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子宫

消失的子宫插图

作者:夏之虞汐

“从检查结果看,你子宫缺失。也就是说,你不可能正常受孕,方小姐。”

方露露有些迷茫,她竭力理解着对面医生的这几句话,“我不太明白……”

医生面无表情,甚至还有一丝不耐烦,“我想,你向我们隐瞒了病史。你接受过妇科手术,切除了子宫,却跑到这儿来找我们做优生优育咨询,完全是多此一举。”

“不……不可能。”方露露如遭当头棒喝,但她可以肯定,自己连医院都没有住过,绝不可能做过什么子宫切除手术。

医生耸耸肩,“很抱歉,检查结果显示就是如此。你的腹腔内几乎没有子宫,还有手术痕迹——虽然是很早之前的,也许你自己都忘了?”

“没有,我没有做过。”

“或者,是否需要我给你转诊到精神科那边看看?”医生叹口气,“总有一些做过重大手术的病人,会产生心理障碍。也许你就属于这种情况,这也是需要治疗的。”

方露露冲出医院大门,跑到路边一棵大树旁拼命喘息,她觉得天旋地转。

可恶的庸医!误诊了还这么理直气壮。她换了家医院,然后又去了下一家。直到晚上天彻底黑了,所有医院给到的结果都一样——她没有子宫。

她的子宫,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方露露失魂落魄地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大同打来的电话已经响了十几遍,但她不敢接。

她和大同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不久顺理成章地开始了交往。董大同虽然家境一般,但却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大同父母对她,依然有资格百般挑剔。

方露露一直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博取着他们的欢心。最近她那未来的婆婆,总算是同意把他们的婚事提上日程。

“领证前,你去医院做个全套的生育检查吧。”大同妈提出这要求的时候,一脸郑重,像是家里有皇位要继承。

“结婚后,得尽快给我们董家生两个胖小子,我们大同也老大不小了。”

方露露心里呵呵两声,脸上却不敢有造次的表情。

董大同年逾三十还孑然一身,还不是因为条件一般,在当地高不成低不就的缘故?方露露有时也会不甘心,自己也不算差,为什么成天就要看人家的脸色?

但想到自己一个平平无奇的外地女孩,能够在繁华的大都市站稳脚跟,将来还会在这里有个家。汲汲营营,对这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普通人而言,可不就该这样吗?

只是这份预期不高的生活,也快要被打破了。大同和他的父母,都不可能接受一个残缺的女人,一个丧失了生育功能的女人。事实上,这世上大部分的正常人都不能。

我的人生,就这么完了,方露露万念俱灰。

电话一声一声不间断地响着,方露露鼓起勇气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大同兴奋而焦急的声音。

“你怎么一直不接电话?我都急死了!检查结果怎么样?”

“我……”方露露不知从何解释。他们一定和那位冷漠的医生一样,痛斥她有心隐瞒,直到纸包不住火了才不得不坦白。

而对于她不翼而飞的子宫,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又怎么能够为自己辩白得清楚?

“算了,回来再说吧!现在已经高峰期了。”大同着急地打断了她。

方露露如获大赦。她等地铁的时候给远在老家的父母打了个电话。

她想问问,是不是在她刚出生没有记忆的时候,他们给她做了手术,却没有告诉她。

电话拨了几遍没人应答,方露露觉得有些奇怪。正常情况下,这会儿爸妈应该刚吃了晚饭,在客厅里看新闻联播,雷打不动。

地铁很快到站,她得打起精神来迎接大同,只能先把这个事抛在脑后。

她远远地望着楼上熟悉的窗口,没有温暖的灯光,反倒是黑洞洞的。

方露露心里泛起了嘀咕。大同临时有事出去了?那他应该会电话通知自己一声才是,还是说他已经知道了?

方露露心里一沉,她小腿开始打颤,但还是安慰着自己:不会这么快。

站在家门口掏出钥匙,方露露深吸口气,颤抖着推开门。

楼道里的灯光照进去,董大同在沙发上仰面躺着,双唇微张,应该是睡着了。

方露露挤出一副笑脸,撒娇道:“大同,我回来了。”

董大同没有反应,方露露顺手打开了旁边的落地灯,转头过来轻拍他,“起来,这样睡会感冒的。”

