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桌风云

麻将桌风云插图

作者:苏小北

1

林瑜怡是在麻将桌上得知老公出轨的。当时她刚胡了一把清一色,正高兴着,就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着:你老公出轨对象就在这张麻将桌上。

林瑜怡看到这条短信,收敛了一半的笑容。她漫不经心地跟着大家一起洗牌,心里却在琢磨着短信有几分可信。

自家老公出轨?还出在这几个多年姐妹当中?

林瑜怡没能立刻消化这则短信,却又下意识想要试探眼前几人的反应。她捋了捋额前刘海,装作不经意道:“姐妹们好久不见了,最近都在忙啥。”说完扫了三人的面孔,目光里都是意味深长。

“还能忙啥,柴米油盐酱醋茶,结了婚,日子不就这么过呗。”王黎曼说着,潇洒地掷出骰子,“四和六,快抓牌。”

林瑜怡一边抓牌,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王黎曼,道:“曼曼真是命好,结婚后也被老公宠得像小姑娘。你身上这身旗袍,老公买的吧。真好看,衬得你小腰多细。”

王黎曼被夸得一脸娇羞,抬手理了理齐耳短发,娇嗔道:“林姐,你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林瑜怡微微一笑,没说话,内心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大家都是同龄,小我两个月也敢喊姐?

王黎曼,如果生在民国时期的上海,那她绝对是社交场上的交际花。人长得不算美,但胜在娇小可爱。高中时期她就能跟班上的男同学打成一片。本来嘛,王黎曼能笑能闹,既能跟你称兄道弟,又能对着你撒娇十连,异性缘好得很。

今儿是姐妹聚会日,四个女生从高中开始就玩在一起,一晃也快十年了,大家也都结了婚,平日就爱聚在一起吐槽老公吐槽婆婆吐槽孩子多难带。

这么多年友谊过来了,感情说不上多深,但关系都还不错。林瑜怡做梦也没想到自家老公出轨对象能在这几个当中。

林瑜怡这边还在琢磨着是不是有人恶作剧,或者输了真心话大冒险,那边李苏开了腔道:“瑜怡,你用得着羡慕别人吗,你老公对你还不好?上次跟你老公聊天的时候,他还说给你买了个新包,死贵死贵的,真让人羡慕。”

李苏异性缘也好,但跟王黎曼不一样,她是真跟男生们称兄道弟一起打球的那种。

高中的时候李苏一头短发,像个假小子。毕业后把头发留长了,增添了几分女人味,不过还是喜欢跟异性打打闹闹。

林瑜怡的老公也认识李苏,两人都爱打同一款游戏,经常组队打游戏,又叫“开黑”,经常发语音说“来开黑来开黑”。林瑜怡知道李苏性格,平日里不大在意,然而在此时,她却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林瑜怡慢吞吞打出一张七条,装作不在意地问道:“最近又开黑了?”

“可不是。”李苏大大咧咧道:“新赛季,昼夜颠倒地玩,好几次我都撑不住了,想去睡觉,你老公都不给,真拿他没办法。”

你瞧瞧这话说的,根本没法听。

林瑜怡内心一声冷笑,强迫自己把目光放在麻将上,避免被看出端倪。一旁的许倩柔说话了:“苏苏,你不能这么说话,哪能说别人老公不让你去睡觉呢,听起来像什么呀。”

李苏一听,猛一拍额头,大笑道:“失言失言。哎呀,瑜怡不会介意的,她知道我跟文东是好兄弟嘛,没事没事!”

文东就是林瑜怡的老公,叫李文东。她当然知道自家老公跟李苏是好兄弟,不然还能叫什么,好姐妹?

凡事不能细想,一旦细想,就觉得处处不对劲。

“没事。”林瑜怡强笑道:“文东不喜欢这一类型,我放心得很。”

这便是话里带刺了。

李苏脸上的笑挂不住了,直言道:“林瑜怡你啥意思啊,说李文东看不上我呗?”

王黎曼扑哧笑出了声,道:“哎呀,苏苏,你计较这个干嘛,难道你想让李文东看上你啊?能成为兄弟,不就说明彼此都不是对方的理想型么,瑜怡说得也没错。”

许倩柔捂住嘴轻笑了几声,眉眼一弯,语气温柔道:“你们对话真有趣。”许倩柔温柔道。

李苏大概是摸到一张烂牌,也可能是因为王黎曼的话不爽,因此臭着脸道:“干嘛,大小姐,你以为说相声给你听呢?”

