。”

“奴家哪有家可归?”女子缓缓站起,更夫这才看清楚她的长相,清丽出尘的脸上有两行清泪,在月光照耀下更显楚楚可怜。

她拉着更夫的衣袖,说:“如公子不嫌弃,奴家愿委身于公子,只求有个容身之处……”

更夫不待她说完,连忙点头答应。距三更天还有点时间,这一个时辰里,足够做很多快乐的事……

当天色大白时,更夫的干尸,被发现在了御花园里。

那不知名的凶手,竟大剌剌地将第四名死者扔到天子脚边,显然不将天子放在眼里。又惊又怒的皇上最后决定效仿唐太宗,请大将夜里看守天子寝宫,于是命滇黔都统穆额进宫护卫。

说也奇怪,自从穆额进了宫,北京城虽每夜依然出现干尸,可紫禁城方圆百里内,再也不见任何死者。

民间盛传是穆额的凛然正气胜过邪气,而当今天子德行不好,才导致邪祟丛生……

2.布局

由于夜里护卫天子,穆额总在五更天后回府休息。

他与当今圣上是堂兄弟,他的阿玛和先皇是同出一个娘胎的亲兄弟。只可惜,尽管他能力在天子之上,仍得屈就当个都统。

突然,香风顿起,娇滴滴的声音传入耳里:“爷,您回来了。”

正当她伸出葇荑想接近穆额时,穆额从胸前取出一把匕首,杀气腾腾地瞪着她。

“爷,我是真心想服侍你的。你救了我的性命,我绝不会害你。”

穆额依旧冷冷地道:“滚。”

美人收敛起笑容,转身向门口走了几步,又回过头,灿烂笑道:“可怜那许真人没看出你的野心,不但说出我的身份,还赠你匕首防身,若他知道你利用我害了这么多人,且欲篡位,只怕要吃不下睡不着。”

美人翩然离去。穆额望着她的背影,想起那日骑马行走在滇黔山间时的往事——

他身为皇族,不但不能在京里享福,还要承皇命来这荒芜之地。皇上嘴上说信任他的能力,才让他掌管此重要边地,可谁看不出这是变相的流放?

“救命啊!”

远远地,穆额听见女子凄厉的求救声。他立刻策马朝发声处疾奔,但见一名道士装束的男子以左手压制住一名女子,女子仰卧在石上,男子右手持匕首,像是要剖开她的胸膛!穆额赶忙跳下马,架开男子的手。

男子一惊,匕首落地,原先受制的女子趁隙一钻,得了个空,化为火光飞去。

男子大骂穆额坏事,说自己是许真人,好不容易逮到这头九尾狐狸精,由于她采阳补阴屡屡得手,经过日月修炼,如今已有神通,就算是砍了她的头,她的元神还可脱尸而去,惟有剖走她的心,才能取她性命,如今穆额纵虎归山,他日不知会贻害多少生灵。

骂完了穆额,许真人想到对方也是个男人,又没看清她的长相,兼以身强力壮、相貌堂堂,没准哪天会遭她毒手,便将匕首收入匣中,递给他。

“这位官爷,我瞧你器宇非凡,衣冠楚楚,想必是官场中人。这把匕首内铸有符咒,若你不幸遇见那孽障,不仅能以此保身,最好能剖开她的心,取她性命,以解救苍生。”

穆额收下匕首,回城时已天黑。他骑马朝都统府前行,突听见路边传来女子嘤嘤的哭泣声,赶忙下马察看,发现对方是个身穿白衣的美貌女子,自称她相公好赌,为还债不惜将她卖入娼寮,她不愿受辱而逃出,愿自荐枕席以求温饱。

当她的葇荑拂上穆额胸口时,脸色突然大变,迅速退开。穆额瞧见她手上红肿犹如灼伤,又想起自己将许真人赠予的匕首随身携带,猜想此女定是那逃走的妖女,便掏出匕首对准她心口。

“大胆妖孽,你可知我是谁?”

“奴家不知,还望公子恕罪。”她娇滴滴地哀求。

“我是当今圣上……”穆额突心生一计,低声吩咐道,“若你愿助我一臂之力,我便饶过你,还保你不被许真人发现,你可答应?”

“感谢公子救命之恩,奴家定全心全意协助公子,如有二心,天打雷劈!”

3.带你走

趁着中秋返回北京城,穆额带上了胡喜媚——这是他为狐狸精取的化名。

从中秋夜开始的连环命案,他只选定前两名死者,之后任由胡喜媚施展,只交代如狗皇帝不吩咐他入宫,就天天骚扰紫禁城。他瞅准了那些国师们的无能,毕竟有本事的得道高人,如许真人等,谁喜欢待在权力场上勾心斗角?