董大同面色惨白,嘴角有一点红色的液体,一动不动。方露露终于察觉到,空气里有诡异的血腥味。

他死了。

方露露刚要尖叫,电视柜上的茶色玻璃里反射出一个黑衣人的身影。一道冰凉的金属物体缠住了她的脖子,让她顷刻间就无法呼吸。

她自小胆子就小,工作后又不时要上夜班,口袋里常备着防狼喷雾。求生的本能让她把那个小瓶子从口袋里摸出来,对着凶手的眼睛就是一阵猛喷。

对方捂住眼睛,不由得松开了方露露。她抬起高跟鞋尖朝那人裤裆里猛踢了一脚,下意识地往门外跑,和屋子外闯进来的另一个人撞个正着。

完了,入室抢劫的是两个人。方露露感到一阵绝望,拼了命地抓来人的脸,徒劳抵抗。

慌乱间听见重物倒地的声音,一双温暖干燥的手捂住了方露露的嘴。

“嘘,嘘!冷静!冷静!”方露露呜呜的,方才行凶的黑衣人倒在地上,额头上的伤口鲜血汩汩而流。

茶色镜子里从背后环抱着她的是一个高大挺括的男人,有着棕栗色的头发和好看的眼睛。

“还有人会马上赶来,我们得先离开这里。”男人压低了声音。

方露露的视线落到再也不会说话的董大同身上,她感到一阵灭顶的恐惧。

“我是来救你的。”那双眼睛真诚而沉着,闪烁着令人信任的光芒。

救了方露露的人名叫宋南。他把她带上了车,一路风驰电掣,驶出城市,远离郊区,停在了一处长满了白色芦苇的湖边,旁边藏着一座小小的房子。

方露露从惊魂未定中逐渐平复了下来,突然感到十分荒谬。大同死了,她最应该做的事情是报警,而不是跟这个陌生的男人逃命一样地跑到了这里。

她试图打开紧锁的车门,宋南伸手来阻止她,被她张牙舞爪地挡开,“我不认识你!我也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我要打电话,我要报警,有人杀了大同!”

宋南按住她,“你不能报警,更不能回去。他们想杀的是你,董大同被杀就是因为他是你的男朋友!”

方露露没有停止挣扎,但她露出迷惑的神情。自己谨小慎微,遵纪守法,连只兔子都没有杀过,怎么会有人要杀她?

“还有你的爸爸妈妈,想必也已经遇害了。”宋南声音弱下去,有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我会把所有的事情慢慢讲给你听,前提是,你得先跟我待在一起。事实上,全世界最有权势的一帮人,现在都在等着抓你,你也无处可去。”

湖边小屋人迹罕至,充斥着久无人居的陈腐味道。方露露捧着宋南递给她的一杯热水,控制不了自己颤抖的十指,滚烫的水泼出来,只是她不觉得烫。

“到底是谁要杀我?”

“你应该听说过,二十七年前,曾经有一个科学家,绕过全球科学委员会的审查,独立实验孕育了一对经过基因编辑的双胞胎婴儿?”

这件事上过方露露高中时的生物课读本,她多少还有一点印象。

人类基因编辑技术在21世纪初期就已经成熟,只是因为人体实验存在巨大的未知风险,同时又不符合人类伦理的规范,所以一直是全球科学家的禁忌。

直到二十七年前,国内的一名科学家,偷偷进行了人体实验,并且成功孕育了两名婴儿。通过基因编辑技术,这对双胞胎先天就能免疫36种重大疾病。

她还记得读本里讲述的那对双胞胎女婴的最终命运,“经过全球科学委员会的一致投票表决,这起实验的发起人交由司法机关处理。由于基因编辑技术本身的不完善,两名女婴生理机能天生具有缺陷,不久后相继死亡。这是一起失败的实验,更是挑战全人类底线的悲剧。”

“事实上,那对婴儿并没有死亡。我们都知道,也许再也没人能有勇气进行同样的实验,那么人类也将永远无法知道基因编辑能带来的能力——其实人类对这项技术又畏惧又崇拜,只是没人敢于真的去尝试。”

方露露一愣,“你们?”

宋南舔舔嘴唇,“我也是全球科学委员会的一员。实验进行的时候,我还在上小学,但这十年我一直致力于人类基因工程的研究,现在是基因生物工程部的高级研究员。”

“那对婴儿……后来怎么样了?”

“那位名叫方哲的科学家非常疯狂。他在被逮捕的时候,声称其中一个婴儿已经死亡,只剩下双胞胎中的姐姐存活。经过激烈的争论,科学委员会决定建立一个专门的实验室,将这名女孩作为实验对象来培育,噢不,养育。”

“那么另一个婴儿,也活下来了吗?”