许倩柔立刻收住了笑,神情看起来有些委屈。

如果说李苏是大大咧咧的女汉子性格,那许倩柔则和她正好相反。

许倩柔,从这个名字就能看出来她是一名多么性格柔弱的女子。黑长直,碎花长裙,浅笑梨涡,学生时代就是男生心中的“清纯女神”。

大学毕业没多久就嫁了名富商,似乎两人大学期间就认识了。不过听说婚后生活并不幸福,富商常在外头过夜,小情人数量也是一只手数不过来。

幸亏她婆婆看重她名牌大学的学历,放了话不准任何人动她的正房身份,这才得以一直当富太太。

不过从她简单朴素的穿衣风格来看,富商没舍得在她身上花太多钱。

别人的家事也不好打听太多,只是偶尔和闺蜜喝茶的时候感慨一下,嫁入豪门也有豪门的不幸。最近更是有小道消息,说富商欠下巨额债款。是真是假不清楚,她们也不好问许倩柔。不过从许倩柔丝毫不悲伤的神情来看,这件事的真假有待商榷。

曾有人劝过许倩柔,她还年轻,虽然给富商生了个孩子,但不影响离婚,肯定能找到更好的下家。对此许倩柔的回应是:“你怎知我没有遇见爱情呢?”

当时没注意,现在回头想想这句话,倒是显得意味深长。

林瑜怡摸了张牌,拇指在牌面摩挲着,却并没有心思看牌。

她有些可悲地发现,一旦开始仔细思考,你就会觉得每个人都有点可疑。

2

林瑜怡和李文东从恋爱到结婚,差不多有九年了。结婚那年,她穿着婚纱挽着李文东,接受了所有来客对于“从校园走到婚姻”的艳羡。他们都是彼此的初恋,现如今又都在体制里工作。甜蜜的感情和体面的工作,这让多少人羡慕不已。

林瑜怡也觉得自己很幸福。按照计划,他们明年就准备要个小孩了。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如果不是这则短信……

她找了个借口去了趟洗手间,点开信息一栏,把短信又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才回复道:“你是谁?”

短信很快回了过来:“我也在麻将桌上。”

林瑜怡几乎是浑身一个震颤。她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双眼里全是震惊。

她回复信息的手都在发抖:“你是谁?”

短信再一次回了过来:“你想知道小三是谁吗?如果你想,我就帮你揪出来。如果你不想,就当这事没发生。”

她再一次执着问道:“你是谁?”

对方再没回复。她偷偷打开洗手间一条缝,往麻将桌那边看去,然而视线被挡,看不见。

她想了想,又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老公出轨了?”打完这行字,林瑜怡自己都觉得心酸。

她承认内心还残存着一些幻想。她自问不是能坦然接受老公出轨还原谅他的女人,恋爱时她也多次跟老公探讨过这个问题,双方态度都很坚决:一方出轨,坚决离婚。甚至林瑜怡还信誓旦旦说,要是让她抓到李文东出轨,她非要闹到让他公司的人都知道,让他在这座城市活不下去。

“这就是你出轨的报应。”当时林瑜怡嘟着嘴,故意对李文东做着凶巴巴的神情。

李文东只是笑着把林瑜怡揽入怀中,亲了亲她肉嘟嘟的脸颊,柔声道:“有你在,我怎么还会爱别人呢?”

林瑜怡悲哀地发现,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爱李文东。如果李文东真的出轨了,她真的会闹到人尽皆知,让他成为过街老鼠,丢了铁饭碗吗?

她不知道。

她开始寄希望于这是一场恶作剧,是一场恶意造谣。其实什么都没发生,她只是来王黎曼家打了个麻将,打完就继续回到自己的恩爱日常,备孕生活,什么都没有改变,一切都跟以前一样。

简单,幸福,平淡,恩爱。

然而接下来的短信却一下击碎她的美梦。她看到一张老公搂着女子走进酒店的照片。女子只留了个背影,看不真切。

照片明显是经过放大的,男子虽露了半张侧脸,但因像素模糊,仅通过眉眼并不能确定这是谁。但她敢确定,这就是李文东。

男子身上穿的灰色西装,脚上踩的意尔康尖头皮鞋,甚至手上拎的公文包,无一不是林瑜怡亲手买的。

照片右下角还特地标了日期,2019年10月10日。

那天是他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10月10日,寓意十全十美。林瑜怡还记得领证那天,他们排了好长的队。签字的时候,林瑜怡问他,你会永远爱我吗。李文东笑得温柔,语气坚定地说当然会。

