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案背后

劫案背后插图

作者:叶莫

1.生日礼物

路嗣理没想到在自己生日当天,居然会遇上银行抢劫案

就在刚刚,姜岩给自己打电话,说自己正在他们共同的同学黄静莹家,黄静莹中途抢过电话,说自己的软件最终决定卖给创思公司,每年最起码可以拿七位数的分红。

“恭喜你啊!”说到这里,路嗣理不由得多了一句嘴,“这么重要的软件可要收好。”

姜岩凑近电话道:“那当然。她公寓安全着呢!进出都要电子证件,走廊、楼梯、电梯里都是摄像头,完全零死角。17楼啊,除非真有蜘蛛人,不然谁能下手?”

说得路嗣理也笑了起来。两个人在电话里吵吵闹闹,说等着路嗣理过来给他过生日,让他快点儿办完事过来。

路嗣理笑了笑,收起手机,下意识地向外看去。差不多正对银行的那一幢高楼,就是黄静莹住的公寓楼。

抢劫是在银行快要下班的时候发生的。当时路嗣理正在闭目养神,却被一声短促的尖叫声惊醒!

一分钟之前,一名高大的男人趁人不注意,用抢抵住保安的背心,让他放下了铁门。随后,一名女人则一枪砸在唯一的女营业员脸上。

女营业员“扑通”一声倒在柜台里,那一声惊叫也被打闷了。虽然看不到她的伤势,但一定头破血流了。

“给我安静点!”女人恶狠狠地举着枪,但背对着大门,防止被外面的行人看到她手里的枪,“谁再出声,我就开枪!”

男人也押着保安转回了身。两只黑洞洞的枪口让整个大厅迅速陷入恐慌和沉静。

“所有的人给我听清楚。”女人冷酷地道,“如果有人有任何动作,我就开枪!想活命的就给我交出手机,拿出电池。所有人都聚集到大厅中间,趴到地上,双手抱头。”

她说完了,铁门也全部降了下来,将银行里的一切都与外界隔绝了。他们故意等到下班时间再动手,这样就不会引起外面人的怀疑了。

男人拿出一个口袋,不偏不倚正好扔给了路嗣理,微微扬了一下手枪道:“你,把所有人的手机都收过来。少一个,就一枪打爆你的头。”

路嗣理微微抿了一下嘴唇,顺从地拿起了口袋。他看到女人又将枪口指向了营业员道:“你们,把所有的钱都给我装进去!”

生日当天遇到这种事,还真是惊喜

2.谁是第三人

营业员们装好了钱,也来到大厅和其他人质汇合。与此同时,手机也按照歹徒的要求收完了,路嗣理对人质的数量也清楚了。如果加上他自己,就一共有58个人,其中银行的工作人员有4个,保安1个。

“拿来!”男人一把扯过路嗣理手中的袋子,“过去趴好!”

路嗣理故意犹豫了一下,男人顿时更凶狠了:“照我说的做!子弹可不长眼睛!”路嗣理才连忙走到人质那边,也双手抱头地趴好。

就是刚才的那一点儿时间,他看到男人的黑色衣袖里露出了一点儿白色绷带——他的左手腕受伤了。如果能把女同伙引开,一对一,也许有胜算。

正当路嗣理盘算着要怎么引开女人时,却听她自己给出了个办法——她拿着枪,恶狠狠地找银行经理逼问出了保险库的钥匙和密码。

路嗣理看着女人即将走出大厅,准备起来,忽见她停住了脚步,只得又伏下身子。

“喂!”她转过头来,对着她的同伙道,“你可别想趁我不在的时候,再偷偷拿钱,就算没人告诉我,我自己也会发现。这回你要敢偷一个子儿,可就不是流一点儿血了,干脆等着把血流干吧!”

男人微微恼怒,紧绷着嘴角道:“我知道,难道指望你这个臭婊子会给我止血包扎吗?”

女人冷冷一笑,继续向后面的保险库走去。路嗣理却没了动静,只管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

计划必须改变了。虽然女人走开了,他也不能再趁机偷袭男人。因为这两个人,还有一个同伙。

男人和女人很显然相互看不顺眼,又不全然服气。男人上一次偷钱,被女人弄伤了。这就是他左手腕的伤怎么来的。

这样的两个人如果只是干一票,还有可能,但明显他们是长期合作。这就说明,有一个人在他们之间充当中间的粘合剂。

也许就是上回看到男人偷钱也没有出声,女人弄伤了男人的左手腕后,又帮他止血包扎的那个人。

而这个人,现在应该在人质里面——他可以及时地探知人质们的动态,防止出现意外。这真是一个高明的办法。

路嗣理不能冒险。

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这里可有57个嫌疑人。路嗣理做了一次深呼吸,开始进入思考状态。

这个人能够将这么难搞的两个人结合在一起,说明他才是发号施令的那个人。这个人非常聪明、成熟,而且控制能力极佳。

这样的人,年龄不会太大,也不会太小。这样一样,就可以排除一半的人了。

目前还不知道第三个人是男是女。不过一旦搞清这一点,就可以再排除掉一半。而这里唯一知道答案的就只有男人了,只有让他自己告诉他。

3.病发

路嗣理悄悄地往四处看了看,当看到那个女营业员满脸都是鲜血时,便有了主意,他轻轻地开口:“她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男人立刻看了过来:“闭嘴!”