“方哲在被捕前,将双胞胎里的妹妹秘密送出了实验基地,混在普通人里面长大。不久后他以反人类罪、非法实验罪等多项罪名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当年和他一起进行实验的项目组成员有的死亡,有的被判刑,这个秘密也就被掩盖了下来。”

这样的对话对于方露露而言,信息量过大。她努力理解着宋南说的每一个字,“那么这一切,和我父母还有大同的死,又有什么关系?”

“方哲虽然疯狂,但还具有一个科学家应有的敬畏之心。在把孩子送出去之前,他对她实施了绝育手术——切除了这个小女孩的子宫。”

“子宫”这个词挑动了方露露的神经,她突然明白了宋南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

“你是说,我——就是那个婴儿?”

“基因编辑的婴儿与异性结合后会生下携带编辑基因的孩子,然后他们的孩子又会产生新的下一代。由于方哲本人对编辑后的基因在世代传承后会发生什么也没有把握,为了避免这个孩子的基因污染人类基因库,他不能让她成人后,还可以生儿育女。”

方露露瞪大了眼睛,“可是我从来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异常……”

宋南尽量用她听得懂的话解释着,“以方哲团队的技术,让你看上去和普通人一样不是什么难事。比如手术时保留少部分带有子宫内膜的器官组织。作为单身女性,日常体检你也多半没有选择妇检,对吧?”

他说得没错,但方露露并不想接受,“那另一个孩子,为什么不用切除子宫?”

“因为方哲认为,她一生都会在实验室里生活,永远没有生育的机会。”

方露露一直觉得这二十多年来,她活得平平无奇。她一向觉得自己很普通,普通到掉到人堆里几乎都找不着,现在却成为了全世界最特殊的一个人。

她不是正常自然孕育的人类,不仅有着诡谲奇特的身世,还是全人类都会关注的焦点。她再也不可能过上从前方露露那样按部就班的生活。

“那既然这已经是一个秘密,那些人怎么会突然……”方露露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为什么要把她和她的家人都置于死地?

“因为另一个长大后的婴儿——你的姐姐,三天前从实验室里逃脱了。”

方露露这才意识到,她还有个素未谋面的双胞胎姐姐。

“你姐姐的离奇失踪,让我们发现委员会内一直都有你父亲的人。他们束手就擒,你的存在也不再是秘密。二十七年前的错误,已经让一个基因编辑人脱离了掌控,不能再让另一个也失控。”

“所以你和你的委员会的决定就是,杀了我,还有我的家人?”想到惨死的父母和大同,一股怒火蹿上方露露心头,“你们有什么权利,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

“在科学界的眼中,你和你的姐姐,其实不是人。”宋南舌头都有些打结,“起码,不是正常人。他们得消除你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全部痕迹,包括那些与你有关的人。”

宋南低声解释道:“不过,我并不认同委员会的决定,这是我为什么出现在你家的原因,我要救你。但很抱歉,我救不了你的家人。”

方露露低头不说话,宋南又说:“事实上,委员会内部也分成了两派。大部分人认为,方哲的实验不合法,你和你的姐姐作为非法实验的产物——实验室给她取的名字叫方娜可——都应该被销毁,尤其是在目前极其危险的情况下。

“而另一小部分,比如我,都相信基因编辑技术应用于现实是大势所趋,人类迟早会走上那一步。只是在这之前,我们需要经过更严密的研究和观察。更重要的是,基因编辑人也是人类的一份子,你们应该享有普通人的权利,并得到妥善的保护。”

方露露心里想的是另一件事,她抬起头来,“方哲和我,是什么关系?”

“根据方哲提供的报告,实验所用的精子的提供者是他本人。也就是说,他是你和你姐姐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

这太荒谬了。一个人居然能疯狂到这个地步,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送上人类科学最危险的祭坛。

宋南看着方露露,“实际上,把你送到正常社会长大,是你父亲进行的最后一项实验。你和你姐姐,被用来作为对比试验。他想证明,只要有和普通人一样的生长环境而不是放在实验室里,基因编辑人就和常人无异。”

那么从今天起,可能我就再也不是一个常人了。

方露露把手中的水一饮而尽,混合着源源不断的泪水。

和宋南在小屋里度过的日子飞快。这里没有日历,让人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外界的一切,也好像与她无关。

宋南和她心照不宣。他一直在想方设法推动各方撤销杀害方露露的决定,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甚至连他自己,也有被全人类抛弃的风险。

而方露露努力显得一切如常。她并没有因为知道了自己的来历而性情大变,也毫无成为怪物的迹象。

方露露甚至对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产生了眷念。这主要是因为宋南,他知道她是基因编辑人,但他不仅救了自己一命,还对她关怀备至。