然而他却在三周年纪念日那天,和别的女人去了酒店。

太讽刺了。她记得那天,她嘱咐李文东早点回家,她做了一桌好菜。李文东说要谈客户,要迟点回来。她等了好久,饭菜都凉了,他才回来。虽然准备了礼物,却一脸疲态。

那晚李文东很早就睡了,并未行夫妻之事。林瑜怡当时只心疼他老公挣钱不易,却万万没想到,最该心疼的是自己。

林瑜怡定了定神,发送短信给陌生号码道:“骰子掷了几?”

短信很快回复过来,“四六。”

“好。”林瑜怡深吸一口气,坚定回复道:“帮我揪出来。”

3

回到麻将桌的时候,其余三人正在谈笑风生。

林瑜怡整理了下内心翻涌的情绪,假装平静地坐下,状若不经意地看了眼现场出的牌,问道:“轮到谁了?”

“林姐,到你了。”王黎曼习惯性地把头发往耳后,试探地看着林瑜怡问道:“怎么去了那么久,诶,是不是怀孕啦?”

“什么,怀孕了?”李苏睁大双眼,使劲往她肚子上瞅,“没听文东说啊?”

许倩柔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背部,柔声道:“要不要给你倒杯温水?”

“不用不用。”一下承受了太多注视的目光,林瑜怡不自在地捂住肚子,憋了半天来了句:“亲戚来了。”

探询的目光一下子烟消云散,倒是许倩柔低声问她:“带那个了吗?”

林瑜怡硬着头皮点了个头,顺便扔出去一张三万。

“碰!”王黎曼“啪”的一声拍出两张三万,兴高采烈地拿走林瑜怡刚出的牌,一边理牌一边道:“林姐,你没当妈你不知道,有了孩子后,生活都给孩子捆绑住了。就拿我儿子来说,他出生后我就没睡过一晚踏实觉,一抱就睡,一放下就哭,日子简直没法过。二条! ”

“哟,要万啊,我等会儿打给四万给你成牌。”李苏一边摸牌一边道:“就你那日子还叫苦?真正累死累活的妈妈早就穿不上旗袍了,你是命好,婆婆给你带孩子。我才是真的二十四小时给娃绑住了,平日也就上厕所的时候能歇口气。”

“你老公不给你搭把手?”许倩柔问道。

“他?他不给我帮倒忙我都谢谢他了,一下班就装死,躺床上怎么喊也喊不起来,就知道打游戏。”李苏说着说着就火了起来,恨恨道: “也不知道当初怎么就瞎了眼,嫁给了他。”

林瑜怡心里默默吐槽着这么辛苦,也不忘约我老公打游戏,也是很厉害了。

“你老公能挣钱啊。”许倩柔安慰她道:“男人嘛,事业为主。”

“再能挣钱还能有你老公能挣?”李苏说完这话后,桌上气氛陡然冷了下去。

李苏自知失言,她们几个姐妹聚会时,不揭许倩柔伤心事早已是约定俗成的事情,因此赶忙补救道:“再说咱们几个当中,多多少少都被岁月摧残了些,也就你还跟高中一样漂亮。漂亮就是女人的最大资本,你赚了。”

许倩柔微微一笑,没说话。

王黎曼和林瑜怡都对李苏捧一踩三的做法很不满,但看在许倩柔的面子上,到底强忍了下去没作声。

许倩柔慢慢打出一张四万,突然看着林瑜怡道:“今晚要不要来我家住?”

林瑜怡一愣,一时间忘了抓牌。王黎曼和李苏也没计较这件事,问许倩柔:“不想一个人住?”