果不其然,随着死者逐渐增加,非但衙门查不出原因,国师们也束手无策,唯一能压制妖异的穆额声誉鹊起。

日复一日,北京城内人心惶惶,谣言四起,说是当今圣上无德,才会惹得妖孽现世。

穆额得意地欣赏这场由他精心安排的戏码。随着入宫的时日渐久,又不见皇上想退位,他决定上演装病告假的桥段,获准后便叫胡喜媚进宫吓吓狗皇帝。

计谋既定,穆额这晚入宫时便连连咳嗽,说是染上风寒,求皇上恩准他回府,获准后便在府里吩咐胡喜媚出动,必要时惊得狗皇帝魂飞魄散。

胡喜媚出门后,穆额躺在床上假寐,等待招他速速入宫的圣旨。不料,他等到的只有脸色苍白的胡喜媚。

“怎么回事?”

“今晚紫禁城有金光笼罩,奴家稍一靠近,便如烈火焚身,疼痛难耐,怕是有高人坐镇。都统,奴家好怕啊,只怕此番性命休矣!”

穆额一听暗叫不妙,又恨她何处不逃,竟逃进他府里,若是高人循妖气追踪至此,他该如何解释?

念头一转,穆额说:“我带你走。”

得到他的承诺,胡喜媚感到由衷的喜悦。

初逢时,本以为他是心存宽厚的正人君子,才会在山里对素未谋面的她出手相救;当听见他说要利用她取天下大位时,她发现他的心计远比身为妖物的她来得狠毒。

找到同类的喜悦,却又恐惧他匕首的威胁,爱恨交织下,她弄不清自己对穆额的情感终于在此刻确定了,她是爱他的。

这是修炼成精以来,第一次有男人得知她的身份,还宁可抛弃荣华富贵,也要保全她的性命。

她转身,正要离开房间的同时,感觉到身后剧痛袭来,是穆额用匕首狠狠地刺了她。她回眸,再没有妩媚的笑,眼里尽是伤痛,满腔爱意顿时化为憎恨,可来不及说出口,穆额又用匕首捅进她的心窝,挖出了她仍在跳动的心脏。

“哈哈哈,干得好,爱新觉罗穆额,你会不得好死!”

胡喜媚留下这句话后,身躯化为阴风,在他身旁盘桓着。受不了这阴风惨惨的气氛,他用金盆装着她的心,急忙朝紫禁城奔去,想赶紧见到那位胡喜媚口中的高人,以洗刷自己的嫌疑。

而她的心,依旧不停跳动着,汩汩地流出鲜血。

4.死亡

今晚的北京城一夜平安

当穆额捧着胡喜媚的心脏进宫时,听见皇上说:“多亏了真人相助,朕总算能高枕无忧。”

他一抬头,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正是许真人。

穆额跪在地上,双手捧着金盆,战战兢兢道:“臣在街上偶见一绝色女子意图魅惑,出言试探出其狐妖身份,便一剑杀了,将她的心献给皇上,希望能平息邪祟。”

只见许真人走上前来,朝盆里看了一眼,转身对皇上说:“这确实是作祟的狐妖之心,这位年轻英雄好胆识,理应重赏。”

“许真人,他是朕的都统,前阵子由他把守寝宫,朕才敢入睡。”

许真人微笑道:“原来如此!想必是这位都统一身的凛然正气,使妖孽不敢冒犯。”

难道许真人没认出他?穆额感到放心,连称过奖。

许真人要他把金盆放下,桃木剑朝心脏连戳数剑,忽大喊不妙。

“怎么了?”

“启禀皇上,妖孽心脏跳动不已,表示她还一息尚存,至于她的去处……”许真人掐指一算,用桃木剑指着穆额,“那妖孽已将自己的一魂一魄封在都统体内,吸收都统阳气,怕是时间一久,就会冲破都统身体,恢复原形。”

穆额大惊,脱口而出道:“你当初告诉我,只要用匕首剖了她的心,就能杀死她!

许真人摇了摇头道:“经过这些时日,她功力更高了,不是贫道一把小小的匕首就能杀得了的。”

“那,该如何是好?”

许真人跪倒在皇上面前:“求皇上可怜天下苍生,莫要为一己私情害了天下,求皇上把都统剖心焚化!”

穆额惊骇得面无血色,而皇上也毫不留情地下令:“立刻对都统执行剖心,尸体也要立即焚化。”

“求皇上开恩!求皇上……”

不顾穆额的连连磕头,皇上连眼睛也没眨,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拖出去。许真人在他喊得声嘶力竭时,俯身对他说道:“若让你登上皇位,这锦绣河山,岂不成了妖的天下?”

“原来你早就知道!”

许真人叹道:“可怜那胡喜媚,说到底,如你愿意带她一走了之,她定不会再危害众生……你和她,谁更像是妖,哪说得准。”

穆额终于闭上眼睛,在胸腔传来剧痛的那刻,仿佛见到胡喜媚妩媚的笑脸。

相关推荐: 屋外的脚印

作者:官落 “等下,我改变主意了,笔带了吗?” “你再好好想想,总有其他办法的。” “我想得够久了,你不用劝我。” 1 “哎,看见了吗,刚才从这里抬出了一具尸体。” “啧啧,还是个老头,不知道是自杀还是他杀。” “说不定是情杀……” 静寂的小区被突如其来的警笛…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