她有时觉得自己和宋南就像夏娃和亚当一样,这座宁静的湖边小屋就是他们的伊甸园。但她又清楚地知道,这样的生活并不会长久,总会有被打破的一天。

两个月后的一天,宋南开车从外面采买回来。他刚推开门,就被人从后面击倒了。他大叫着想警示方露露离开,那张熟悉的脸正居高临下地俯瞰着。

一模一样的五官,鹅卵石般光洁明亮的皮肤。只是眼神里带着冷傲果决,那是露露的眼睛里从来没有过的。

“方……娜……可。”宋南喊出这个名字,随即便陷入了昏迷。

方露露从噩梦里呼喊着宋南的名字醒来,最先看见的好像是她自己。

方娜可一身深V的白色连体阔腿裤,几乎要和四周雪白的墙壁融为一体。她冲瑟瑟发抖的妹妹打了个招呼,“露露,我们终于见面了。”

“姐姐……”方露露下意识地喊出这两个字,但她眼前这个凛冽的女人更多地只让她感到害怕。

“那个姓宋的小子不简单,能把你藏这么久,好在我还是赶在了科学委员会的前头,不然你可就危险了。”

方露露十分慌张,结结巴巴地问:“宋南呢?”

“放心吧。他救人有功,我没杀他。”方娜可说这话的时候,像是轻轻吹起一根羽毛。

方露露抬头看着自己所处的环境,四面都是空荡荡的白墙,只有一扇铅灰色的金属大门,上面长满了红色警示灯,像电影里的神秘实验室一样。

“我这是在哪儿?”

方娜可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在我们的基地里呀,我的宝贝儿。”

她收起笑容,显得有些严肃,“等你休息好了,我带你到处转转,向你详细介绍这里的情况。往后,我会带着你一起管理基地。”

“基地?”方露露咀嚼着这个在科幻小说里才经常出现的词。

“这里是父亲留给我们的。我们的父亲很伟大,他是人类基因科学的先驱,他本来可以用他令人惊叹的智慧为世界做出更大的贡献,却偏偏被那帮愚蠢的人类科学家判了死刑。”

姐姐的神情变得阴郁,下一秒又对她展开一个笑容,“你不想参与到这个伟大的事业中来吗?”

“也就是说,爸爸的实验室里还有人留下来,建立了新的基地,实验也一直没有停止?”方露露小心翼翼地说。

“除了爸爸学术上的追随者,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优秀的人,都是基因编辑技术的拥护者。”方娜可兴致勃勃地唤醒了室内的全息屏幕。

她先是指着一个耄耋之年的白发老人,“这是世界十大富豪之一,他今年97岁了,他希望尽快利用基因技术,能够让他再多活几十年,甚至是下一个一百年。”

下一个出现的画面是一个瑟缩在轮椅里的残疾人,“这个你肯定认识吧,闻名全球的科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获得者。他的梦想是能够修复他的缺陷基因,让他免于先天性疾病的痛苦,成为一个健康的人。”

“这位呢你可能就比较陌生了。”方露露看到的是一个意气风发的欧洲人,没有半点疾病的迹象。

“这是一位西欧国家的皇室后代。他认为应该利用进化论和基因编辑,筛选出全世界最优良的基因,来对他的家族后代基因进行改良。当然了,这项技术费用昂贵,应该由上流社会优先采用。如此一来,在未来几百年,富人会世世代代地更优秀下去,穷人则正相反。”

姐姐介绍得津津有味,却让方露露感到一阵恶心。如果说爸爸是个还有点理智的科学疯子,那眼前的姐姐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所谓的承继爸爸的志向都不过是幌子,她真正感兴趣的,是利用爸爸所痴迷的这项技术——主宰人类。

方娜可察觉到妹妹抵触的情绪,她转过身来,声音温柔,“宝贝儿,除了这些无聊的事情,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基因编辑技术会让人类拥有无限的可能,我们能够做到过去几千、几万年前的人们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

“举例来说,我们如果加入鸟类的基因,人类能长出翅膀,实现飞翔的梦想;我们加入海洋生物的基因,我们就可以在蔚蓝世界里遨游,追逐巨浪;我们还可以创造出超级战士,全球将不再需要大规模的军队。

“总而言之我们可以超越人类能力的边际,地球上将不会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挡我们,你不觉得这样的世界十分美妙吗?

“难道你宁愿做一个碌碌无为的普通人,而拒绝通过你所拥有的力量,让自己成为可以统治那些普通人的更高级的人?”

方露露瞪着她,一字一顿地说:“经过了那样的基因改造后的’人’,还是真正的人吗?”