“可不是么。”许倩柔眨了下眼睛,微笑道:“全家都去旅游了,孩子也带去了。”

除了我。

一时间桌上又沉默了下来,林瑜怡心里对她又增添了几分同情,不过她晚上跟李文东约了看电影,所以她准备改天再去陪许倩柔。

然而这时,许倩柔左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亮屏幕,在桌底下偷偷翻给她看。

林瑜怡顿时了然了,那则短信是她发的。

仔细一想这还真是许倩柔的风格。按照李苏的性格,发现了绝对急吼吼来找自己说这事,王黎曼呢则会挑个人多的时候把这事情传播开,或者私下跟别的女生八卦,平日里照常看戏。而直接联系自己并表示帮自己把小三揪出来……

的确也只有许倩柔会这么做了。

林瑜怡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在王黎曼和李苏的劝说中,顺势说了个“好”。

4

麻将局散场后,林瑜怡上了许倩柔的车。她看着同样兴高采烈的李苏和王黎曼,心里仍不能确定她们当中,究竟谁是小三。

“你确定就在她们中间?”林瑜怡躺在柔然的座椅靠垫上,问道。

“当然。”许倩柔打开车内空调,暖气扑面而来。

“我不会仅凭一张照片就告诉你谁抢了你老公。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你去抓现场。”

林瑜怡微微一愣,道:“什么意思?”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今晚跟我一起住吗?”许倩柔看着她,轻声道:“放松警惕,他们才会露出马脚。”

林瑜怡长长吐出一口气,问道:“你知道多久了?”

“有段时间了。”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林瑜怡问道。

许倩柔定定地看着她,许久后她才开口道:“瑜怡,现在我们还没出发,一切都还来得及。如果想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我现在就可以送你回家。”

可能是因为车内狭小的空间给了林瑜怡安全感,也可能是许倩柔轻柔的语气让她有了倾诉欲。隐忍了许久的情绪在此刻突然爆发,林瑜怡控制不住地哭了出来:“怎么可能当没发生!你已经告诉我了!​​”

“对不起。”许倩柔看着她,低声道:“我想了许久,还是决定告诉你这件事。你现在还年轻,还没有孩子,一切都来得及重新开始。”她顿了顿,认真道:“李文东配不上你。”

林瑜怡已经哭花了妆。许倩柔递了几张纸给她,她一把抓过胡乱擦了擦脸,哽咽道:“可是……可是……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个是真的。”

“那你还要知道真相吗?”许倩柔问道。

林瑜怡号啕大哭道:“我……我不知道!”

许倩柔叹了口气,打开引擎,道:“我先带你去我家,先平复一下心情吧。”

林瑜怡抽噎着说了个好。一路上,她眼里全是泪水,看不清两旁的街道,只觉得心里破了个洞,有凉风一直在往心里灌。

她不够好吗,林瑜怡开始反省自己。

5

林瑜怡不是那种温柔性格的女人,也不是女强人。她性格冲动,时常情绪化,但面对领导的为难也绝对不敢当面回怼,只敢回去跟老公抱怨。她长相不差,捯饬一下也能看。虽然没有王黎曼、许倩柔这两位美人好看,但比一个李苏绝对绰绰有余。

林瑜怡半躺在许倩柔家的豪华软沙发上,猛地直起身,看着正在梳妆的许倩柔道:“不会是李苏吧?”

正在画眉的许倩柔放下眉笔,转头看她,温和道:“李苏那性格,你还真觉得会有男人喜欢?”

林瑜怡感觉到浑身血液都凝固住了。

那就是王黎曼。

那边许倩柔还在继续说着:“她倒是想勾搭几个男人,但她能以兄弟为借口接近男人,男人自然也不会把她当女人看。她啊,最多给别人心里添点堵,想把别人男人抢过来,不太可能。”

“可是王黎曼……她为什么?”林瑜怡感觉到自己的心仿佛揪成了一团:“她生活那么幸福,老公对她好,婆婆也对她好,她……她到底为什么? !”

“有的人就是贪婪,通过征服别人的老公来证明自己的魅力。”许倩柔淡淡放下梳子,道:“这种女人,我见太多了。”

林瑜怡想到许倩柔老公的作风,不由沉默。老公出轨一次已经让她痛不欲生了,而她老公则直接不回家……

如果是她,她真不知道怎么熬得下去。

“别因为臭男人而怀疑自己。”许倩柔仿佛都知道她内心在经历什么,安慰道:“你很好,错的是他们。你没有任何错。”

林瑜怡真心实意说了句“谢谢”,然而内心依旧千疮百孔,怎么也笑不出来。

许倩柔的手机响了一声。她看了一眼,道:“他们到了。”

“什么?”林瑜怡没反应过来。

许倩柔报出一个酒店名字。

林瑜怡内心再次凉成一片。给李文东打电话说不回家的时候,李文东的反应看似和往常没差,但今天的林瑜怡格外敏感,总觉得李文东无所谓她回不回家。

“喂,你是不是不想我回家啊。”林瑜怡试探道:“逃离老婆的一晚,小李肯定很快乐。”

“瞎说什么呢。”李文东急急反驳道:“我多爱你你还不知道吗?”