路嗣理还是道:“我是医生。她的头一直在流血,搞不好有脑震荡。至少不能让她睡在这么冷的地方,不然可能出人命。”

男人犹豫了一下。路嗣理连忙又加了一把火:“她只是一个受了伤的女人。”

男人狠狠地抿了一下嘴,发泄了一句:“他妈的,女人就是烦得要死!”

行了,路嗣理暗自满意地闭了一下眼睛,第三个人也是男人。如果第三个人,也就是那个领导者是女人,男人一定不会说出这种话。

所有的女人都可以排除掉了。现在,嫌疑人还剩下十来个。

男人又道:“你把她扶到那边的沙发上,帮她止血。”然后在路嗣理的要求下,丢了个急救箱给他——里面的危险物品自然都没有了。

路嗣理扶着女营业员躺到沙发上,他的背正好可以遮挡男人的视线。他一边给女营业员处理伤口,一边轻声地问:“你的那些同事里,有没有最近才进银行的?”

女营业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何在,还是回答了:“没有,都在一起工作好几年了,包括那个保安也是。”

好,第三个人没有提前混入工作人员。又可以排除掉四个人。还剩下几个嫌疑人?7个?不,8个。

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排除?

路嗣理皱眉,对了!怎么把这个忘了!第三个人帮男人止血包扎过,应该具备一定的医学常识。但是如果不制造出一个危急的情况,他还是会继续潜伏。

事到如今只有表明身份:“我是警察。我在想办法解救大家,你能配合吗?”

女营业员震惊着,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点了点头。

“好。我需要你假装癫痫发作,越猛烈越好。”

男人见路嗣理似乎已经处理好了女营业员,便拿着抢让他趴回去。没走两步,路嗣理便听到了背后的响动。

女营业员“咚”地滚下沙发,全身剧烈发抖,眼睛往上翻,人质们发出一阵惊恐的骚乱。

男人也吃了一惊,大声问:“怎么回事?”

路嗣理忙拿起一旁的毛巾,假装朝女营业员嘴里塞了一下,没塞进去,然后很吃力似的改按住女营业员的肩膀,紧张地大声回道:“可能是癫痫发作了——头部外伤也可能导致癫痫发作。”

他不能给男人丝毫时间,更紧张地大声道:“我一个人不行了,这里还有谁有医学常识?她发作得很厉害,会把舌头咬断的!”

男人还在犹豫。

“到现在为止都没事,你真要让她因为癫痫而死?一枪没开,就背了一条人命?”这一下又踩到了男人的软肋。

“真他妈麻烦!”男人只好转回头,望向所有的人质。过了一会儿,有两个人从中举起了手。

路嗣理又加了一句:“还有吗?最好再来一个人!”

再也没有人举手。男人朝那两个人一甩头,那两个人连忙跑到路嗣理身边。他们按住女营业员的手脚,路嗣理给她的嘴里塞上了毛巾。

“好了,好了,没事了。”他安抚地说。女营业员也听懂了,慢慢地停止了抽搐。

路嗣理已经知道谁是第三个歹徒了。因为那两个人里,只有一个人来自最后的8名嫌疑人。他轻轻地吐了一口气,那两个人也一无所觉地松了一口气,他们还以为女营业员真的没事了。

路嗣理得先告诉另一个人质,他是警察。得到配合,才能下手。路嗣理暗自计较,在这里正好可以借助沙发做掩护。用锁喉术几秒钟就可以让歹徒失去意识。然后再骗那个男人过来——听到自己的老板突然昏倒了,他一定会过来的,剩下的就都好办了。

正当路嗣理要有所行动,却听到一阵有节奏的清晰的“嗒嗒”声。竟是女人回来了!路嗣理咬着牙轻叹了一口气,来不及了。这个计划也必须放弃了。

4.放人质

路嗣理只好和好不容易找出来的第三个歹徒一起回到大厅中间,再次和其他人质汇合。

女人放下沉甸甸的包,看了一眼手表:“才十分钟。”男人便也撇了撇嘴。

两个人好像都不着急,还有什么事儿要做一样。可是等了一会儿,又不见两人有任何的动静。

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但是答案很快就出来了。停顿了大约有五分钟,女人忽然又行动起来,她走去沙发旁拉过一只黑色拉杆箱。那竟是歹徒的东西!路嗣理心中顿时警惕起来。

女人将箱子拉到一旁,“啪”的一声打开,从里面拎出了两大壶可疑的液体。所有的人很快就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了,因为空气里已经飘满了一种熟悉的浓重味道。

是汽油。

人质里面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声,有人几乎带着哭腔。路嗣理也禁不住头皮一麻。事到如今,他也无计可施了,只有趁着最后关头,奋力一搏了。