方娜可转而笑盈盈地诘问她:“那我们呢?我们也经过了基因改造,我们还算人吗?”

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方露露还要争辩,天花板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警铃声,房间的大门上亮起了红灯。

方娜可切换了全息屏幕的画面。基地黑色的大门外,成群的军队正集结而来,将他们团团包围。

扬声器里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是全球人类科学委员会本次行动的总指挥宋南,我要求你们基地内的人,在半个小时内立即投降,否则我们会采取武力措施。”

方露露不禁热泪盈眶,是宋南,他又一次救她来了。

方娜可忽然变色,她快速地走到妹妹身边。

方露露感觉到一个冰冷的尖锐物体划破了她的后颈,姐姐细长的手指伸进去,粗暴地抠出了一个带着她体温的薄片。

“这就是你日思夜想的人?”方娜可把那带着血迹的芯片扔到她脸上,“这样的身份定位芯片,我在实验室里带了二十七年。你把他放在心尖上,到头来,他不还是给你装了用在我身上的东西?你对于他,不过是第二个实验对象而已!”

方露露没办法不相信姐姐所说的话。从湖边小屋到这里,唯一能这么快利用自己找到基地的,只有宋南。

而从一个普通的高级研究员摇身一变成为这么高级别的行动总指挥,他也一定要出卖些什么。

方娜可从口袋里拿出武器,她的眼睛变得血红,“我要你亲眼看着,输的不会是我们!”

方露露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最后的结局。

宋南带人冲进基地的控制中心时,方娜可已经死了。

她静静地望着天花板上的方哲画像,鲜血染红了她一身的白衣,身下变成了一片血泊。

方露露像一只受伤的小兽般,躲在角落里浑身发抖,像他第一次救她时那样。

她抬起头来,满脸的泪痕,“姐姐她……自杀了。”

宋南没有迟疑,走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她。

他是曾把她当成了追捕方娜可的诱饵,那是因为他赌不起全人类的命运。让一个充满野心的基因编辑人为所欲为,谁也不知道会在未来造成什么样的毁灭性的风险。

但随着方娜可的死,基地会瓦解,人类所担心的一切也可以结束了。

“基因编辑人也是人类的一份子,你们应该享有普通人的权利,并得到妥善的保护。”这是他用余生对露露的承诺。

在科学委员会拨给他们的别墅里,宋南从梦境里挣扎着醒来。

他伸手去摸身侧,露露正安稳地睡着,呼吸平静又甜蜜,宋南才安下心来。

在梦魇里,露露变成了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她的腹腔是打开的,里面空荡荡的,没有子宫。

这一闹宋南没了睡意。他起身走到书桌边,点上了一支烟。

作为一个科学家,基因编辑人对她有着至高无上的吸引力。作为一个普通男人,楚楚可怜的方露露更让他油然而生怜爱之心。

但同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基因编辑人共同生活,是一个无法预测的科学与情感上的难题。

他们不会拥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这对于普通的夫妻而言是天大的遗憾,对他而言则是莫大的欣慰。

他们将永远不用肩负起人类基因裂变造成物种混乱的责任。

烟还没有燃尽,午夜的宁静被尖利的电话铃声打破。

“宋教授,发生了奇怪的事情。”助手急切地说,“我们正在解剖方娜可的尸体。切开腹部以后,发现她也没有子宫……”

宋南顿时紧张了起来,“是被人偷走了?”

“好像不是,手术的切口早已愈合……”

窗户上闪过一个熟悉的面孔,宋南刚要起身,一道冰凉的锐器划破了他的脖子。

宋南眼睁睁地看着温热的血液从他下颌处喷射出来。

方露露的眸子在深夜里带了一丝久违的冷傲,“你说,世界上最优秀的生命科学家的基因,和基因编辑人结合,会不会生出世界上最优秀的孩子?”

“你……你是方娜可。”宋南的声音从破碎的喉咙里发出,像轮胎漏气的声音。

“我给你的惊喜还远不止于此呢。”方娜可露出一个更加魅惑的笑容,“把你送给我的受精卵取出来,经过复制和编辑,我们可以得到大量的活体。等它们都孕育出来,你的子孙,可能会遍布全球。”

后面的话宋南都已经听不见了。

方娜可对着逐渐安静下来的尸体看了一会儿,眼前是妹妹被她开枪打死前的那张脸。

方露露一直都像个普通人那样悄无声息地活着,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承担起改写人类命运的使命。

但当这个决定权交到她们姐妹手中的时候,姐姐毅然决然地帮妹妹做出了选择。

这也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标签

           

收录情况

发表评论