林瑜怡凄凉一笑,想着我的确不知道。

“那要不我晚上还是回来睡吧。”林瑜怡犹犹豫豫地试探着道:“免得某人太想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也许只有几秒,但在林瑜怡的心里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还是别了吧,你这段时间工作也累,好好在倩柔家休息一下,你们两姐妹也好好聊聊天,放松放松。”李文东声音听起来跟平常无异,但林瑜怡直觉告诉她,他在撒谎。

“刚谈了个客户,有很多报表要做,今晚又不知道熬到几点。我是没关系,我怕打扰你休息了。”

放屁,全是放屁。

林瑜怡现在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明白,李文东这是要出门约会,巴不得自家老婆不回家。

也真是谢谢李文东和王黎曼给面子,没跑到他们家幽会,还舍得花个酒店的钱。

想到这,林瑜怡的心冷了下去。

“出发吧。”她听见自己说:“我要亲手抓了这对狗男女。”

6

酒店跟照片里的是一家。两人不知是因为太过自信,还是跟前台早就打好招呼懒得换,总之许倩柔跟林瑜怡到酒店的时候,收到的消息是两个人已经进去一段时间了。

“再等等,不着急。”许倩柔拉着林瑜怡去酒店餐厅坐下,随手点了个菜,“你晚上没吃东西,垫点肚子吧。”

“我不饿。”林瑜怡推开菜单。遇到这样的事怎么可能吃得下呢。然而许倩柔还是强行让她吃了点东西。

两人在餐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终于到晚上八九点了。

“差不多了。”许倩柔看起来很有经验:“你今晚不回家,他们也不会回去的。”

“王黎曼老公不管?”

许倩柔笑了笑,没回答这个问题。她起身径直跟酒店前台说了几句话,对方很快给了她一张备用房卡。

“这都行?”林瑜怡有些诧异。

许倩柔自嘲地笑了笑,道:“抓奸这种事干多了,各个酒店也就有一些人脉了。”

林瑜怡虽还在悲伤,听了许倩柔的话也不免有些难过。

不得不说,许倩柔的婚姻改变了她许多。原本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孩,现在处理事情似乎果断了很多。生活在逼着她成长

“你也不容易。”林瑜怡看着她,欲言又止。

许倩柔拍了拍她肩膀,柔声道:“你现在经历的,我都经历过很多次了。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现在的心情了。”

“谢谢。”林瑜怡真心实意地握住她的手,道:“为什么要帮我?”

许倩柔关上电梯门,按下五楼,望着逐渐上升的数字,轻声道:“可能因为帮助你,就是在帮我自己吧。”

林瑜怡不解地看着她。许倩柔笑了笑,握着她的手又用力几分。

“你还能选择离开,我却不能了。”她顿了顿,道:“我这辈子是没办法了。你不一样,你有稳定的工作,也没有孩子,还可以有新的未来。

无论你有没有把我当过姐妹,我都真心希望你幸福,可以远离渣男,把我的遗憾都给完成。”她说着,认真看着林瑜怡道:“答应我,不要回头,不要将就。你值得更好的。”

林瑜怡心里一阵感动,点头道:“好。”

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刷完房卡推门后,林瑜怡看到眼前的画面,还是觉得眼前一黑,险些晕倒。幸好许倩柔搀了她一把,才不至于真的昏倒在地。

“李文东!你!你!”望着光裸着上身的两人还在往被子里躲,林瑜怡怒从心头起,跑过去掀开两人的被子,伸手就往李文东脸上打了一巴掌。

王黎曼尖叫着往外躲,结果不小心跌倒在地。一旁的许倩柔眼疾手快,竟直接奔过去捡起地上的衣服往窗外扔。

王黎曼两只手没地方遮,最后索性钻到了床底。李文东被林瑜怡打得满房间跑,考虑到这是夫妻之间的事,许倩柔知趣地转过身,顺便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十分钟后,王黎曼的老公也来了。