“不要慌。”女人没什么耐心地解释,“我们不会杀你们的,只是要放点儿火出来,马上就放了你们。”

路嗣理一愣,许多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怀疑。但是男人真的用行动来证实了:“都不许出声,慢慢站起来,双手抱头。”一边说,一边自己先走到后门那边,“都慢慢走过来。不许抢,不许乱,都到这份儿上了,我也不想最后送你们几颗子弹。”

路嗣理要求去扶女营业员过来,男人也同意了。

大家都聚集在后面,继续在男人的枪口下,亲眼看着女人将那两大壶的汽油浇得到处都是。

随后,只听见“呼”的一声,一点火苗霎时成了一片火海。

与此同时,男人一把打开了后门。众人纷纷惊叫着往外就跑,一下子将后门都堵住了。每一个人都在拼命地往外挤,几十个人成了一大巨大的毛毛虫艰难地向外蠕动。一跑出门外,便又惊叫着四散逃窜,谁还想到报警。

两个歹徒却不慌不忙地看着众人挤出门外,方才各自收好枪,拎起沉沉的一袋钞票,也先后向外走去……

5.抓凶手

银行的火越烧越旺,不少路人报了警。等到消防车和警车到达的时候,大火像一只巨兽一样向楼上吞去,一阵阵的浓烟直直滚向天空。围观的人将整条路都堵住了,交通顿时陷入瘫痪。

所有的人都在看这场大火。

只有一个人除外,这个人没有站在楼外。他一手捞住了管道,轻轻松松地站住,十几层楼的高度没有让他显现出一丝恐惧,倒更方便了他鸟瞰银行大火的全貌。

只见他沿着管道,徒手向下爬了一层,轻轻一跃便进了阳台。阳台门果然没锁,里面漆黑一片。主人应该出门了,这时候恐怕正堵在经过银行的那条道上呢。

他进了门,有条不紊地搜索起来。可是奇怪,怎么找不到?正当他疑惑的时候,只听见“啪”的一声,灯火通明。

他吃了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背后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下一秒,双手已经被人双剪到背后了。

他艰难地回过头,正是已经走掉的女主人!她正拿着一个U盘问道:“你是在找这个吗?”

“你,你们不是已经走了吗?”

“走了也可以回来嘛。”女人笑呵呵地说,“你们也真够牛的。借银行大火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还可以把我们堵在路上。你就可以放心大胆地从天台下来,慢慢找软件了。”

“你们怎么知道的?”

“朋友通知的呗。”男人也笑了,“有个聪明朋友就是好。”

这两个人就是黄静莹和姜岩。

四个歹徒供认,是另外一家软件公司因和黄静莹谈判失败,就动起了歪脑筋,指使他们去偷黄静莹的软件。他们先偷听到黄静莹说那晚五点四十五分要出门,于是制定了这个计划。

之后,黄静莹顺利签下合同,为了表达对路嗣理的感激之情,特意给他补办了一个生日。

蛋糕的时候,黄静莹还是很好奇地问了:“你好不容易找出第三个歹徒了,又是怎么知道他们还有第四个同伙的呢?”

路嗣理笑道:“他们在点火之前,特意等了一段时间。还放走了所有的人质。这就说明,他们放火不是为了毁灭证据,而是为了配合某个人的行动。”

黄静莹又问,“那你又是怎么知道,他们的目标是我呢?”

路嗣理淡淡一笑,老实地承认道:“这就有一定的运气成分了。既然知道这场大火是要配合某人的行动,那么就应该距离银行不太远,而且一定不会比抢银行的回报低。我想来想去,也只知道你那个软件,反正也是以防万一。”

黄静莹听得哈哈直笑。

姜岩却忍不住,怀疑道:“动脑子的方面我是从不怀疑你的。可是就你那两下子,怎么可能一个人搞定三个呢?”

路嗣理抿嘴一笑:“当时所有的人都一窝蜂地向门口涌去,全挤在了一起,我本来就紧跟着第三个歹徒,于是趁势给他来了一个锁喉。那种情况,你就算自己不走,后面的人也会把你挤出去。基本上就是借力使力,谁也不会发现异常。”

“出去以后,我就赶紧躲到门打开的那一边。等女人走出来,赶紧连人带门撞过去。女人被撞昏在地上,男人也被关在了里面。那个女营业员也一直跟着我,她有后门的钥匙,便赶紧帮忙锁上了。然后我在女人的身上搜出手机,报了警。”

姜岩愣了一下:“在警察来之前,你就一直把那个男人锁在火场里面?”

路嗣理耸了一下肩膀:“附近就有巡警,两三分钟就能赶到。火势不会蔓延得那么快。”

姜岩还愣了一会儿,才呆呆地声:“碰到你,他们真是倒霉。”

黄静莹也笑道:“那个男人就算出来,也不想再抢银行了吧?这可比坐牢吓人多了。”

这下,三个人都笑了。

标签

           

收录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