那晚的酒店实在精彩,住在五楼的客人们纷纷探出头欣赏这场年度好戏。林瑜怡明明来之前做好了各种准备,但当你真的面对那种场合时,剩下的只有歇斯底里的大叫,和反复喊出的“你为什么背叛我”。

最后是双方的父母来把他们给带走的。母亲搀着哭晕过去的林瑜怡,自己也忍不住一直抹眼泪。父亲则气得发抖,不愿再看李文东一眼,一口咬定这婚离定了。

许倩柔把他们送上了车。老太太临走前,握住了许倩柔的手,郑重道了谢,说谢谢她电话通知他们,不然林瑜怡这孩子情绪一失控,不知道闹出什么事情来。

“没什么,阿姨,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许倩柔温柔道:“回去让她好好哭一场。瑜怡这么好,会遇到更好的男人。”

目送车辆离开后,许倩柔返回酒店大厅,从口袋里掏出厚厚一沓钱。

“喏,答应你的辛苦费。”

前台小姐满心欢喜地收下了。

7

次日,一家高档咖啡店。许倩柔熟门熟路地进了私人包厢,点了两杯咖啡等人来。

那人很快就到了。瘦高身形,黑色大衣,一副宽大的墨镜几乎遮住半张脸。

服务员将他引进来后便很快离开。男子坐到许倩柔的对面,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深褐色的瞳孔。

“你来了。”许倩柔放下咖啡杯,掏出一份合同,往桌上一放。

“我咨询过律师了,你这种情况离婚,王黎曼付全责,咱们的协议也算完成了。”说着,食指轻轻往桌上一扣,道:“尾款20万,还是那个账号。别赖账啊。”

“不赖账。事情完成得这么漂亮,我会再给你多转两万,当作谢礼。”来人正是王黎曼的老公。他双手合十,身体微微往前倾,道:“我就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许倩柔眼眸一抬,“什么?”

“你老公那么有钱,你为什么还要做这行赚钱?”男子缓缓问道:“找老公要不行吗?就算你老公再怎么拈花惹草,妻子要点钱还是要得到的吧?”

许倩柔怔怔地看着他,而后微微一笑道:“尾款记得打银行卡上,你可以走了。”

男子不满道:“我咖啡还没喝呢。”

许倩柔一抬手:“服务员,给他打包。”

男子离开后,许倩柔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喂,老公。事办妥了,钱打你账上了。”

“客气什么,做生意亏本是常事,那点债我们肯定很快能还上。之前我让朋友介绍你认识的那富婆你搞定了吗?好,等你们去酒店了告诉我,我带着她老公过去。嗯,她老公付了定金10万,你收到了吗?好,只要我们同心,就一定能渡过这个难关。”

电话打完后,许倩柔放下手机,托着腮往窗外看。

窗外有一对情侣经过,身上还穿着校服,像是高中生。街边有卖糖葫芦的老爷爷,女生似乎想要,犹犹豫豫往那边看。男生倒是果断,抓着女生就往糖葫芦摊走,挑了一个又大又红的糖葫芦给女生。

女生开心接过,一脸甜蜜。

许倩柔望着他们,竟看愣了神。

那是青涩的校园恋爱,一根糖葫芦就能换女生一整天的笑容,许倩柔也经历过。人人都说她老公花心,败家,整天纸醉金迷,就连婆婆都问过自己,是什么让她死心塌地跟到现在。

是金钱吗?不,她老公的公司已经很久没盈利了。

是爱吗?不,第一次知道她老公跟别的女人上床的时候,她就清楚,纵然她老公对她仍有爱意,但也是混合着愧疚在其中。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是因为付不起大学学费,而深受“女子读书无用论”影响的父母不愿意再资助,他却二话不说,让自己读完了大学?

是因为下雪天的时候,他牵着自己在公园散步,还给自己买了一个烤红薯?

是自己胃痛时,他曾把自己抱在怀里,哄了一整个夜晚?

有时候许倩柔也思考过,是不是自己从小缺少父爱,也缺少爱,才会得到这么一点爱后就再也走不出来。

她瞧不起自己,也觉得对不起自己曾经受过的教育。

她对林瑜怡说的那些话,有一部分是真话。她真的希望林瑜怡可以了却她的遗憾,走另一条路。

窗外那对情侣还在打闹着,女生的笑脸如冬日阳光一样耀眼,刺得许倩柔几乎睁不开眼。

而她,早就忘记怎么笑了。

标签

           

收录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